• 美人图第四集第七章
  • 发布时间:2018-08-25 17:51 | 作者:admin | 来源: | 浏览:1200 次
  • 第七章九美良缘

    「轰!」一阵剧烈轰响在伊山近耳中,起,他只觉心神动荡,胸中气血翻涌,
    忍不住张开嘴,噗地一声,将鲜血喷得满地都是。

    这仙女的实力强大还在他的预想之上,尚未收她入图,就已经让他身受内伤。

    伊山近眼前一片模糊,却努力咬牙,催动美人图向她捲去。

    天空中飘浮的美丽青衣女子,紧闭双眸,面容清冷,一副宝相庄严的模样,
    彷彿睡梦中的天仙。

    金光灿烂,从美人图中发出,罩向她的玉体。

    玉镯却也迸发出莹润光芒,迎向金光,抵御着异种法宝的侵袭。两股法力相
    撞,更让伊山近胸中动荡,难受不堪,却咬牙不肯放弃,死也要试上一试。

    两股光芒相互辉映,相抗许久,终于还是神志清醒的伊山近拚命催动灵力,
    压住了对面的玉光,让金光将它整个包裹起来。

    虽然青衣女灵力充足,仙法强悍,但在重伤昏迷之中,也无法催动法宝,只
    能由它自行护体,时间一长,就敌不过古时异宝美人图。

    这时那边来自冰蟾宫的青春美少女已经来到附近的另一座山峰旁边,虽然伊
    山近拚命收束灵力,并以美人图的金光阻挡玉光外洩,但再让她接近,她一定能
    够发现这边的异像。

    伊山近一咬牙,催动最后的灵力,让美人图金光大作,在风中狂捲而去,刷
    的一声,将美人连同护体灵罩,都收入了图中世界。

    伊山近闷哼一声,七窍中涌出鲜血,却丝毫不敢停留,仰身后跃向着湖面摔
    去。

    美人图闪电般地射来,无声无息地穿入湖水,伊山近的身影射向美人图,突
    然消失不见,只有那卷画轴钻入水中,直达水底,甚至向着湖底污泥里面钻进去。

    不多时,那青春美貌少女驾着法宝飞临此地,在湖边寻找了许久,却丝毫不
    见失蹤同门的蹤影,只能疑惑着离去,祈愿落下来的同门已经带伤离开回去休养
    了。

    碧波湖底,一卷画轴静静地躺在污泥深处,不论外界如何寻找、打扫战场,
    它都没有一丝法力洩出去,以引起冰蟾宫众女的注意。

    在美人图的空间之中,伊山近盘坐在一座高耸入云的玉峰顶部,闭目运功,
    让灵力在残破受损的经脉中运行。强行收取此女入图,虽然最后成功,但身体受
    伤,经脉有损,必须尽快治好才行。

    许久之后,他睁开眼睛,微歎一声。

    这次的伤真的很重,如果不能赶快救治,将来会阻碍修行的速度。

    「得快些治好,要想治这伤,好像有一个方法……」

    那就是吸取实力强大的女子元阴,以元阴滋养灵力,会很有效。

    所要的女子,当然是实力越强大越好,而这样的女子,他美人图中倒还有一
    个。

    「一吸元阴,她就会爽得厉害,本来不想让她爽的!不过元阴浪费了也可惜,
    还是去吸吧!」他踏入空间裂缝,下一刻就出现在綵凤帮诸女身边。

    此时的一群美少女,正赤身裸体地拥抱在一起,亲嘴陋舌,亲穴砸蒂,召开
    盛大的无遮大会。

    如果美人图中的世界总是冰天雪地,看久了也会腻。因此媚灵将环境变换,
    换成了青青草海,遍布山间。

    赵飞凤躺在青翠草地上面,仰起美丽面庞,发出淫浪的娇吟。

    在她身边,两个美貌剑婢正捧着她硕大的乳房,用樱桃小嘴努力吮吸舔弄,
    而在嫣红乳头和雪白玉乳上面,还带着深深的牙印,那是伊山近上次破处时留给
    她的礼物,至今没有消下去。

    小碧含泪亲吻着她的诱人红唇,吮吸一阵,又爬起来,将玉臀坐在她的俏脸
    上,一让她可以用灵活有力的香舌舔弄嫩穴,甚至将舌尖插入进去。

    赵飞凤娇喘着舔吮一会,又举起玉手,将纤纤葱指插入小碧嫩穴里面,进行
    快乐的指奸活动。

    她在这里姦淫着小碧,而在下面,她也在受着自己侍女的姦淫。

    小彤跪在她修长美腿中间,趴下来吻舔蜜穴,并将修长玉指狠狠插进小穴里
    面,大力抽插,指尖还微微弯曲,轻挠着湿润蜜道的内部。

    赵飞凤本是初破瓜不久,被她这幺狠干,弄得玉体颤抖,尖叫声更加淫浪,
    只是被小碧嫩穴堵住了樱唇,声音显得有些沉闷诡异。

    旁边还有些少女,却是互相拥抱亲吻,舔弄下体,寻求着激烈的快感。

    她们被困在这里好久,早就郁闷得不行,也只有自己找些快乐的事情来做,
    驱除寂寞无聊。

    但她们的手指都无法刺破当女腰,犁当搭尖磁对腾五,就会立即酸软无力,
    无法与美人图中的禁制对抗。

    即使她们用剑鞘也没有用,伊山近亲眼看到一个美少女跪坐在草地上,面对
    着另一个美貌姊妹张开的双腿和赤裸臀部,将用水洗乾净的剑鞘向着花瓣中心猛
    桶,两手却立即酸软,根本就不能用力插进去。

    旁边的美少女们都不去注意她们徒劳的行为,依然沉浸在狂热的欢爱之中。

    小彤趴跪在草地上,用纤美玉指狠干着自己的女主人,兴奋地舔吮她的阴蒂,
    漂亮的大眼睛都变得水汪汪的,口水不住地从她樱唇中滴落下来,洒在赵飞凤的
    嫩穴上面。

    她在奸着别人,自己也慾火如焚,高耸着雪白玉臀,扭动娇躯颤声浪叫道:
    「快来,谁来弄弄我下面,要痒死了!」

    伊山近的身形突然出现在她身后,伸出手向她柔滑香臀一摸,从玉臀菊花一
    直摸到美腿嫩穴,动作如行云流水一般,潇洒自如。

    「真想让人弄?那就勉为其难,上了你吧!」

    小彤突然感觉到插入嫩穴花瓣的手指压在处女膜上,娇嫩肉壁被指尖碰触,
    阴蒂也被大力揉弄,不由大惊失色,慌忙将深插在赵飞凤蜜道中的葱指拔出,跳
    起来大叫道:「小畜牲来了!」

    就像警报一般,所有美少女都跳起来,捡起旁边草地上散乱扔着的长剑,挺
    剑向伊山近直刺。

    伊山近冷哼一声,踏步向前,如穿花蝴蝶一般,行进于剑光之中,步伐潇洒,
    恍如闲庭信步。虽然他经脉有损,但对付这些美婢也不费什幺力气,何况彼此交
    手这幺久,对她们的剑法早就熟悉至极,闭着眼睛也能在剑阵中走几个来回。

    双手随意挥出,轻击在她们的剑与手上,一股大力涌去,只听叮噹一阵乱响,
    几柄宝剑摔落到地上,剑婢们只能尖叫着跳到一边,愤愤地看着他。

    伊山近抬眼扫视她们身上的隐秘部位,冷笑道:「真是暴露狂,光着身子,
    也不知道穿件衣服!」

    美少女们从惊愕中回过神,都尖叫起来,双手乱挥,向着胸部下阴挡去虽然
    很想说他只是小孩子,看下也没什幺,可是上次她们的女主、情人被他用大肉棒
    干得血流满臀,怎幺也不能再说他小了。

    这些美婢只能跑去拿衣服,挡住赤郁身个,一个个羞愤得脸颊通红。

    身后传来一声娇叱,伊山近回头一看,只见小彤一个箭步跃至,英姿勃勃地
    挺剑刺来,还是一丝不挂,胸前玉乳跌蕩,看起来乳房倒也不小。

    伊山近冷哼一声,身形一晃闪过剑势,随意飞起一脚,重重地踹在她的身上。

    这一脚位置踹得很正,噗地一声踹中美腿中间的嫩穴,由于她正迈开大步跃
    来,被他的大脚趾正中红心,噗地插进嫩穴里面,几乎把处女膜都撞破了。

    小彤痛得大叫一声,扑倒在地,捂着嫩穴痛得乱滚。

    「还好我没有脚气,这些天又天天洗脚洗澡,比从前当乞丐的时候卫生多了。」
    伊山近心里暗自庆幸,踏上一步,抓住她的乳房提起来,喝道:「贱人,你从前
    骂我杀我,现在我要替天行道!」

    这里本是他的空间,控制起来比较方便,虽然她身体也有近百斤重,但伊山
    近双手紧紧抓住乳房,竟然能一举而起,不是太费力气。

    雪白娇嫩的乳房被揪得长长的,伊山近提着她的身体走到草地中央,随手将
    她扔到草地上,大笑一声,扑了上去。

    一众美少女都尖叫着赶过来,围住了他们,可是眼前突然出现透明屏障,挡
    住她们救援之手。

    不一会功夫,伊山近就赤条条地压在美少女的身上,粗大肉棒顶开嫩穴花瓣,
    龟头压在处女膜上,被紧窄嫩穴的肉壁夹得很爽。

    小彤大声尖叫,奋力推着他的身体,可伊山近力气比她要大,让她怎幺能挡
    得住?

    赵飞凤也娇喘吁吁地扑来,看着粗大肉棒已经插入部分到嫩穴里面,不由心
    如刀绞,泪光盈盈。

    这小彤也是她宠爱的美婢,抱在床上干了多年,从她是个小姑娘的时候就奸
    个不停,早就把她当成了禁脔。

    刚才在草地上,她们正玩得爽,感觉小彤手指插得蜜道极畅美,谁知一转眼
    间,她就被一根大肉棒顶住,插到了嫩穴里面!

    「不要欺负她,要干就干我吧!」赵飞凤放声尖叫,青丝散乱,浸着泪水黏
    在脸上,看上去极为凄楚,和原来的英武女侠形象有很大差别。

    「她自己的罪孽,当然要用她自己的身体来清偿!」伊山近压在美少女的身
    上,抱紧她一丝不挂充满青春活力的娇躯,肉棒向着嫩穴中用力插去,同时回手
    一挥。

    随着这一挥之力,在青青草地中央,一桿大旗凭空出现,高高竖立,上书四
    个大字:「替天行道!」

    随着这金光闪闪的大字出现,伊山近腰部猛的一沉,粗大肉棒狠狠地撞破了
    处女嫩膜,撕裂娇嫩小穴,嗤的一声,鲜血从破口处喷射出来,溅在玉臀下的青
    草上面。

    小彤仰天大叫一声,痛得玉体颤抖。而她的姊妹们也同声尖叫,与赵飞凤悲
    愤的尖叫声混在一起,让碧绿草场上响彻了美少女们痛彻肺腑的惨叫声。

    伊山近爽得身体发抖,和她颤在一起。小彤虽然看着狂放淫浪,嫩穴却很紧
    窄,紧紧夹住肉棒前端,几乎要把肉棒勒断一般。

    伊山近爽得歎着气,一点点地将肉棒插进去,直达最底,龟头顶上了子宫,
    才停下来,默默享受着整根肉棒被美少女紧窄蜜道吞没的美妙滋味。

    蜜道温暖紧窄,紧紧套住肉棒,颤抖挤压着它,彷彿要将它压扁一般。

    肉壁娇嫩至极,紧贴在肉棒表面,温暖湿润的触感传进伊山近心里,让他忍
    不住晃动腰部,肉棒磨擦着娇嫩肉壁,感觉着磨擦的快感,让他爽得低笑,腰部
    晃动速度逐渐加快。

    小彤仰天惨叫,娇嫩肉壁初次遭到磨擦,痛楚至极,简直像刀割下阴一般,
    让她痛得死去活来。

    可是伊山近的动作反而更快,藉着处女血的润滑作用,干得热火朝天,一下
    下的用力深插,最后大抽大插,狠干在美少女的嫩穴深处。处女蜜道中,每一处
    都被肉棒磨擦,火辣辣的疼痛,让小彤的尖叫声更加惨不忍闻。

    赵飞凤已经悲愤绝望得满脸是泪,跪在他们身边,指着伊山近破口大骂,恨
    他奸了自己不算,还要在自己面前奸破她心爱少女的处女膜!

    伊山近被她骂得不爽,回手一指,喝道:「过来,舔我们下面!」

    赵飞凤立即冲过去,穿破透明屏障,趴在伊山近身后,跪伏在两人四腿中问,
    低垂蚝首,伸出香舌,向着抽插交合处舔去。

    柔滑舌尖舔到肉棒根部和流血嫩穴交界的地方,鲜血和精液混合的味道让她
    如遭雷击,惊怒至极。

    上次被奸之后,她已经是被降伏了,只是一直没有收到他的命令。现在第一
    次接到图主命令,就是如此难塔的事,讲她痛苦至极,恨不得1口将肉棒从中间
    咬断。

    但她的身体现在被伊山近彻底控制,只能流着屈辱的眼泪,吐出香舌一下下
    地舔弄着他的下体,动作活像一只小狗。

    肉棒根部微微润湿,沾满了处女鲜血,赵飞凤含泪舔吮嚥下自己情人的落红,
    恨自己当初没有狠下心夺了她的处女身,才有今天之事。

    伊山近在小彤嫩穴中大抽大插,干得很爽,感觉她在身后舔弄,柔滑香舌舔
    在肉棒根部也很爽,就很高兴地说:「舔蛋蛋!」

    这命令赵飞凤无法违背,只能恨恨地舔吻睪丸,却是柳眉倒竖,美丽明眸中
    都快要喷出火来。

    旁边几个美貌剑婢原本哭喊咒骂,现在却吓得不敢出声,看到自己最敬爱的
    帮主大人舔男人的睪丸肉棒,简直就像天塌下来一样。

    赵飞凤也羞得玉颊如火,将睪丸含到樱桃小嘴里面吮吸舔弄时,泪水忍不住
    从美目中奔流下来。她毕竟是学过武功的,虽然内力被伊山近用肉棒吸去,速度
    却不慢,还是能跟上他挺腰抽插的动作,含吮睪丸,不让他感觉有人在后面拖后
    腿。

    小彤仰天悲泣,清澈泪水从俏脸上流淌下来,痛不欲生。

    下体被插得剧痛难忍,却因为剧烈磨擦而有一丝丝快感升起,而赵飞凤在下
    面舔她的流血嫩穴,熟悉的舔弄快感让她更有感觉,弄得枯涩蜜道里面都开始涌
    出一点点蜜汁。

    伊山近看着她微微潮红的俏脸,兴奋起来,挺腰大干,同时低头咬住她坚挺
    丰满的少女玉乳,狠狠一口,在雪白乳肉上面印下了深深的齿痕。

    肉棒深插进去,开始大力吸吮,将少女纯正的元阴吸入体内,转化为灵力,
    修补着残破的经脉。

    「啊……」小彤忍不住低声呻吟,感觉到剧烈的快感从下体涌起,身子都酥
    了。

    这一声如晴天霹雳,让赵飞凤震得呆了。小彤被男人干得浪叫,这对她是一
    个很大的打击。

    小彤也知道这会让姊妹们震惊难过,慌忙住口,可是元阴流过蜜道肉壁的畅
    美快感是少女无法忍受的,强忍了一会,终于还是忍不住张闲樱唇,颤抖娇吟起
    来。

    这一叫起来,就再收不住口。最后,仰躺在青翠草坪上的美少女只能销魂地
    瞇着美目,颤声浪叫,声声都诉说着她的快乐畅美。

    她的姊妹们跪在草地上,低下头,在最近距离惊讶鄙视地看着她,想不到她
    这幺淫浪,被男人强姦也会有快感。

    只有小碧掩面悲泣,赵飞凤心如刀绞,却还是只能趴在伊山近的下体舔弄,
    含泪看着那根大肉棒在嫩穴中狂抽猛插,把淫水和落红一起干出来。

    伊山近也爽得厉害,回头命令道:「舔屁眼!」

    雷霆轰呜,把所有人都震呆了。美少女们茫然对视,不敢相信她们最尊贵伟
    大的帮主会受到如此侮辱!

    成熟美艳的女郎,雪白性感胴体趴跪在伊山近的臀后,悲愤得浑身剧颤,却
    无法反抗地伸出手抱住他的屁股,将绝色美丽的英武面庞向着股沟埋去。

    美少女们看着她雪白高耸的鼻尖陷入股沟,都不由鼻尖一酸,扑倒在地,放
    声大哭。

    赵飞凤颤抖地张开樱唇,湿润柔滑的丁香小舌轻柔地舔在伊山近的后庭菊花
    上面,那美妙的触感让伊山近骨头都酥了,不由自主地狠狠抱住身下美少女,肉
    棒用力下沉,深深地插到蜜道里面。

    被美艳帮主这幺一舔,他再也把握不住精关,抱紧美少女颤声低吼,肉棒狂
    跳起来,将大股精液疯狂喷射进纯洁娇嫩的子宫里面。

    赵飞凤悲愤地舔着他的菊花,还用双手掰开两瓣屁股,让菊花绽开,柔滑舌
    尖用力顶进去,舔弄吮吸里面的味道。

    他的剧烈颤抖,从肠壁传到她的香舌上,让她知道他在兴奋地射精。而耳边
    又听到小彤颤抖的娇吟声,知道她已经爽到顶点,且比和自己在床上的时候还要
    爽!

    这样惨痛的打击,让她为之心碎。美艳英武的性感女郎,默默舔着男孩的后
    庭菊道,并用樱唇覆盖菊花,拚命吮吸着,两行热泪从美目中奔涌出来,流过玉
    颊,洒落在伊山近的屁股上面,一直流到菊花上,被她又吮吸舔弄回到玉体之中。

    伊山近趴在美少女娇躯上,胯部拚命抵住她的下体,极爽剧颤了许久,才停
    下来,深深地歎息了一声。

    小彤本就淫蕩,蜜道深处彷彿还有吸力,再加上赵飞凤也在后面狂吸菊道,
    两边同吸,几乎把他的魂都吸飞了。

    当然他肉棒的吸力也不可小觑。美少女体内元阴,已经被吸得空空蕩蕩。在
    这纯洁灵力的滋润下,伊山近的经脉得到修补,内伤大为减轻,因而神采奕奕,
    肉棒在射精后也没有萎缩。

    在这个世界,他控制身体的能力较强,屁眼一夹,紧紧夹住柔滑舌尖,让它
    不能脱开.
    他从美少女娇躯上爬起来,小心地不让美艳帮主的柔滑香舌从屁眼中
    脱离,将小彤推开到一边,又伸手穿过透明屏障,将一个稚嫩美少女抓过来,按
    在身下。

    那女孩已经被吓呆了,瞪大美目看着伊山近臀后的美艳女郎,现在还不敢相
    信帮主会舔男人后庭。

    伊山近分开她的美腿,湿淋淋的肉棒顶在嫩穴上面,插入花瓣之中,龟头压
    得处女膜微微凹下,又回头命令道:「舔她!」

    赵飞凤含泪应命,舌尖顺着菊花和子孙袋滑下去,舔弄着她的嫩穴下缘,当
    然也将肉棒顶端一併舔得满是口水。

    女孩更是震惊,望着舔弄两人下体的尊贵帮主,泪光盈盈,玉体微颤。

    伊山近低头看着她清纯的面庞,感受着她体内的纯洁元阴,不由心头火热,
    突然腰部一沉,肉棒撕裂娇嫩小穴,冲破处女膜,向着花径深处冲去。

    赵飞凤舌尖正舔着嫩穴下缘交合处,突然听到嗤的一声,却是伤口撕裂的声
    音,一股细细的血箭从嫩穴中喷射出来,直接射到香舌上,浸入口中。

    赵飞凤默默地嚥下处女射红,突然泪流满面,绝望地痛哭起来,却因为被降
    伏的原因,一边哭一边舔弄嫩穴肉棒,将落红一滴滴地嚥下去。

    伊山近感觉着紧窄蜜道压搾肉棒,爽得大呼小叫。

    清纯可爱的少女,被他压在身下,用粗大肉棒肆意抽插,干得她鲜血迸流,
    染红玉臀,却被赵飞凤含泪舔去雪臀血迹,只将她悲伤的泪水留在两人的下体处。

    伊山近将美少女修长美腿架在肩上,一边干一边感觉着美艳女郎的灼热泪珠
    落到交合处,成为了乾涩处女蜜道的润滑剂,不由大爽,干得更是猛烈,肉棒用
    力插入纯洁花径最深处,一下下撞击着娇嫩子宫,让少女的惨叫声更趋激烈。

    肉棒一挑,在女孩玉体内吸取元阴,让她纯洁的元阴流过肉壁,进入肉棒里
    面。

    少女的惨叫声很快就变成了婉转娇吟,最后变成了淫浪叫喊。而这个时候,
    从前弄得她幸福娇吟的尊贵帮主,正屈辱地抱住伊山近的屁股,含泪舔菊吮肛。

    伊山近的力量,能将贞女变成蕩妇,对赵飞凤的震撼极大。

    从前对她忠诚爱恋的美少女们,现在一个个被他用肉棒征服,干得她们爽翻
    浪叫,这让赵飞凤很是悲愤,外加对他强悍性能力的不服与攀比心理,也随之升
    起。

    但现在她当然没有办法去干那些女孩,来比较性能力强弱,伊山近留给她的
    只有一个后庭菊花,让她可以尽情吸吮舔弄。

    伊山近尽情地大干这娇嫩少女,爽到极处时,兴奋地将精液射满她纯洁的子
    宫,随后拔出来,又拉过一个少女,用沾满落红蜜汁和精液的大肉棒插破她的处
    女膜,吸取元阴。

    他这样兴奋地大干着,一个接一个地将剑婢破处,而她们的主人却只能趴在
    他臀后吮舔菊花,心灵一次次地受到惨痛打击。

    到了最后,她也被打击得麻木了,乾脆用玉手用力掰开臀瓣,湿滑舌尖狂插
    他的菊道,作为对他用肉棒插自己宠爱女孩的报复。

    柔滑舌尖插进菊道拚命刮舔,伊山近被干的剧爽万分,一次次的抱紧破处美
    少女射精,几乎要被她们主僕前后夹击干得爽晕过去。

    双修功法对人欲的影响不可小观,伊山近慾火涌起,再难控制。

    他兴奋地连干七名处女,所有美貌剑婢都被破处,粗大肉棒插进她们纯洁的
    蜜道里面,干得鲜血迸流,娇嫩肉壁被大肉棒磨擦得几乎着火,元阴涌入肉棒,
    蜜汁奔涌,伊山近兴奋地将精液射满她们的纯洁子宫,让她们一个个都尖叫着爽
    晕过去。

    之后,伊山近兴致不减,又把小碧拉过来,按在身下,沾满她姊妹落红的粗
    大肉棒顶开花瓣,用力插进去,兴高采烈地大干起来。

    小碧默默地流着泪,感觉到恋人在舔着身上男性的后庭菊道,心绪複杂难言。

    可是快感却强烈涌起,让她颤声娇吟,抱紧身上男孩的身体,哭泣着享受粗
    大肉棒插弄蜜道的美妙滋味。

    当她品嚐到美妙高潮滋味的时候,忍不住仰天淫喊,让赵飞凤悲愤得玉体剧
    震,和虎躯剧震的伊山近一起,三人震在一处,其中有两个进入了极乐世界,另
    一个却堕入了无底的地狱深渊之中。

    极乐高潮之中,美少女小穴紧夹住粗大肉棒,而在肉棒后面不远处,与肉棒
    一体同根的肛门却紧紧夹住美艳女的舌尖,将幸福的颤抖传到樱桃小嘴里面。

    伊山近这一次射精,几乎将所有精液都射进美丽少女紧窄温暖的蜜道深处,
    弄得头晕目眩,许久之后才爬起来,回头一看,美丽女侠正跪在他的身后,舌尖
    被他肛门括约肌紧紧夹住,现在还不能脱开。

    伊山近秉大慈大悲之心,放开肛门,让女侠把被夹得麻木的香舌收回去樱桃
    小嘴里面,随后又转身将她压在草地上,看着她美丽的面庞,忍不住低头在她脸
    上轻吻,却小心地不去吻她的小嘴,尤其是里面的舌头。

    沾满七女落红、八美淫汁的粗大肉棒,顶在灼热蜜穴上,毫不客气地一顶而
    入。

    赵飞凤闷哼一声,感觉着肉棒插入自己蜜道深处,想着自己堂堂女侠帮主,
    却被这幺一个小男孩肆意强姦,不由心中大恨。

    但事到如今,她也无法反抗姦淫,只能放鬆四肢,仰天躺在碧绿草地上,只
    当自己是一个死人,对于下体里面粗大肉棒的抽插毫不予以反应。

    伊山近将她的修长美腿架在自己肩上,双手抓住雪白柔滑的玉臀美乳,大力
    狂干,粗大肉棒在女侠嫩穴中狠抽狠插,却见她一声都不吭,不由大为不满,挺
    腰用肉棒在嫩穴深处狠撞两下,责备道:「你是死人哪?就不会动一动!」

    不要说动了,她就连叫都不会叫一声,只是默默地躺在那里任抽任插,真的
    当自己死去了一样。

    伊山近如果命令她自己迎合抽插,倒也不难,只是这样做太没意思。

    他微一转眼珠,冷哼一声道:「别以为你这样干就有用!看着吧,我会让你
    高潮,比她们叫得更淫蕩!」

    赵飞凤总算有了反应,却也只是将一片麻木茫然的眼睛转过来,冷漠地看了
    他一眼,随即又闭上美目,不再理他。

    伊山近被她眼里的轻蔑自信气得浑身发抖,想起第一次见面时,她也是这幺
    轻视自己,甚至想都不想就要谋财害命,根本就是把自己当成可以随意捻死的蝼
    蚁嘛!

    肉棒都被她气得在她的紧窄蜜道里面颤抖,弄得紧贴在上面的娇嫩肉壁也微
    路过看看。。。推一下。。。
    我最爱了

  •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