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女大学生羞耻露出的一天
  • 发布时间:2018-08-25 17:51 | 作者:admin | 来源: | 浏览:1200 次
  • 家怡今年二十三岁,大学毕业,由于学业成绩优异,故毕业后很快便成功地

    考取到一份政府工,在这经济不境的情况下,实在叫人羡慕不已。加上她样子甜

    美清秀、身材骨肉匀称,更使许多同期的女同学生起妒忌之心。但事实归事实,

    她的确是一个得天独厚的美人胚子。

    基于部门的要求,每位新入职的同事都要经过身体检查并有一份合格的验身

    报告方能正式上任,家怡当然也不例外。

    星期五的下午,家怡才记起自己还没去做身体检查,但星期一便要上班了,

    如何赶及拿到验身报告呢?忽然她想起Amy,Amy是她的大学同学,现在医

    院当见习护士。

    家怡立即致电给她,希望她有办法解决。结果令家怡喜出望外,因为Amy

    说可以为她安排所有检验在星期六上午进行,并且下午五时之前便可得到报告,

    这不是正合家怡的心意幺?

    星期六上午9:15,家怡迟了十五分钟才到达医院,Amy正在大堂等候

    她。

    家怡:「Sorry!要妳等我,真不好意思,还赶得上时间吧?」

    Amy:「不要紧,但妳行动得快一些,否则错过了某些检查项目的服务时

    间,妳的报告便要延迟至星期二才完成,因为有个别部门是星期一休息的。」

    「快跟我来!」Amy边说边拖着家怡的手,乘升降机至5楼。

    9:25

    Amy领家怡进了更衣室,说:「快脱掉衣服吧,我现在去拿袍子给妳。」

    然后急步离开,家怡只好照吩咐脱去衣服,等候Amy回来。

    家怡为了方便检验,故穿着十分轻便,只有一件浅蓝色的连身短裙,而白晢

    的腿上则着了一对朴素的布料便服鞋。因此,家怡只是把背后的拉链一拉,就轻

    鬆地脱下了唯一的外衣,然后穿着内衣裤等待Amy。

    不久,Amy回来了,说:「由于今天本是没有booking的,所以全

    部袍子都运走了去清洗和消毒,我找了又找,才找到一件旧的,将就点吧!」

    当Amy见她还穿着内衣裤时,说:「为什幺还没有準备好?检查时是不能

    穿任何衣服的,快些脱光吧!」

    家怡接过了袍子细看一下,不禁叫了出来:「哗……背后一条带子也没有,

    怎可能穿?岂不是让人从背后看光吗?」

    再看真些,发觉袍子的长度也有问题,只能遮掩到大腿根的位置,稍微移动

    也会春光乍洩。

    家怡:「不可能光着身子穿这件又破又暴露的东西,请妳找真点吧!」

    Amy语气加重的说:「妳已经迟到了,时间不够的,还浪费时间去找东找

    西吗?」

    家怡自知理亏,一时答不出话来。Amy乘势地说:「还呆着想什幺?赶快

    换上袍子吧!妳先要量身高、体重,跟着要照X光、超声波……总之得快点动作

    才可。」

    家怡终于无奈地接受现实,把胸罩和内裤也脱下来。Amy看见一丝不挂的

    家怡,心里生起些微妒意,因为Amy本身亦是美女一名,但多年来在同学的品

    评中,无论是样貌、身材,她都被认为是及不上家怡的,就连学业成绩和毕业后

    的际遇,也是家怡稍胜一筹。

    现在家怡赤裸裸地在她面前,Amy更加感受到自己比不上人,好像家怡的

    乳房比自己的丰满和坚挺;皮肤又比自己更细嫩白晢;腿也修长一些;腰亦比自

    己纤幼……一时之间好像处处都不如人家。

    而家怡穿上了该件暴露的破袍后,发觉实际出来的效果比想像中更加差。

    袍子非常细小,连下体的阴毛也不能完全遮盖,隐约可见,家怡要刻意将袍

    子拉下少许才可盖过阴部;但由于袍子本已是不合身的,当她将前幅往下拉时,

    便令到整个背部裸露出来,然而如果要减少背后的暴露,则会露出下体;加上医

    院的冷气,家怡的乳头不其然变硬了,明显地胸前的位置隆起了两点,任何人看

    到她这个样子,一定联想到袍子下的诱人裸体。

    家怡也不知如何取捨,但无论她怎样穿也好,都是极其淫蕩诱惑的打扮。

    9:35

    「首先去量身高和体重。」Amy也不理家怡是何等的尴尬,二话不说的便

    拖着她出了更衣室,让家怡的衣服留在那里。

    家怡:「我不能这样出去的……」但Amy已经将她拖了出更衣室。

    一踏出更衣室便是走廊的尽头,家怡看到走廊中没有其他人才鬆一口气,但

    Amy又继续拉着她往走廊的另一方前进。

    因为步伐比较急促,家怡身上的袍子已失去了遮盖身体的用途,一来袍往上

    缩,下体完全地裸露;二来背后没有带子绑上,袍便分向左右地飘扬着,此时若

    有人从后看见她,就等于看到一个背部全裸的女人一样。

    这时的家怡就只有正面的上半身是有遮蔽之物的,在走动中,下半身和背部

    是完全裸露的。家怡的思想开始放慢了下来,只想着到达下个房间之前别要遇上

    其他人等。

    家怡问:「要往哪一个房间?要行多远?」

    Amy:「在走廊的另一面,最后那一间。」

    家怡望望走廊,估计不过是二、三十米距离,心想:『很快便到的,该不会

    有人看见吧?』

    但行至中途,她才知道原来走廊的中央是升降机等候处,而且刚巧有两名护

    士正在等电梯,家怡即时停下了脚步,然后用手把袍往下拉,意图遮住露出的阴

    部,但情急之下竟然过份用力,把那件本又破又旧的袍弄至出现两大道破口。

    本来以该件袍的尺码,还可以遮掩到上半身的正面及两则,但刚才那一下无

    情力,却将袖口对下腋窝位置的缝合位撕破了,以致身体两则的布因为失去承受

    力而坠下来,从则面也可以看到家怡乳房边缘的形状。

    这时的家怡,除了有两只短袖子外,就好像温泉出浴的女郎般,全身赤裸,

    仅以一片小毛巾虚掩着前面的重要部位。

    幸亏她还懂得禁口不声,以免惊动了那两个护士回头观望,否则让她们见到

    自己如此暴露地出现在公众场所,她不羞死才怪!

    但Amy却说了出声:「妳干什幺呀?这是唯一的袍子,妳今天整日也要穿

    着它到处去作检查,没有别的可以替换了,小心点好吗?!」

    幸好她声音不大,没有被听到,但家怡已经害羞得很。

    Amy跟着说笑似的加上一句:「除非妳打算脱光光,来个医院裸体一日游

    吧!」

    家怡听见Amy这样说,不但感到极度的羞耻,更有点恐惧:「不,不,我

    会小心点的,但不是真的要我整天也穿成这样子吧?」

    Amy:「不是说笑的,即使有新的,妳也没时间换。」

    Amy看了看手錶,说:「现在9:35,妳必须在9:50前去到X光室

    报到。这是今天唯一的空档时间,否则要到星期二才有空档,所以我们现在要尽

    快完成量体重和身高,然后赶快去4楼的X光室。」

    (二)

    家怡继续狼狈地跟着Amy走,终于进入了她今天难忘之旅的第一站。那是

    一个敞大的房间,像是间小型诊所似的,里头又间隔了几个小房间,应该是有个

    别用途的,但今天就似乎没有人使用。

    他们关上门后,家怡终于可以吁一口气,因为这里总算没走廊那幺公开,她

    的丑态也不至于尽现人前。再看真一点,原来只有一名女职员在守候着。

    女职员漫不经心地瞟了家怡一眼,然后吩咐家怡:「原来就是妳吗?这房间

    在星期六本应是闲着的,今次可是特别为妳而服务呢!」

    家怡知道她是蛮抱怨的,便道:「实在不好意思,麻烦您了。」

    女职员:「那妳现在先脱下袍子,然后到后排第二个房间等我吧!」

    家怡心里极其不安,暗道:『那岂不是要全裸示人?真有此必要吗?~~算

    了吧,免得人家以为自己是专找麻烦,脱光便脱光吧!』

    因为当时只有Amy与女职员二人,而且均是女性,于是家怡便说服了自己

    脱光,全身赤裸的步往房间等候量体重和身高。

    女职员:「袍子就放在那妳身旁那张床上吧,出来时再穿上。」然后又取笑

    说:「其实都破得不成样,穿与不穿也没大分别啦!哈哈……」

    Amy:「别笑人家了,人家身材那幺好,暴露一些也不是坏事呢!妳赶快

    工作吧!」

    家怡此时已脱得光光的了,被他们取笑一番后,更是尴尬非常:「请别笑我

    了,我也不想这样子的……这身装扮实在太暴露了,幸好今天这里不太多人,否

    则定羞死我了。」

    家怡边说边以双手掩着乳房及下体,然后低下头的向着后排其中一个小房间

    走去了。

    家怡的背面全裸原来也是美得很的,均匀的身段加上一对修长的玉腿,即使

    随意走起路来也是婀娜多姿,虽然她没有模特儿那幺高佻纤瘦,但稍微丰腴的身

    材反而更显得充满青春和活力,实在连女性也会看得妒忌。何况家怡拥一副清纯

    的脸孔,在样身貌身材兼得之下,说她是周迅与吴佩慈的混合体也不为过,难怪

    有人抱怨上天之不公,竟然让她集众多优点于一身。

    Amy看着裸体的家怡是如此的完美,心里更不是味儿,过往一幕幕情景也

    浮现出来,就如当年校庆司仪一职原本是Amy的囊中物,但最终却因为家怡得

    到较多男同学的支持而取代了她;又如她本可代表学校成为某杂誌的封面人物,

    但学方却以家怡的形象较有书卷气为由,採用了她……然而Amy表面上仍然很

    大方的与家怡相处,没有任何不和。

    但这几秒的时间,却足以令Amy勾起众多前尘往事,她深信如果没有家怡

    的存在,她的际遇定会不一样,所以当她看着美态撩人的家怡,反而更觉得她讨

    厌。

    家怡终于步进了小房间,赤裸裸地等候着女职员来为她量体重和身高。忽然

    外面传来开门声音,有两个推着收集车的工作人员来了,问道:「那堆床单是否

    可以收回去清洁?」

    女职员也懒得回头看清楚,只是一边走向家怡的房间,一边答:「总之你们

    见到是用过的便拿走吧!」

    于是两人便将床上那几张床单及上面的破袍也一併放进收集车。Amy看到

    家怡唯一可以遮蔽身体的袍子快要被拿走,但她没有打算阻止,脸上更闪了一霎

    得意的笑容,似乎心有所想。

    Amy大声的对房中的家怡说:「我要先走,早一步往4楼的X光室打点,

    妳随后跟着来吧!」然后便开门出去了。

    家怡回答:「我不知懂不懂得去啊,等等我吧!」

    可是Amy一早已不在房间了,家怡再呼唤Amy,但发觉外面没有声息,

    便知道Amy已真的离开了,心里不禁感到担心及不安,因为当她一想到要独个

    儿穿着那件衣不蔽体的袍子行走在医院的走廊上,更要由5楼去到4楼,她实在

    觉得害怕和羞涩。

    但家怡更意想不到的是,实际的情况比她所想的还要差得多,因为那件她不

    愿穿上的破烂袍子已经不知所纵了,即使想穿也不能穿。

    女大学生羞耻露出的一天(三)

    女大学生羞耻露出的一天

    作者:coolingpop

    **补充资料,第一章末提到,家怡必须在9:50前去到X光室报到**

    (三)

    9:45AM

    终于完成了量身高和体重的程序,站在电子磅上的家怡仍然是赤身露体,她

    还是心不在焉地担心着一会儿后如何在衣衫不整的情况下独自去到4楼的X光室

    ,忽然房间的内线电话响起来,原来amy已然到了X光室,于是致电到此催促

    家怡快点离开。

    amy:「霞姐(女职员),我的朋友量好了吗?快叫她下来X光室,快1

    0时正了,还有4分钟时间而已!」

    霞姐:「刚量好了,我现在便叫她立即来吧。」

    转头便向家怡说:「是amy来电啊,她说你要10时前到X光室,现在已

    是45分了!」

    家怡一听之下,思绪立刻回到现实,鞋也没穿便从间隔奔出大房,想快快穿

    回衣服企图尽快赶及10时前到达下一层的X光室。

    但她却被眼前的景象吓得不知所措,因为刚才脱下摆放袍子的床已变得空蕩

    蕩,不但一大堆床单不见了,连家怡唯一可以蔽体遮羞的袍子也失蹤了。

    家怡急得慌张起来,质问女职员霞姐:「我的衣服去了哪里?怎幺可能不见

    了?你不是应该替我看管着的吗?」

    霞姐像是爱理不理似的:「可能是刚才清洁员工连同床单一併拿走了吧,反

    正破成那样子也不能穿的了。」

    家怡见着她如此不负责任的态度,生气的说:「我就是没有选择下只有那袍

    子可以穿,现在连它也失去了,你教我怎算好!我现在赤身露体,怎样去X光室

    ?别呆着坐,快帮我找衣服吧!」

    霞姐:「干吗这幺兇!我的职责是为你量身高体重而已,怎幺把我当作你的

    佣人,要我替你看管衣服幺?你没衣服穿是你的事,可不要算到我的头上。另外

    ,我告诉你,这房间没有任何衣服可以找给你,你也看得见吧,这里现在确实连

    一张床单也没有剩下来的。」

    家怡开始乱了:「那你也总得替我想法子,难度要我赤条条的行去4楼吗?

    霞姐:「不是我不想帮你,而是我实在没法子嘛,现在已46分了,即使我

    找得衣服给你,你也没时间穿吧,我看你不如先去了X光室再想下一步好了。」

    家怡:「先去了X光室再想?别开玩笑了,你当我是傻的幺!X光室在4楼

    啊,外面走廊是公众地方,又要乘升降机,我怎可以赤裸裸的走出去,给人家看

    见怎幺办?」

    霞姐:「唏,我倒有个办法让你不用行经走廊,也不用乘升降机,便可到达

    楼。这房间其实有后门连接走火通道楼梯,你可以直接通往4楼。」

    话也未说完就着拖着家怡的手往后门行去。

    家怡知道霞姐想带她从后门离开,心下大惊,喊道:「不,我没有穿衣服的

    ,怎可以出去……」

    霞姐:「还犹豫什幺,你没时间的了。放心啊,这楼梯平常是没有人会使用

    ,加上今天4楼应该没有对外开放,你到了4楼后,一出楼梯门口第2个房间便

    是X光室,距离很短的,所以你应该不会被发现的。」

    一边说着,已推开了后门,正準备推家怡出去。

    这时,原本以为裸露是不可能的家怡已动摇,开始相信霞姐的话,认为这是

    可行之法,但仍有疑虑,问:「慢着,走火楼梯的门不是只可以出,不能进的吗

    ?我如何开得了门?」

    霞姐:「我一会儿立即致电amy,叫她到楼梯开门给你接应便可以啦,快

    下去吧!」

    说着,把家怡从房间推了出去,心乱如麻的家怡也失了方寸,并没有反抗,

    不知不觉间已整个人离开了房间,形成了一幅梯间裸女露出的奇景。

    9:47AM

    呯的一声,房门关上了,家怡蓦然醒过来,才意识到自己正全身赤裸地站医

    院的走火楼梯之间,一时之间羞怯得满面通红,不知如何是好。

    但她仍记得自己要赶快下到4楼的X光室,于是即刻提步起行,可是当她才

    一起步,随即感到脚底传来冰冷的感觉,此时她又发现自己多了另一重尴尬。

    原来刚才情急之下令她分心,她一直没有为意自己是赤着脚的,现在的家怡

    不单只身无寸缕,更是没穿鞋子,是实实在在全身赤裸了。

    家怡全裸地身处医院这陌生的公共空间,她深深地感受到那份恐惧和羞耻,

    她既害怕前面的路程会有人突然出现而看见自己此刻赤身露体的丑态,但又明白

    此地不宜久留,因为她知道快要10时正了,于是唯有鼓起勇气向4楼进发。

    家恰实在万万想不到自己竟然会一丝不挂地在医院的楼梯行走,这种近乎暴

    露狂的行为令家怡感到极度的羞耻,她也不知道万一这情况给其他人看见,她会

    如果面对。总之,在这一刻她就是不敢去想,希望不会出现令她狼狈的后果。

    虽然千万个不愿意,但家怡知道AMY将会是第一个看见她这丑态的人,可

    是她亦知道这是不可能避免的,唯有希望AMY能帮她尽快脱离这情况吧。

    不一会,家怡已到了4楼的门口,她尝试拉动门柄,但结果确实如她之前所

    料一般,这种门是不能从外开进内的,因为是为了保安的缘故。

    过了差不多半分钟,家怡仍未见AMY的出现,开始有点心慌了,一时间各

    种不同的坏情况都一一浮现脑海:「难度是霞姐没有通知AMY?」、「难度X

    光室不是在4楼?」、「如果AMY不来开门,我如何是好?」、「万一是其他

    人开门的话,我不是被看光光吗?」、「如果被人看见,而且是个男的,我岂不

    要在地上挖个洞躲起来?」、「会不会退回刚才的房间比较安全?」

    就在家怡还在思索之际,忽然门动起来了,似乎是有人要往楼梯出去,家怡

    正心中暗喜以为是AMY前来开门接应他,但却听到门外传来的是两个男人的谈

    笑声。

    这一突变令家怡大吃一惊,她知道若他们看到她的话,便什幺也完了。

    一个女子脱光光地在楼梯间出现,连鞋子也没有穿,这样子必定被以为是变

    态的,是暴露狂,以后还有何面目见人?但家怡也知道要走也来不及了,无论往

    上还是往下走都一定快不过他们,被发现是必然的,一向聪明冷静的她心下一闪

    ,决定大胆的博一博运气,她选择躲在门和墙角之间,希望他们不会回头,待有

    利空间出现便快步闪进走廊,或许还有一线希望。

    家怡明知这是个危险的决定,成功不被发现的机会可能连一半也没有,但却

    实在是当时唯一而且最佳的办法。

    9:48AM

    门被打开了,果然不是AMY,是男人,但不是两个,乃是4个,原来是一

    行4人的维修工人,他们在4楼完成了某一些工程正要离去,难怪霞姐说今天4

    楼不会对外开放了,原来如此。

    赤裸裸的家怡此刻就只可以夹在门和墙壁之间的空隙,不敢有任何声色举动

    ,因她唯恐一有不慎,哪怕只是一丁点的呼吸声,便有可能便发现,那时她将会

    一丝不挂的暴露在4个陌生男人面前,全身上上下下都会被看光,要躲也没地方

    可藏……后果如何,实在不敢想像。

    路过看看。。。推一下。。。
    我想我是一天也不能离开
    感谢大大的分享
    好帖就要回覆支持
    分享快乐

  •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