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范冬的大学生活》非原创
  • 发布时间:2018-08-25 17:51 | 作者:admin | 来源: | 浏览:1200 次
  • 高考过后,本来成绩就不好的范冬考上了一个三流的大学——XX省XX医学院。

    “不管怎麽说,这也算是大学吧,既来之,则安之,怎麽着,也得把这几年混毕业了。”范冬心里想到,而且听说医学院里的女生很开放,嘿嘿,看来这几年不会太寂寞了……

    早在家里的时候就把学费彙到了学校帐号的范冬凭着彙款单很快就报了名,领着学校发的被子,盆子等物,随一个学姐来到了自己的寝室,B—106。

    到了寝室,发现已有几个人在这里了,反正大家都是年轻人,几颗烟一递,便都自我介绍了起来。

    B—106一共四个人,年龄最大的是马君,最胖的是陈佑明,最瘦的是王易,还有就是最小但是长得最高的范冬本人了。

    范冬一米七八的个头,在南方的一个学校里虽不能说鹤立鸡群,却也算高个了,长的也帅,特别是那两到剑眉,范冬的身体很好,而且有专门和当警察的表哥学过几年的拳脚,别看他样子瘦瘦的,可他打架速度很快,拳头又狠,人也很毒,在他家乡那个小县城里也算一号角色,街上的小混混也给他点面子,当然,他也是沾了当警察的表哥的光,试想,在一个小小的县城里,街上的小混混谁会爲一些小事而得罪110队长的表弟呢?

    刚开学还没上一节课,就开始了军训,这点小强度的驯良对范冬来说不过是小意思,因爲基本功比较扎实,范冬受到教官的青睐,委任他爲排长,协助教官管理这一百多号人。范冬可高兴了,从小学到现在连小组长都没当过的他一下就能管这一百多号人,着实高兴了好一会,可几天下来,当范冬嗓子都喊哑了的时候才明白这不是啥好差事。

    不过塞翁失马,焉知非福,范冬因爲在最前面喊口令,所以早就把班里的美女和恐龙们分得清清楚楚,按照范冬的标準把美女分爲ABCD和S五个等级,A是那种有身材有相貌的美女,B是那种样子漂亮或很可爱,可惜身材胖胖的或者矮矮的女生,C是那种身材样貌都一般的女生,D就是侏罗纪跑出来的,S就是很漂亮很漂亮,身材也很好很好,又很有钱,百里挑一,千里挑一,甚至万里挑一的那种。

    范冬发现在他们这个班里,S级美女是一个都没有的,到有一大半都是从侏罗纪白垩纪跑出来的原始动物,连A级美女都没有,班里大概就两三个B级美女吧,真不愧是外科专业的,美女少得可怜,大概美女都跑那边护理科去了。

    范冬想着护理班的PLMM,头忍不住转过去看了一下,不看还好,刚转过头就看见一个护理班的女生跑步跌了个狗吃屎在范冬面前,范冬本着同学友谊将她扶了起来,两眼顿时凝固在她的脸上,还好范冬的心坚强,拼命忍住了一声惨叫“鬼啊”!

    且看此女,面黑如包公,身材到还不坏,就可惜那一张脸跟“如花”一样,此时,“如花”一边道了个谢,一边大抛眉眼,范冬僵硬地转回了头,继续训练自己的同学们……

    训练了几小时,好不容易盼来了教官的一个休息指令,看着队伍三三两两的散开,范冬的眼光追寻着刚才看到的两个B级美女,看着他们坐到一块聊天,便凑了过去。

    “烈日炎炎,无心训练,不知两位仙子可否同在下一叙呢?”说着,范冬在两人旁边坐了下来,两个女生对望了一眼,笑了起来,“不对,”范冬心想,“看着左边那个,笑起来有明显的两个小酒窝,简直就是一个活脱脱的A级美女嘛。”

    脑子里还在想着把她分爲A还是B这个问题,头上却挨了一记,“哈,你以爲你是周星驰啊,不过套字还套得不错,行了,本小姐就赐你一个座,来呀,看坐,看茶。”说完,和另外个头酒窝的女生大笑了起来。

    休息时间只有短短的20分锺,不过在这20分锺里范冬可谓是收获颇丰,不但打听到了两个女生的姓名,更把寝室电话也弄到了手。两女活泼的一个叫韩菲,而笑起来有两小酒窝的一个叫王玲玲,她们两个住一个寝室,因爲她们报名来得最晚,所以其他寝室都住满了4个人,而她们寝室就她们两个。

    度过了难挨的一个月,大学生活第一章——军训,就正式落下了帷幕,看着那个年轻的教官一边上车一边挥手,而这边这群莹莹燕燕也一边追着一边喊着:“一定要写信,”其中几个感情丰富的还流下了几滴眼泪。

    “切”范冬心想,“保準不出一个月,你们连那教官张得是方是圆都不记得了。”

    在这个月,范冬和两女的关系可谓一日千里,现在他们三个吃饭也一起吃,去网吧玩也约好一起去。

    在QQ上,范冬的色狼本性暴露无疑,一会对这个说MM来香一个,一会问另外一个现在有没有男朋友,以前有没有男朋友,一会又问这个喜欢的男孩子是什麽类型的呀。

    范冬接触网络在同龄人中算比较早的,从98年起就在网上泡着玩一个名叫UO的网络游戏,而且还是UO阳光大陆站的一个有名的PPK工会的成员呢。

    所以范冬的QQ号码也是申请的比较早的,才6位数,还是1开头的,两女的QQ却已经是9位数,看见范冬的QQ就心痒痒,一定要范冬帮他们也弄一个号码短的。

    范冬禁不住两女的软磨硬泡,答应下来。其实他自己哪有什麽办法弄QQ,不过就上网比较早罢了。可是既然答应了人家,范冬只好打开自己的QQ,看以前一起玩游戏的朋友们谁有办法,一个网名叫nodor的朋友告诉范冬,他能弄到,不过是7位数的。

    范冬不禁千感万谢,管他几位,能打发那两个暴力女就满足了。

    9月开学,军训了一个月,紧接着就要放国庆假了,整整7天的日子,范冬不想回家,于是打电话问韩菲和王玲玲回家不?韩菲说她好想家,一定要回家,而王玲却左右不定,因爲她家比较远,范冬于是口舌生花,说尽无数不回去的好处,王玲玲终于答应留了下来,留在学校过一个国庆节。

    国庆放假的一大早,范冬就叫上了王玲玲,说要去这里很出名的一个景点,红枫湖玩,却被王玲玲笑骂了一顿,说大秋天的去湖上玩,不是疯子就是傻子。范冬只好从了王玲玲,陪她逛街。

    真是不逛不知道,一逛吓一跳,文静的王玲玲和街上小贩们讨价还价的工夫让范冬目瞪口呆,而恰逢国庆节,许多商家都在大做广告,打折,买一送一等等的宣传海报铺天盖地而来,看着大商场里人挤人的情形,范冬不仅恶毒的想到,要是我是个小偷该多好。

    正发着呆,王玲玲选完了自己要的东西,两人一个人推着一辆购物车满载而归。不幸的是从商店出来以后,范冬已经论爲了王玲玲的挑夫,大包小包的跟在王玲玲的后面。

    晚上回到学校,范冬感觉比军训时急行军走20多公里还累,却看王玲玲满面红光,大有再出去逛夜市之意,范冬连忙告饶,回自己寝室呼呼大睡去了。

    第二天,范冬迷迷糊糊听到自己手机响,原来是王玲玲打电话叫他一起出来吃早餐。两人各点了一份豆浆油条,吃了起来,范冬听到王玲玲又说起今天还想去逛街,联想到自己昨天的悲惨遭遇,连忙否定了昨天想法,说昨天逛得太累,不如今天去上网玩玩。

    王玲玲想了想,说好吧,于是两人到了学生机房,其实名字是学生机房,做的还是网吧的生意,可能是学校不让在校内开网吧,于是换汤不换药地搞了个学生机房,听说校长和网吧老板是什麽什麽亲戚关系。

    “亲戚”哼,只要你有RMB,那就比亲戚还亲戚,每年老板孝敬校长的信封不知该有多大,现在这社会,啥玩意有钱管用?要是我有一大笔这一辈子也用不完的钱就好了,范冬心里想到。

    开了QQ,一个名叫风玲草紫的网友给范冬发过来了一条消息:

    嘿,好久不见了呀。

    范冬心想,这谁啊这是?于是问道:

    请问你是?

    我?你就不记得我了啊,哟哟哟,考上大学了就忘了旧时友啊。

    你谁啊?改名了吧,你知我是不记人Q号的,说吧,你是哪位大姐?

    ……冬,是我,婧……

    ……哦,你,你还好吗?

    嗯,还好,你呢?有没有找到另一位啊?

    范冬偷偷瞟了旁边的王玲玲一眼,答道:

    没有啊,你呢?

    我,我谈了个,不过后来又分手了。

    听到婧又交了新男朋友,范冬不仅心里一阵绞痛,又看到她说分手了,又开始担心起婧来。

    他?他欺负你了?

    不是,是我们两人合不来。好了,我有事要下了,有机会再聊,886

    886……

    范冬歎了口气,点了一支烟,王玲玲也发现了这边的异常,QQ上问了句,“怎麽了?”

    “没,没什麽。”

    “那你好好的干嘛歎气啊?”

    “我,我遇上了初中时的女朋友,那时候,我很喜欢她。”

    “那时候,哼,怕是现在也牵肠挂肚吧,怎麽,旧情複燃了啊,反正放假,去找她啊。”

    范冬寻丝着,这这麽有种醋味,难道王玲玲对我有意思,头不自然地看了看王玲玲,发现王玲玲也正在盯着他看,两人脸都是一红,也就都把头低了下去。

    “我和她是初中同学,她是我们班语文课代表,我只是一个普通的学生,她很优秀,笑起来跟你一样也有两个酒窝,就像所有故事里一样,她在我的紧追下和我一起了,也就像书里写的那样,猜中了故事的开头,却猜不到故事的结局,初中毕业,她提出了分手,然后,就这样分手了。刚才QQ上是我三年多以来,第一次和她说话,她告诉我,她有男朋友了。”

    “对不起。”

    “没什麽,呵呵,憋了这麽久,这次说了出来,我心里好多了。谢谢你,当我需要有人倾诉的时候,你在我的身边。”

    “:)”

    “冬,我发觉我有点喜欢你了。”

    “是吗?好啊,我也喜欢你啊。”

    “你,你想要我吗?”

    无语,半响,范冬朝王玲玲扑了上去。

    范冬把王玲玲的衣服脱开,粗鲁地撕下了她的贴身内衣,两手把王玲玲一对洁白的乳房捏成各种形状,范冬像一头野兽,在王玲玲身上发泄着,索取着他需要的快乐。

    王玲玲大声的呻吟着,喊着:“冬、冬……快操我……”

    范冬一手夹着王玲玲的阴蒂,柔捏着,另一只手把王玲玲的头按了下去,强迫王玲玲爲他口交,只见王玲玲口含着范冬范冬的阴茎,眼泪流了出来,范冬顿时有了一种强暴的快感,一个激灵,射了出来。

    范冬睁开了迷糊的眼睛,看了看周围,原来还是在自己寝室,原来不过是做了个梦吧了,想着想着,又沈沈睡去。

  •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