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野蛮的校花》非原创
  • 发布时间:2018-08-25 17:52 | 作者:admin | 来源: | 浏览:1200 次
  • 周林是一所大学的学生,由于家住偏远农村,周末他常常不回家。那天黄昏,学校除了看门老头再没有一个人,他在校园#场上独自打篮球,这时,背后走过两名女孩。一个是全校最漂亮的,名叫盈盈,黑亮的皮夹克,牛仔裤,白运动短袜,白色旅游鞋;另一个叫张玲,红大衣,石磨蓝牛仔裤,脚上是一双火红色长统皮靴。

     
      
      
      
     周林后退时,一不小心踩住盈盈的旅游鞋。他回头看了看本想道歉,但觉得对两个女孩子也无所谓,就没作声。
     
      
      
      
     “我#你妈,眼瞎了?”盈盈猛然间擡脚踢在他的下巴上。盈盈的耐克牌旅游鞋,踢在他的下巴上发出闷闷的“嘭”的一声。周林没想到盈盈的腿踢得这样快这样高,差点被踢得跌倒。(殊不知,盈盈是从小学舞蹈的。)他愤怒了,準备还击。此时,张玲也动起武,和盈盈一起打周林。
     
      
      
      
     周林做梦也没想到,这两位娇弱的女孩,打人的手段竟然非常专业,腿踢得很高、很準。很快,周林的嘴上、脸上就挨了几脚。他眼看招架不住,就急忙往宿舍逃去。谁知,两个女孩紧追不舍,一直追到宿舍里。
     
      
      
      
     “臭小子,敢惹我们姐妹!”说着,刚刚追进门里的盈盈飞起一脚踹在周林的脸上。这时,紧跟进门的张玲把宿舍门从里反锁起来,也沖来对周林踢打。周林很快被踢倒在地。盈盈和张灵擡起脚一边骂着髒话,一边照着周林的头就是一阵踢、踹、踏。踢累了,两位女孩就擡起脚猛蹬周林的胸脯,并用鞋底和靴跟蹬住周林的嘴使劲地拧。
     
      
      
      
     非人的折磨经曆了十几分锺。两位女孩停止踢打,盈盈从牛仔裤屁兜里摸出一盒希尔顿香烟,递给张灵一支,自己一支,吸了起来。
     
      
      
      
     “爬起来,跪下!”盈盈凶狠地说着,然后一屁股坐在床沿上。周林已经被踢懵了,乖乖地跪盈盈脚边。盈盈翘起二郎腿,旅游鞋在周林脸前一晃一晃的。“你说怎麽办吧。”张玲从后边走过来,伸手揪住周林的头发。
     
      
      
      
     “我跟你们正式道歉。”
     
      
      
      
     “你#,已经晚了!”说着,盈盈擡起脚,用鞋底照着周林脸上就踹了几脚。
     
      
      
      
     “你们说咋办就咋办吧,别再打我了。”周林哀求道。
     
      
      
      
     “咋办?”盈盈用鞋尖擡起周林的下巴颏,笑着说,“用舌头给姑奶奶把鞋舔干净了。”……“这……”周林刚一迟疑,张灵揪住周林的头发用力往后扯,周林疼得张开了嘴。此时,就见张灵发坏地一笑,樱桃小嘴微微撅起,顿了顿,一口唾沫唾进了周林的嘴。
     
      
      
      
     此时,周林的双手被张灵从后捆了起来。“舔啊!”盈盈愤怒地沖着周林的嘴踢了三四脚,周林连忙低下头,匍匐在地上,以下内容需要回複才能看到
    伸出舌尖仔仔细细地舔着盈盈的鞋,从鞋帮到鞋尖,包括鞋底与鞋帮的接缝,周林都舔到了。
     
      
      
      
     盈盈的鞋其实并不髒,新买的,顶多穿了两天,纯白色皮子的,散发着皮革的新鲜味道。后邦子上还有两个俏皮的彩色小卡通像,周林一一舔过。舔了二十几分锺,一双俏气的旅游鞋舔得洁白发亮,盈盈前后看了看,白皙的俊脸露出两个酒窝。接着,她又坐下来,翘起二郎腿,勾起脚尖轻晃悠着鞋底,骄气地命令:“狗奴才,给本小姐把鞋底舔干净!”周林一迟疑,盈盈已经把鞋底踏在了他的嘴上,侧着头,银牙微咬,用力蹬着。周林只得伸出舌尖连亲吻带舔。此时,盈盈突然鞋底一用力,把周林仰面朝天蹬倒在地。
     
      
      
      
     接着,盈盈双脚踏在周林的胸脯上,叫道:“狗奴才,伸出舌尖来!”周林遵命,盈盈笑了笑,擡起一只脚踩在周林的舌尖上,稍稍用力把他的舌尖踩进嘴。“用力往上顶舌尖!”周林遵命,可是刚用力伸出舌尖,又被盈盈的鞋底踩进嘴。
     
      
      
      
     透过盈盈鞋底的轮廓,周林看到她那秀气的脸庞,这个美丽的女孩,爲何如此恶毒?突然,盈盈把蹬在他嘴上的脚停下来,踏在胸部的脚擡起来,全身的重量几乎都压在了周林的嘴上。这时,张灵坏笑着,擡起长筒靴沖着周林的头踹了下来。周林晕死了过去……
     
      
      
      
      
      
      
      
      
      
      
      
      
      
      
      
      
      
      
      
      
      
     二
     
      
      
      
     一阵强烈的窒息之后,周林苏醒了过来。他发现张玲正站在他的脸上。一只红色漆皮长统靴的后跟******在他的口中,另一只踏在他的额头上,轻轻打着节奏。靴子长及膝盖,闪闪亮光晃得周林双眼一时发花。顺着靴跟,再顺着靴筒,他看到张玲那富有青春活力的大腿。天哪,周林布不经意间竟然看到了张玲那件白色镂花内裤。
     
      
      
      
     恍恍忽忽间,他听到站在他头上的张玲正在打手机:“喂,是姬小影吗?哦,我是二小姐。啥?我老爸从以色列寄回钱了?好好,你先不着急去取。听着,先赶快开上那辆宝马车来学校接我,我捉了一条狗……”
     
      
      
      
     哦?张玲莫非就是学校传闻中的“狂冰魔女”吗?周林是去年来到这所大学的,他曾听人说艺术系二年级有个“魔女梦之队”,共有7名女生组成,“狂冰魔女”便是队长。据说“狂冰魔女”的父亲是个大富豪,常年在中东地区经商。他专门给女儿雇用了一位女保镖兼司机,叫姬小影,是女子特警队複员的。另据说,“魔女梦之队”这7位女生个个天生丽质,她们曾经代表学校参加省里的大学生健美#大赛,获得冠军。爲什麽叫魔女呢?据说,她们性格狂放不羁,挥金如土,心狠手辣,就连学校男生中的“龙头老大”见了她们腿肚子都发软。一次,大四一位老混混调戏“七魔女”中的老小,结果在午休时被这七位女生拦在水房里,被踢打的死去活来,鼻梁骨被踢折,下嘴唇被踢穿,最后跪在地上磕响头叫奶奶。
     
      
      
      
     看来,这次惹了“魔女梦之队”,闯下大祸了……周林边嘀咕着,屈辱之中,小弟弟也不知怎的,竟然愈来愈硬,硬是把牛仔裤撑起一个小小的“富士山”。就听站在一旁的盈盈一声娇骂:“狗奴才,你还不老实啊?”说着,擡脚踏在他的“小弟弟”上,来回揉搓着。周林甚至能感觉到盈盈脚上旅游鞋鞋底的柔韧性,浑身像触电一般,那种感觉欲死与活。眼看就要狂泻了。这时,盈盈突然停止揉搓,用鞋尖狠狠拧住周林的小弟弟,使他欲罢不能。片刻,才将脚擡起。
     
      
      
      
     这时,张灵从他脸上跳下来,一把揪住他的头发,说:“臭小子,等一会儿让你更刺激的还多呢。”接着,她命令周林把身上、脸上的鞋印擦干净,跟她们走一趟。“求求您,魔女姑奶奶们……”周林不敢想象这些残忍的美女将怎样整他,他翻起身归张灵的脚下,仰起头,抱着张灵的秀腿苦苦哀求着。张灵抽出腿,用靴跟重重的踢在周林的头上,怒骂道:“臭小子,你把本小姐的靴子也弄髒了,你赔得起吗?三千多块钱呢。听着,得会儿上了车,给我用舌头舔干净!”周林的头立刻被踢出一个血包。
     
      
      
      
     万分恐惧中,周林只得照办,用湿毛巾把身上脸上的鞋印擦干净。忙乎间,张灵的手机响了,原来,姬小影已经开着宝马车到了学校门口。就这样,周林战战兢兢跟着张灵和盈盈,走出校门,进了张灵的白色宝马车中。
     
      
      
      
     开车的姬小影,身高一米七,二十三四岁的模样,她话语很少,脸色总是冷冷的。一身黑衣,蹬着一双黑亮的平跟马靴,后脑勺盘着一个圆圆的发髻,额头光洁,脖颈修长,脸色白皙,戴着一副墨镜。车子里飘着法国香水味,玻璃上贴着太阳膜。张灵、盈盈以及周林都坐在后座。
     
      
      
      
     车子啓动之后,盈盈突然挥起玉手重重的打了周林一个耳光:“这里哪有你的座位?跪倒座子下面去!”周林乖乖地跪了下去。张灵擡起一只靴子,用靴尖挑起周林的脸,说:“你该做些什麽还用本小姐告诉你吗?”周林怔了怔,马上反映过来,他心底积聚着巨大的耻辱,但丝毫不敢反抗。因爲他已经领教了这两位魔女的厉害,更何况开车的姬小影是女子特警队複员的。

     
      
      
      
     他闭住眼睛,颤抖的双手捧着张灵的长统靴,伸出了舌头,轻轻舔着。“睁开眼,看着本小姐!”张灵娇喝道。周琳睁开眼,他发现张玲薄薄的红嘴唇微微下撇着,就像看贱狗一般轻蔑地瞅着他。
     
      
      
      
     轿车在繁华的大街上疾驶着。人们怎麽也想不到,车中,两位美少女正在蹂躏着她们的“猎物”。
     
      
      
      
     突然,盈盈兴致所来,要求周林同时爲她们两人“服务”。张灵会意地点点头,用靴子蹬住周林的脖颈,把他仰面朝天蹬倒在地。他平躺在车内,张灵把两只靴子都踩在他的脸上,命令他用舌头把靴底好好“打扫”一遍。而盈盈则扒开周林的裤子,脱下自己的旅游鞋,用那双穿者肉色丝袜的玉足蹬在周林的小弟弟上。盈盈的命令是:“狗奴才,那阵子你不是挺不老实?现在,用你的‘小弟弟’给姑奶奶做做‘脚底按摩’!”此时,周林的“小弟弟”坚挺起来,他努力控制着自己,收缩着“小弟弟”,爲盈盈做‘脚底按摩’。在上边,他也没敢怠慢,用嘴含住张灵那15公分高的靴跟,舌尖不停地打着转,做着“清洁工作”。
     
      
      
      
     说不清是紧张还是兴奋,倏然间,周林控制不住自己了,下边就像决堤的大坝,狂泄了,盈盈的一双玉足顿时被“水漫金山”。他听到盈盈的娇斥,他感到张灵愤怒的双脚开始疯狂,靴跟用力抽擦着他的嘴巴,他觉得自己的舌头都快被踩烂了。他看到盈盈伸出涂着银色指甲油的纤手,捡起那双旅游鞋,狠狠抽打下去。连一声惨叫也没来得及——因爲他的嘴里填着张灵的15公分的靴跟,周林昏死了过去…

  •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