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杀了同班同学,然后奸尸
  • 发布时间:2018-08-25 17:52 | 作者:admin | 来源: | 浏览:1200 次
  • 我叫张三,这已经是好几年前的事了。在我读高中的时候,班里有个女孩叫张雯雅。长相在美少女中算是中等,尽管离所谓的沈鱼落雁还有不小的距离,但是很多人提到她的时候都会夸两句她的长相。说是天使面孔大概也不过分。身材也不错,凹凸有致,体形高挑。可要一说到性格,大家都会皱起眉头。

    张雯雅这个人可能是从小养尊处优,颐指气使惯了,对别人完全不懂得尊重。

    她在男生里有着一帮死党,或者说是跟班。她在班里看谁不顺眼就教训谁,后者如果不服就会遭到那群走狗的暴打。她连女生也不放过,有人和她斗了几句嘴就挨了一顿痛打。

    我在对她的行径表示不满,甚至没有说出来,只是在他们殴打别人时以不满的眼神注视她,就被她直接下令攻击。一群强壮的男孩过来把我放倒之后一顿拳打脚踢,连她本人也参与进来踹了我好几脚。被打完之后她居高临下的轻蔑奚落了我几句就带着人走了,她那时的恶毒表情我至今难忘。过了好一会儿我才在同学的搀扶下爬起来,身上的淤青一直带了好几天。总之张雯雅就是在我们班里充大姐头,谁不听她的话就会挨打。

    我后来还挨过几次暴打,理由则是多种多样,其他很多同学也有类似的经曆。

    网友原创www.qing1se.com

    谁都知道她老爸很有钱,和学校关系相当不错,告状也没用,所以大家只能选择忍气吞声。

    我听到很多男生在私下里谈论想宰了她,但他们只是说说而已,一时的气话或是逞强。我则不同,我準备付诸于实际行动,并且我还要她付出更多的……另外张雯雅的个人作风也不太好,她频繁的换男朋友,可能是高年级的学长,更多的时候是社会上的混混类型的人。大概几个礼拜就换一个。换也不是那麽简单的,和前一个分手有时可能很容易有时则不然。一天早晨我曾经注意到她的左脸颊上有被扇过耳光的手印,她本人很狼狈的在那里涂了不少粉来掩饰,但是仔细看还是能看出来。想必是和男人分手的时候被抽了。她注意到我看着她的脸,而且从表情上显然也知道了发生了什麽。这家伙恼羞成怒的向我纤手一指,这帮跟班立即一拥而上就是一顿拳头,把我揍得七荤八素。这样的女人值得宽恕吗?

    这更坚定了我杀死她的决心。再者她经常和男朋友发生沖突这一点也可以被我巧妙利用。有过这麽多不三不四的男朋友,也不知她和其中的多少人睡过了。

    我往常看过的警匪片很多,对于警察的破案思维有一定了解。我制定了详细的计划,準备在一个合适的时候施行。后来她依然仗势欺人,但我躲得她远远的,就避免了和她发生沖突。然而这正是我计划的一部分。我不与她发生正面交锋这样以后警察破案时我的目标就小了很多,警察查访的重点必定是那些经常和她发生矛盾的同学与她那些下九流的男朋友。到了高三上半学期,机会终于来了。
    网友原创www.qing1se.com

    那时刚开学不久,我注意到了一点问题。在我们大城市,即使是高三学校晚上放学也不会太晚,八点半左右吧。绝大部分人都走了以后,张雯雅会和她社会上的男友在教室里调情直到九点半以后再回家。她私自配了班里的钥匙,自然没人敢反对。而在自习室学习的同学要到十点半才离校。他和男人在教室里胡搞也不必担心传达室的人上来检查。

    另外一点,我们学校的地处相对偏僻,而他的这个男朋友晚上居然不送她回家,当然主要问题是她家离学校不远,穿过一片布满树丛的街道之后转几个弯就是她家,也就不过十几分锺的路程。她从来都是走着回家,没人送也应该没问题。

    可是这一下就给我提供了机会。

    放学时校门右侧的穿过树林的街道往常的人不多,在张雯雅离校的九点半就几乎没有人了。虽然学校在家长们的强烈要求下于那条街道上安装了一些路灯和少得可怜的几个监控器(鬼知道那是不是摆设)但我完全不用在意。路灯已经坏了一半,人们往常都是借助月光的照明来看路。

  •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