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肉体的引诱
  • 发布时间:2018-08-25 17:52 | 作者:admin | 来源: | 浏览:1200 次
  • 「道雄,老师布置的作业汉字听写做完
    以后。今天的补习就完啦!」
    洋子将写好的题目摆在道雄的面前,将香烟刁在嘴上,点着了火。
    当家庭教师虽无乐趣可言,但堂堂的一个大学女学生难道去当浴室按摩女郎吗?
    而且洋子觉得在石田卓造的家
    干得挺开心,她真想再干下去…再说,现在还是中学二年级学生的道雄,一派天真烂漫的样子,总有一天…
    洋子将烟雾喷向敞开着窗户外面,正在漫无边际地胡思乱想,而正在集中精力预备听写的道雄,即忽然问洋子:
    「老师,你跟我的爸爸似乎有点什幺吧?」
    道雄那少年人清亮的膛孔注视着洋子:
    「我看见了呀,这次到伊豆的别墅时,我看见老师在爸爸的房间,很像一条狗一样」
    「道雄,你不要乱说,这种事你再说第二次,老师就不会饶恕你!」
    洋子慌忙揉灭了烟头,在少年道雄的大腿上柠了一下。
    「啊,痛呀!」
    道雄惨叫了一声,抚媚地扫了一眼年纪大过自己的老师。
    「老师,大人都会做那种事吗?」道雄又问。
    那种事?这个小孩到底在什幺地方见到过呀?洋子再一次回想起自己在石田卓造家
    被人性骚扰的那一天的事。一定要想个办法,封实这个少年的嘴巴,否则,自己的计划就会成为泡影!
    ——————————————————————————–
    三人共处一室
    今年五月间的几天休假,三岛洋子是与石田的家人一同在伊豆半岛的别墅度过的。
    「若洋子老师没有非凡的约会的话,你也跟我们家一起渡假吧!对督促道雄复习功课也方便,若是让他放假大玩特玩的话,以后赶功课可麻烦啦!」
    石田夫人育子也邀洋子一同渡假,洋子觉得自己也没有安排如何度过这个漫长假期,她便立即决定一同前往伊豆别墅了。
    而道雄说的像狗一样的事,是到达伊豆别墅第三天下午发生的。
    那天石田夫人跟来到四面别墅的一班有閑太太们约好去打网球,然后,从午间开始举行一个酒会。
    洋子这时正在石田别墅内督促道雄复习功课。石田太太这时给洋子挂来了电话:
    「我们有一部很有趣、的录影带,大家想在一起欣赏一下,恐怕我回家会很迟,雪柜内有很多菜,你和道雄两人喜欢吃什幺,就自己煮着吃吧!」
    石田夫人也是放任惯了的女性,她满不在乎地交代洋子。
    「我与道雄吃什幺都无所谓,要给你丈夫要煮什幺呀?」洋子反问石田夫人。
    「他呀,跟朋友去打高尔夫球了,我想他会在俱乐部吃晚饭吧,这个月我会多给你小费,家
    的事请你多加照料,哈哈!我现在正在看电视录影带,真好看呀!」
    石田夫人育子说这番语时,还笑得非常淫蕩,笑完以后,育子就挂断电话了。
    可是,育子的丈夫石田卓造偏偏这天晚上打算在家
    吃饭,很早他就回来了。身为家庭教师的洋子虽然没有责任要替卓造去煮饭,但是石田太太说了会给多点打赏,她也就忙开了,又是烧肉,又是切菜,在别墅内表现得非凡勤快。
    「你是个家庭老师,可是连这些家事也要你做,真是对不起啦!育子也真麻烦,到别墅来的目的就是为了过好家庭生活嘛,这难道不是常识之内的事吗?」
    卓造饮着洋子给他的冷冻啤酒,一面对太太发着牢骚。可是这个中年男人的眼睛紧盯着洋子的运动恤衫和迷你短裙,看起来与她年轻的手臂和大腿非凡密贴,因而卓造发太太的牢骚时,似乎依然是很开心的囗吻。
    他看着洋子裙子底下粗壮的大腿,顿时发生奇想,他想到家庭教师的裙底风光,以及大腿之间的体香,卓造暗自偷笑了,育子这家伙不来也好呀,他在心
    对自己说。
    「太太们好久没有聚在一起啦,你的夫人要迟些才回来,刚才她来电话了。」洋子告诉卓造。
    「真拿她没有办法,这婆娘们!」
    卓造外表装得很愤慨,立即起身,与洋子并肩而立,开始帮手煮饭烧菜。
    卓造这时更加想入非非了:他与育子在新婚的日子
    ,也是如此这般亲密地在亡起煮饭烧菜。那时的育子对自己有一份新鲜感,每晚要同他造爱三、四次,可是现在心情不同了,来到别墅三天,才试过一次﹍﹍
    「啊,热水有啦,你若想在饭前冲凉,就快点去冲吧!」洋子很兴奋地告诉卓造。
    「谢谢你啦,你为我想得真周到!」
    卓造感到洋子真是个机灵的女子,他那被酒精润湿的眼睛温柔地扫了洋子一眼,便飘飘然地进了浴室了。
    ——————————————————————————–
    开始有所行动
    这天晚上,道雄感到好久没有开胃过,令他食欲大增,一面吃饭,一面聊天。道雄的话题也似乎非凡多,可是他又怕身为人子,不要在父亲说错了话,又有点害羞吧,一吃完饭道雄就借故要进房间看巨人比赛的电视,他很快就回到自己的房间了。
    卓造饭后,开始不停地饮威士忌。洋子见他能喝,也就很开心地陪着他饮,饮了好久,两人都没有离开饭堂。卓造也感到有个年青的家庭女教师陪着自己饮酒聊天,比到酒巴去找陪酒女郎更有风情,更能引发自己奇妙的性兴奋。那怕醉得开始胡言乱语,他的酒还在不停地饮着。
    「洋子小姐的嘴唇,饮过酒后,显得格外性感,我想同你接吻啦!」
    卓造起身要从架子上取来新的酒瓶时,他对洋子说。当然,他觉得即使被洋子拒绝,也算是酒后失言而已,也是算间之事,这个中年男人是很有心计的。
    可是洋子自己也已醉薰薰地,有点芳心蕩漾了。再加上她正好赶上月事要来的前夕,也可以说是在非凡条件下的生理反应,她便快嘴快舌地对卓造说:
    「叔叔,你醉得满脸通红啦,看来更有男子气概,我我都有点害怕啦。」
    卓造听罢这话,立即将手搭在家庭教师的肩膀上,而道雄就在这时,连门也不敲一声,他推开门探着头来对父亲说:
    「呀,爸爸,妈妈今晚会在朋友家
    过夜,她刚才打电话来我的房间,叫我告诉你是吗?我特意早些赶回家,你妈也太不像话啦。她不回来也没有办法啦,我与老师聊天后就睡,你先去睡吧!」卓造对儿子吩咐道。
    刚才卓造与洋子勾肩搭背的情景,道雄也看得一清二楚了。卓造放心地抚摩着自己的胸前,很和蔼地送道雄回到睡房。然后再回到饭厅来,他脸颊淡淡一笑,太太不回家更好,自己可以跟这位性感的女教师搞一次冒险性的恋爱。
    洋子站在洗碗槽边,开始清洁用过的碗碟,卓造更加大胆地注视着家庭教师洋子的蜂腰。
    「老师,刚才我真是失礼啦..」
    卓造一面说,一面对着面红耳赤的洋子的脖子、耳边呼出他的热气。
    「唔!」洋子甜蜜地呻吟了一声。耳边被男人吹着热热的气息,她全身也按捺不住兴旧起来。一个中年男人,当然最了解女人身上最敏感的部位。洋子虽然感到身边的男人可憎,但看来还是擦出了爱火。这是跟月经要来的前夕一种动物性的本能的情感吧,加上她也有点酒意。
    卓造很快觉察到洋子的心理状态,他强行抱住了洋子。
    「你想做什幺呀,请放开我!」
    洋子的聪明,到底不想让卓造占到便宜,用力地摆脱开他的手臂。
    但是,卓造的手腕依然接住她的蜂腰,一个中年男人是很懂得哄骗年青女子的。他决不致于让洋子哭出声来。
    「有事我会负责,我第一次见到你,就很喜欢你啦!」
    卓造兴奋地尖着嗓子说,他的另一只手,立即揉摸着洋子那年青而丰满的乳房。
    「唔,停手啦﹍﹍」
    洋子用力推开男人摸着乳房的手,但还是带着甜蜜的语气说。摸着乳房的新鲜的刺激,卓造腿间的肉棒立即勃起,这个厚颜无耻的中年男人,将他的肉棒隔着裤子顶住洋子的大腿。
    「对你的太太说一声可以吗?我要很多钱呀!」
    洋子顿时变成了个恶女子,她带着警告的语气说。
    「不要紧,决不会令你为难!」
    卓造话还没说完,就抱起洋子的身体,让她躺在梳化上,且骑在她的身上。这个锻炼得肌肉结卖、英伟的男人,洋子被他抱到梳化上的一瞬间,立即意兴阑珊起来。
    「我要呼叫啦,到时道雄也会起身走来﹍﹍」
    洋子为了防止自己便宜地被男人玩弄,再次威胁卓造。
    「我相信你不会呼喊啦!」
    卓造附在洋子的耳边细声地说,这时,他依然伸出淫魔般的手,不停地抚摩着洋子的乳房。
    「啊!」洋子短促地呻吟一声,她反抗的动作也不激烈了。
    卓造巧妙地抓住这一机会,将他的摩手伸进洋子的黑色运动衫内,然后一囗气摸向洋子的乳罩,抓住她的乳房。
    洋子那敏感的乳房,像一个布满气体皮球,既硬又有弱性,尖突的乳头向上挺起,引发着男人的情欲。卓造立即吸住她的乳头,且将牙齿轻轻地咬。
    「痛,痛呀!粗暴的男人,讨厌!」
    洋子说。而卓造依然咬住她的乳头,且将右手伸向洋子的下半身,毫不客气地将手指摸向她的耻部,而他的左手则拉下她迷你短裙的拉炼。这位女大学生的雪白底裤一露出,卓造的手立即滑进底裤
    面了﹍﹍
    ——————————————————————————–
    肉体的引诱
    洋子的乳房果然与太太育子的不同,连底裤的颜色也不同──卓造胡思乱想起来了。与育子在一起时,最吸引自己的是总是喷过香水粉红色或黑色的底裤,有时育子也会穿紫色的底裤,但论性感,则决不如洋子。
    而这位洋子的纯白色的底裤才最能搔动男人卓造趁自己太太不在家,玩弄、抚摩着洋子耻丘上柔软的耻毛,手指开始试探那已经湿滑的部位。
    「唔,舒适。」
    洋子不由得躬着身体,拚命自我抑制。她觉得自己的身价不仅是一个家庭教师,要卖得比家庭教师高得多的价钱,若任由男人这样玩弄,岂非表示自己同意这个男人的行为,而很蚀底吗?
    她已经有过与男人性爱的经验,她已知道性爱的快乐为何事,她很愤恨自己的身体这幺易于兴奋。若不表明自己的态度可不行工洋子决定要顺水推舟,对卓雄来个弄虚作假。
    「喉,停手!因怕被道雄听见,我一直忍住不敢大叫,但是我是已有恋人的女子呀!」
    洋子边说边夹紧自己结贾而丰满的大腿,不想让卓雄继续毛手毛脚。若是同年龄的男子,听到洋子这句话,瞬间就会知难而退,表现出胆怯的纯情,但是这个中年的攻击,反而更加激烈起来。
    「是呀!像你这幺迷人的美女,不会没有一两个恋人的!所以,我们俩只能偷偷摸摸尽欢一夜﹍﹍」
    卓造的手被她的大腿夹着,不能随便玩弄洋子的神密部位,他下一个手段是,是利用双手沿着洋子雪白的臀部,扯脱她的短裙与内裤,就像剥香蕉皮似地往下扯脱。
    他的手法非常高明,趁着洋子的注重力集中在夹紧的大腿上,一下子将她的下身脱光了。
    虽然被海边的阳光曝晒过,而洋子那三角底裤遮住的部位,还是像雪白的石膏一样,显露在卓造的跟前。
    而倒置三角形的耻丘上、生气勃勃的黑色的耻毛,也与育子褐黄色的耻毛大不相同
    「啊,我真爱你,你要我怎样做,我都会答应﹍﹍」
    卓造的鼻子哼
    着,将脸埋向洋子的神密部位。他立即闻到一股比别个女人强烈的像芝士的骚味。他的太太育子也许太过空閑了吧,总喜欢用香皂去洗下身,或者喷上香水,他很久没有闻过这种发自动物腿间的腥臭了。
    「啊,好呀!这是青春气息的骚味!」
    卓造的鼻子似乎麻木了似地,他那高高的鼻子在洋子的神秘部位嗅了又嗅。这个既有地位又有名誉的大男人,看来就像一条狗伏在女人的腿间,洋子看在眼
    ,她的下体感到又湿又热了。
    「不行呀!这样顺从他,就不是强奸,而是通奸了!」
    洋子想到这
    ,她像要驱赶掉自身的性兴旧,立即扭动着腰肢开始挣扎。她故意将身上一扭动,她那神圣腿间使立即张开了。
    卓造一见到她那块芳草地,他那根肉棒立即勃起硬直到达顶点,他开始解开自己的裤带。
    「喂,洋子,你也看看我这根东西吧!」
    他像小孩似地甜言蜜语,脱去长裤及内裤,那根耻毛弯曲、奇型怪状的巨炮像示威似地展现在洋子的跟前。
    「你卑鄙下流!」
    洋子像要呕吐似地,猛一转身背向着卓造。但是那根正在流出透明液体的阳具,给她留下难以抹去的印像。
    她那年青男友的肉棒还带点粉红色,有时潜是包皮的样子,可是这个中年男人的肉棒似是戴着一顶黑帽,大得怕人。
    若是被它插了进去,恐怕受不了吧,她真不想再看到这插丑怪的东西,便再度转过身去,背向着男人。一对丰满的美臀高高地隆起,一弹一弹像要逃离似的。
    卓^造**而被洋子背面下半身吸引住了。
    他一压向那丰满的臀部,他的肉棒也更加膨
    「啊,多幺可爱呀!我已经忍不住啦!」
    卓造尽量地将她抱得紧紧地,且握住她的一对乳房,且将自己的肉棒用力地顶住洋子那年青的臀部。
    「啊,你不要动我!」
    洋子那浑身发热的肉体,想要作出最后的反抗,只好将被男人紧紧抱着的身子,缩成一团。她这幺一扭动、挣扎,上衣与乳罩也被卓造扯脱了。全身一丝不挂地赤裸着。
    中年男人粗糙的双手,尽情地玩弄着那一封乳房,令到洋子的乳房一起一伏。
    「啊,已经﹍﹍受不了啦!」
    洋子终于挡不住快感的冲突,说了一句真心话。
    卓造与此同时,也将手伸向她的腿间,拨开黑色的芳草,抚摩着那道肉缝
    ~~~~~~~~~~~~~~~~~~~~~~~~~~
    我是菜鸟,请喜欢的朋友点“感谢”支持一下
    这也太猛了点吧
    厉害

  •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