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坏学长VS涩学妹
  • 发布时间:2018-08-25 17:52 | 作者:admin | 来源: | 浏览:1200 次
  • 新的学期开始了,想当然尔又是个学妹狩猎祭的开始
    而身为建教六组癡汉之首的我!(头衔还真不小啊,不知是否真有此事啊?)
    自然~什幺都没做!
    我跟那群自以为是的三流杂鱼不同,他们还要搞一堆花招,我光靠眼神就可以搞定!
    接招吧!看我的癡汉之眼!
    没错,虽然现在是放学时间,是制服美少女满街跑的时间,但是这是碍不了我的!我可是神鹰眼七的徒弟!
    哦哦哦~~出现了出现了!!那名疑似蛮横娇羞型的新进学妹!!!
    大约157左右的娇小身材,小小的A杯乳房,大大的眼睛、稚嫩的脸庞、白皙的皮肤与微微嘟起的双唇,还有那一头乌黑秀丽的长髮,噢!妳是个罗莉对吧?学妹,妳是个蛮横娇羞的罗莉对吧?没错没错没错~~~
    她是我的下手目标,不过一切都在计画中,要追?我看很难,感觉上有男人了的样子。
    她的声音很好听,想想要是她在淫叫的话,呜呼~
    不过,我终究没有下手,也没有试图接近…我现在不太敢出手,毕竟是我的最后一年,而且有诗琳的前车之鉴。
    噢,说到诗琳,有好一阵子没看到她了,听说她好像换男人了?叫什幺…驰汉的吧?
    驰汉真是不简单,竟然把到了诗琳,不过听说背后有问题?无妨,毕竟他是六癡之首,要人相信背后没问题也难。
    嗯,总之她就是这幺的可爱~
    ……………
    午休钟声响起,我离开教室,上个厕所,虽然有人会登记,没差啦。
    嗯,一切都悉鬆平常,直到那一声突来的呻吟吓的正在解放中的我跳了一下把尿洒了一地!
    那声音是!?
    我翻遍所有男厕的门,都没有人。
    啊!大白天就在校园恐怖故事?
    不,不会的因为…
    我看向天花板与墙壁之间那足够让一只手伸入的空隙,而对面是…女厕!
    难道…?我怀着忐忑不安的心情,看了一下外面,半个人都没有!于是我拿出垃圾筒垫脚,几近无声的踏上去,手机以录影模式开始偷拍!
    第一间,空无一人。
    第二间,没有女人。
    第三间!
    来了!终于来了!就让我来看看,是某子在喇赛,还是有妹在…嘿嘿嘿吧~
    我小心翼翼的踏上垃圾筒,手机缓缓深入。
    我还真怀疑这厕所是什幺样的人设计的,竟然这幺符合偷窥狂的需求,更扯的是似乎没有人有对校方反应啊?
    由于我看不到画面,头也伸不进去,所以我只能安静的录,并试着将镜头对準下方。
    过了快十分钟吧,就在我讶异没人过来时,我听到了开门声!
    目标出现!目标出现!
    我赶紧走出厕所,刻意待在转角处正对着洗手檯,假装刚过来或着是…好像听到了什幺的那种样子。
    哦!目标出现!
    是她!是学妹!我刚刚在拍的难道是…!?
    她看到我时眉头颤了一下,眼神之中似乎是嫌恶又似乎是讶异,表情一附「是不是被他发现了」的样子。
    这时,她转过身去洗手,我瞄到了口袋中,那相片的一角。
    嗯?怎幺有点…有一种…很神奇的…总之就是那种很熟悉的感觉。
    我定睛仔细一看。
    什幺!?那竟然是我的照片!而且还是去年校庆时,我穿着肉色紧身衣,然后把圣诞帽戴在下面的那张!
    她怎幺会有那张?那应该只有少数人有的啊!
    等等,她带着我照片干嘛?又为什幺是那张?
    就在我纳闷之际,学妹她似乎察觉到我发现了照片,竟然当场羞红着脸跑掉!留下茫然不解的我。
    我躲到一旁,把手机音量调到最低,开始查看刚才的影片。
    那尼!?竟然真的是学妹!
    只见学妹倚着墙壁,右手在灰色的连身裙下动作着,一看就知道了,她在自慰!
    而她的左手则拿着一张相片,看着相片缓缓的轻喘着气,不时还用手轻轻的摀住嘴巴,那羞涩的模样可爱极了~
    学妹呀学妹~原来妳这幺喜欢我啊?那就好办了~

    一日,我照常在午休开始之后跑出来上厕所。
    从那天之后,她在公车站就一附装做没看到我的样子。
    啧啧啧~这样不行喔~
    就在我要拉起拉鍊时,旁边门前走过一道人影。
    是学妹!
    就是现在了吗!?
    我立刻快步走出,与学妹刚好来个擦肩而过(还真的有擦到)
    「对、对不起。」看她羞红着脸的样子,一定又是跑去自慰了!嘿嘿…
    让学长来帮帮妳吧!
    「等等!」我立刻挡在她身前不让她走,她首先当然是吓了一跳,接着问:「怎、怎幺了吗?」
    「噢,没什幺,我只想问妳一下…这是不是妳?」我拿出手机,在她面前播放影片,当然是她自慰的影片。
    学妹看着,察觉到那是自己之后先是震惊到呆了一下,随后直接伸出手想要抢过手机,我立刻举起手,可爱的学妹就因为太矮了所以连边都摸不到。
    「给我!」学妹一手抓着我的衣服,一手企图将我拿着手机的手拉下来。
    「可以给妳啊,先回答我问题,照我说的乖乖做。」
    「我不要!快点给我啦!」学妹把我推到一旁的墙壁还跳起来抢。
    「先回答我问题。」我笑着说:「就先这样,要不要随妳。」
    学妹稍微站开,皱着眉头似乎在思考什幺,之后就说:「好…好啦,你要问什幺?」
    我走过她身旁,打开残障厕所的灯之后把厕所门打开,示意要她进来并说:「这里说不方便,进来说吧。」
    哎呀呀~学妹还真的傻傻的进来了。
    说是残障厕所,不过内部很新,根本没人使用过,因为盖好没多久。
    我关上门,刻意像电视上的色狼一样嘿嘿嘿的走过去,缓缓的将她逼向墙壁,看她害怕的神情,我就故意说:「怕什幺呢?嘿嘿~我又不会吃了妳~」
    我伸出右手撑在墙壁,贴近她,仔细闻着她散发的香气,问:「为什幺要自慰呢?」
    学妹羞红着脸看像一旁说:「这、这跟你无关吧!?」
    「不然我这样问。」我问:「为什幺要拿着我的照片自慰呢?」
    学妹听到先是颤了一下,随后说道:「我、我哪有!?」
    「没有?」我左手快速的伸向她裙子口袋,将露出一角的照片抢了过来问:「那这是什幺啊?嗯?」
    「那是…那是…」学妹一附欲言又止的样子,可爱的脸庞更加的红润。
    「妳…」我右手托起她的下巴,她的双眼转向我,四目相接之间,我问:「是不是很喜欢我啊?」
    学妹眼神闪烁了一下,在她一阵阵扑面而来的热气下,她害羞的点点头。
    我缓缓的靠近她的脸,左手悄悄的移向腰后,就在我俩的唇即将贴上时,她却一把推开了我往门口跑!
    我抓住她的右手腕一把将她拉了回来,让她贴着我的身体,我右手搂抱着她的腰肢,左手托着她下巴问:「为什幺要跑?」
    她沉默了一会之后,看着一旁说:「…学长是坏人。」
    「嗯,学长是个很坏很坏的人。」我将他搂的更紧说道:「但是学长只对妳坏。」
    说毕,我不管她愿不愿意,便将唇贴上。
    学妹起初有点反抗,但没多久就安静了下来,闭上了眼睛。
    我的舌头缓缓伸出,撬开她的唇齿,轻触到她的舌尖,这似乎让她吓了一跳,她的双手开始出力想要支开我,但是对我而言那就好像是叫我继续一样。
    我的舌头在她的口腔内搅弄着,她的舌尖不断的在闪避,我只好乾脆缠住她的舌头,不一会我们的软舌就交缠在一起。
    「嗯…嗯…」学妹微皱着眉头,柔嫩的双唇颤抖着,我左手便开始下移,移到了她的右乳房上。
    「等、等等!」学妹把头往后仰,右手抓着我的左手说道:「这里…不好的。」
    「没关係,没人会听到。」我边舔着她的右耳边说:「妳被吃过了吗?」
    学妹摇摇头,我看她的额旁留下了汗珠,便道:「妳好像很热耶?」
    「还、还好。」我说:「那就把背心裙脱下来吧。」说毕,我已经开始将她背心裙背上的拉鍊缓缓拉下。
    「等一下…这样不好啦…」她说着,微微的挣扎着,我低头亲吻她的颈子,她虽然抓着我的左手,但还是让我将拉鍊拉到底了。
    我帮她把背心裙脱下之后,便将背心裙挂在一旁。
    学妹的下半身没有了遮掩,穿着青色内裤的纤细下身就这样赤裸裸的展现在我面前,学妹则是双手遮在内裤前不好意思的说着:「不要盯着看啦!」
    「有什幺关係。」我双手伸向她制服的釦子说道:「学长很喜欢啊,很漂亮。」
    学妹显然对目前的情况的不知所措,竟任由我我她的釦子一颗颗的解开。
    解完,我稍微退后,学妹虽然很不好意思,但还是没有阻止我。
    虽然她的胸部不大,但是却很可爱,还有那淡紫色的胸罩实在令人不起色念也难,我便说:「呵呵~学妹这样很可爱喔。」
    她没有答话,向我嘟了嘟嘴,我将双手深入制服内,解开了她的内衣扣。
    「学长,这样…不好吧?」
    「每天都拿学长的照片自慰,现在学长想要好好的疼爱妳,妳不给我机会吗?」我说,刻意露出失望的神情。
    「不、不是的!」她突然大声了起来,之后又轻轻的说:「只是…我…我怕痛…」
    「难免的。」我说:「但那是一开始而已,接着就不会了。」语毕,我已将她的制服连同内衣一起脱下。
    现在她全身上下,只剩下内裤了,她的身型曲线纤细而柔和,活像个刚读国小没多久的小女孩。
    我双手伸向她的胸部,微微的搓磨着她小巧的乳房问:「这样舒服吗?」
    学妹握紧着双拳放在身旁,羞红的小脸点点头,我问:「妳以前自慰的时候,是不是常常幻想着这一幕呢?」说着,我开始去揉捏她粉红小巧的乳头,她先是娇喘了一下,然后答道:「是、是的。」
    温热的刺痒让学妹的喘息之中开始带着微微的呻吟,双腿也不自觉的开始磨蹭了起来。
    我亲吻着她的胸口,除了亲吻的温热触感之外,乳房与乳头带给她的快感让他开始抓着墙壁。
    「学、学长…嗯…。」学妹娇柔的说,双手抱住了我的头。
    我收回左手,开始转往亲吻她的右乳,并不时的舔弄她已硬挺的乳头。
    刺痒感还没有退去,接着又加上了湿凉又温热的感觉,让学妹不断扭动着全身,右手也轻轻的抵在唇上,但这并没有压下她的呻吟。
    「学长…感觉好…好舒服…。」学妹娇羞的说着,左手将我的头抱的更紧。
    我的左手轻轻的沿着她的腰肢向下滑,滑到下腹部之后,手指深入了内裤上缘里。
    学妹虽然察觉到我手指进了内裤里,不过她没有阻止我。
    我分别从两侧拉下内裤,低头看了一下。
    她的耻丘上,只有一撮稀疏的阴毛,但是乌黑之中带着点光泽。
    「呵呵…学妹的阴毛好漂亮呦。」我笑着说,换舔左乳。
    学妹紧抱着我头的手伸了下来,挡住耻丘说:「不要看那边啦。」她说,神情满是娇羞,可爱极了!
    我的头离开她的胸口,用右手继续撮弄她的乳房,并移开她的双手说:「没关係啦,学长很喜欢呀。」
    「可、可是!」学妹的俏脸侧过头道:「我会…害羞嘛…啊!」
    她突然叫了一声,因为我稍微施力的捏了一下她的乳头,问:「会痛吗?」
    她摇摇头,答道:「很…很舒服…」
    我贴近她的耻丘,用手指轻轻的抚摸问:「妳有试过这里吗?」
    学妹因为耻丘被抚摸的羞耻与快感,开始将屁股往后缩,我见状便道:「这里也是一个可以让妳很舒服的地方喔,没试过吧?」
    「没…没试过。」她的左手抓着我的手背说:「感觉好…好奇怪!羞死人了啦!」
    「呵呵,妳真是可爱。」说着,我试图将她的内裤脱下来,她却抓着内裤缘说:「等等!这样就行了吧?我们才、才开始没多久啊!」
    我回答:「妳不是很想这样吗?让我来实现妳的愿望吧。」说毕,我脱下她的内裤。
    她赤裸裸的肉体终于展现在我眼前了,那幺的羞涩、那幺的纯洁。
    我抚摸她的耻丘,她享受着羞耻的快感,我就趁她不注意时,双手缓缓往后滑,轻轻的捏住了她娇小的翘臀!
    「呀!」学妹惊叫一声,我说:「这里也是个敏感的部位,妳知道吧?」
    「我知道,只是…感觉不太…呀!你在干…嗯…嘛啦!?」
    我双手轻捏着她的翘臀,一边轻柔的亲吻她的耻丘,并不时的以舌尖轻点。
    「别、别这样!那里不太好…。」她说着,试图推开我的头,但她似乎只是做做样子而已,没什幺出力。
    我收回双手,抚摸着她的大腿说:「把腿分开一点。」
    她摇摇头,我一手轻轻的抚梳着她的阴毛与耻丘讲道:「乖,听学长的话,会让妳舒服的。」
    学妹犹豫了一下,最后闭上双眼,微微的打开双腿,我感觉的到她浑身都在颤抖着,那感觉传到了我身上,像是兴奋、喜悦,也像害臊、羞耻。
    「害羞、疼痛是难免的,但是喜悦也会伴随而来,懂吗?学妹。」我像是指导者一样的说,她回答道:「是、是的!」
    我伸出双手食指,轻轻的点在外阴唇裂口的上缘,缓缓的往下滑,已经有点湿了,便问:「这边的感觉怎幺样?」
    她没有说话,只是点点头。
    「妳平常自慰都怎幺做呢?」我问,指尖沿着外缘轻轻的游移,她颤抖的双腿微微夹起,但又立刻分开。
    她左手抚着墙壁,右手抵着嫩唇缓慢的对我说:「就…就抚摸里面…」
    「怎幺抚摸?详细一点。」我说,开始揉弄起外阴唇,她轻轻的娇喘了一声后又道:「我会…用中指先摩擦里面的内阴唇,然后…然…。」
    就在她一边羞耻的说着自己是怎幺自慰的同时,我也跟着她所说的情况做。
    我用手指轻轻掰开她的小穴,用中指在只开启一道小缝的内阴唇之间摩擦,她的小穴已经很湿了,这样很好。
    她的双腿颤抖的幅度似乎变大了些,身子的起伏也随着压抑的喘息逐渐加大、加快,微微瞇起的双眼与紧密的双唇正告诉我她在享受着我带给她的悦乐。
    「好痒…酥酥麻麻的…嗯…」她说,我继续缓慢的抚摸她的内阴唇问:「再来呢?妳会怎幺样?」
    「我会…」她喘息着呢喃道:「我会分开,然后去挖弄里面,并且…啊…并且翻、翻弄内、外阴…啊…。」
    她怎幺说,我就怎幺做,我分开她的肥厚湿润的粉嫩阴唇翻弄着,并且把另一手的中指及食指轻轻在阴道口搅弄着。
    「像这样吗?」我问,她频频点头回答道:「对、对…好舒服…。」
    我继续玩弄着她的小穴,说道:「学妹,若只是这样子就太无聊了,学长现在要教妳一些事。」说毕,我伸出舌头,舌尖轻轻的挑逗着她的小穴。
    她惊叫一声,看着我着急的说:「学长,那里…这样不好啦!」
    「学长不是说要教你吗?用舌头舔弄,或亲吻这里的话,也可以给妳羞涩甜蜜的快感…感觉如何啊?」我边说,一边亲吻舔弄着她湿润的小穴,她轻轻的咬着下唇点头。
    我见状之后,右手的食指与大拇指轻轻的夹住了她的阴蒂。
    「啊!」她全身剧烈的颤了一下,我慢慢的去搓揉她的阴蒂,她的腰肢与翘臀扭动着,似乎是想叫我继续一样。
    「学…长啊…你…你做…嗯…了什幺…啊!」
    我细细的搓揉着,轻捏、柔转,每变换一次,她腰枝与翘臀扭动的方向就会转变一次,学妹也开始有点无法压抑呻吟,便对她说:「学妹,学长现在摸的地方,妳知道是哪里吗?」
    「阴、阴蒂…。」她说着,我又说:「对,妳会有这幺大的反应,看来妳自慰的时候没有太注意这个地方吧?」
    她没有回答,只是以呻吟回答我。
    「这个地方是很敏感的,以后自慰可以试试这里喔。」我说,稍稍施力。
    「学、学长…好色…嗯…。」
    我嘻笑几声回他:「对啊,学长是个好色的坏人,而且只对妳坏、对妳色。」说毕,我结束小穴玩弄…该办正事了。
    我双手抚摸着大腿,站起时,双手一路上游,最后停在腰肢,我亲了她一下后道:「学妹,想来吗?」
    「耶!?」她对我的问题似乎相当讶异,但到了现在,不管她答应与否,我都要吃了她!
    「你、你不是说你不会…。」
    我托起她的下巴,让她直视着我,我说:「妳不是也很想要学长吗?」
    「可、可是…会痛,而且…。」她说,我抚摸着她娇小的乳房说道:「放心,学长不会让妳有的…至于会痛,一开始难免的,学长会小心。」
    一阵阵热气呼了过来,她终于点头说道:「…好吧。」
    我双手揽着她细緻的滑背与翘臀与她拥吻了起来,并慢慢的移到马桶前。
    我要她转过身,抓住马桶两侧的铁桿。
    她抓着铁桿之后,我揽住她的下腹部往后移动,让她变成了弯下腰近九十度的姿势,并让她的小屁股高高翘起在我身前。
    我双手由她的背部滑向她的颈侧,再从颈侧滑到肩头,由尖头上移游回她的翘臀,一边抚摸着一边安抚她,免的她太紧张。
    「放鬆、放鬆…这样才会舒服。」我说着,像是在哄她一样。
    我的双手暂离她即将被玷污(或着长大、开发…)的纯净肉体,脱下我的裤子,我的『火炮』早已肿胀挺立到了极限。
    我抓着她的纤细腰肢,龟头慢慢的对準她的小穴,一边摩擦一边问:「怎幺样?学妹,被学长的肉棒摩擦小穴的感觉如何?」
    「很、很舒服,跟学长的…手不太一样。」她说,头低低的。
    小穴已经很湿了,正是插入的好时机!
    我慢慢的插入,当龟头开始陷入两片肉瓣之中时,学妹开始了呻吟,但我不知道那是痛苦还是喜悦,接着我就用力一挺,直接插到了底部!
    她痛叫着,我赶紧摀住她的嘴,她娇小的身躯挣扎着,但我不能拔出,因为她的小穴紧紧的包夹着我,而且若不能一举成功的话,未来对她会更痛。
    我察觉到阻碍,是处女膜吧?
    我放开手,抚着她的腰肢开始前后抽插安抚她似的说:「乖,不要叫的太大声。」
    「可是、可是很痛啊!」她哭骂着,双手紧紧的抓着铁桿。
    「忍着就是了!」我说,慢慢的加快抽差的速度,学妹扭动着身子,剧烈的疼痛与插入的悦乐同时侵袭她的全身,让她的叫声不知是哀嚎还是享受?
    我抽插着,红色的液体自我肉棒抽出时从细缝流出并将那粉嫩的红肉带出,插入时又将它带入,每一下都顶到最深处。
    学妹哭着,但那声音之中带着舒爽的淫声与喘息。
    她的身子还在挣扎,但已开始配合我的动作,最后她的哭声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她的娇喘,而且那声音正逐渐加大。
    「学妹,妳那里…真棒!」我讚赏道,她回答:「学长…再、再快一点!」
    她说着,我当然立刻加快速度,前所未有的快感让她开始忘情的浪叫,她的动作完完全全的配合着我。
    没几分钟之后,她突然低下头说着:「学长…我、我要…我快…啊!!!!!」
    浪叫的嗓音拉到了最高,学妹到达了前所未有的高潮,阴道开始剧烈的收缩让我也几近射精!但我还忍的住!
    她无力的颓下身子,双手像是吊在铁桿上,虚弱的喘息之中,她无力的配合着我。
    我拔出肉棒,破处的红沿着大腿流下,她正要跪倒时,我揽住了她,将她转过来面对着我,我让她的双脚跨在我手上,我则抓着她的小屁股恣意的玩弄、拧扭着。
    「学、学长…」她的双手环抱着我的颈子,迷离媚惑的迷濛双眼盯视着我,我则再次把肉棒插入她的小穴中。
    「等、等一等…。」她求饶似的说,我不理她,不断进行活塞运动。
    她的双手紧紧的环抱着我,让我得以亲吻她的胸口,但同时,我的背上也传来了疼痛。
    「学长…快、快不行…嗯…」她说着,身子开始缩捲,我亲吻她的唇,她也抓着我的头不让这一吻分离。
    学妹闷吟着,最后。
    「呃…。」我轻哼一声,最后一挺,她也紧紧的夹着,接着白浊的精液就这样设入了她体内!
    同时,第二次的高潮也让学妹闷吟着,口水沿着嘴角滑下,最后我把她放了下来,混着精液的血自小穴中流出。
    我坐在她对面,欣赏眼前被玷污的小天使。
    「学长…。」她遮着小巧的乳房与流着精液的小穴喃喃道:「不要这样看…。」
    我拿出手机看了看时间。
    噢耶~竟然过了午休时间,看来我们得待上好一阵子了。
    「学长。」她唤着,喘息渐渐平稳。
    「嗯?」我示意,她问:「你…不要离开我。」
    我走过去,将她抱在怀中坐到一旁,在她耳边轻语着。
    说实话,该担心的应该是我才对,虽然我跟驰汉一样,都有先天的缺陷优势所以不至于让她怀孕,但这也可能算是强姦。
    不过,如果学妹真的喜欢我,那我应该就不用担心了。
    我们就呆坐着休息,让她去适应一下下体传来的疼痛,就这样,我们待到四点半,离放学已过了半小时,校内应该没什幺人了。
    「我们回去吧。」我说,她点点头。
    「可以走吗?」我扶起她,她说可以,不过姿势很怪而且会痛,没关係,我有方法。(虽然好像不怎幺好…)
    我们穿好衣服之后,我先出去看了看,没有人。
    接着,我揹着她出来,去拿书包之后,我们先到门口附近的厕所,让她下来,我则在一旁扶着去坐公车。
    我跟他是同线的,所以我可以陪着她,正好她也要我陪,那我就陪了。
    说起这条线也不简单,诗琳、驰汉也是这条线的,而且我们四人都是到总站,不过时间上可能有些差距而已。
    我们聊了一会,最后到总站,我骑车载她回家。
    她家门前,明天再见,我问她:「到现在,我都不知道…妳叫什幺名字?」
    「我叫高紫凤,学长你呢?」
    「我啊,我叫…叫…叫张博爱。」我说,我一直很怀疑我怎幺会有这种名字。
    她嘟了嘟嘴,问:「学长,你在骗我,哪有人会有这幺烂的名字?」
    「对啊,所以妳以后就叫我学长吧,不然叫我阿豪。」
    她点点头,说道:「那…阿豪学长…。」他踮起脚尖,抓着我的脸侧,给我轻轻的离别一吻后道:「明天再见啰。」

  •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