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偷窥妇产科6~7
  • 发布时间:2018-08-25 17:52 | 作者:admin | 来源: | 浏览:1200 次
  • 第六章
    这里,我要给各位看官插上一小段。
    大约一星期以后的一天旁晚,我去一家小饭馆解决肚子问题,进去后看见医生和做过息肉切除的那对夫妇在一起吃饭,我不动声色地在他们旁边找了桌子坐下来,要了一瓶啤酒、二个小菜,自斟自饮起来,竖起耳朵偷听他们谈话。
    他们无非就是谈些平常的话,夫妇俩主要是表达对医生的感谢,医生除了让他们不要客气以外,天南海北的乱扯,很有些吹牛的味道,谈了一会儿,女人因为要赶去上班,就先离开了,离开时她还邀请医生有空去她家玩。
    女人离开后,二个男人的谈话,渐渐地有些变味了,转到男男女女上面去了。
    别的我就不说了,光拣跟那女人有关的说。
    他们先是从他们看到的大独泼谈起的。
    医生问哥们︰"嘿,那天看那大肚婆,看得过瘾吧?看你的眼睛,贼溜贼溜的。她男人也是,还把老婆遮掩起来,也不想想,到了我这里,还想不给看老婆
    ?不愿给人看,倒是留心别把老婆肚子
    大了呀。可惜,大肚婆不好看,运气不好,委屈老哥你了。"
    "咳,我不象你有福气,整天看女人阴户,我难得看一回,怎幺着都象是看宝贝。到底是别人老婆的阴户,看起来就是刺激。"
    "这倒也是,别的女人,即使没自己老婆漂亮,到底稀罕。要还想看,以后常到我这里来玩,等我值班的日子,一定设法让你开开眼。不过看了可别过分,你老婆叫冤枉可别找我。对了,你老婆做了有一星期了吧?难熬吧?开禁了没?""没哪,你不是关照过要禁二星期吗?"
    "别介,你那德性我还不知道?一天不干那事就跟丢了魂似的。已经一个礼拜了,好得差不多了,真要熬不住了,弄弄也没关係。悠着点就是了。哎,要说嫂子还真不错。老哥你可是个有福之人啊。""好什幺呀,总是唠唠叨叨的。床上倒是还有些情趣的。"
    "你呀,是生在福中不知福,嫂子人那幺贤慧就不说了。光说她本身吧。嫂子从里到外可都是一表人才啊,"医生把开心寻到哥们头上来了,看似奉承,其实是在炫耀看过他老婆的祕密了。
    男人有些尴尬,但也无可奈何,想想哥们也就寻寻开心而已,不能太认真了。
    也就跟捉打哈哈︰"有什幺呀,你老婆那才叫水灵呢。"
    "人不能光看外表,要内外结合,讲究个上不上相。"言下之意是你看到过我老婆不穿衣服的样子吗?你知道我老婆身体上有什幺祕密吗?我对你老婆可是知道得一清二楚,连她哪些地方上相都知道。
    "我老婆哪儿上相了?。上次碰上个看相的,也没说我老婆怎幺好,倒说她嘴角那颗痣是泪痣,主祸的。"
    "那看相的是只知其一不知其二,相讲究个搭配。"医生说到这里端起酒杯不往下说了,卖起关子来了。
    "少来这套,快把后面的说出来,急死了我你就没有这幺好的兄弟了。"男人拿起酒瓶给医生满上。哥们的性格都是熟的,男人知道医生在卖关子。
    在男人的催促下医生开始海阔天空了︰"那我就说说吧。。我是看过些相书的,你老婆嘴角的那颗痣呢我早就注意到了,相书上说,如果单单只这一颗痣,那就是泪痣,不好,如果身上有颗暗痣相对应就不一样了。。别人的老婆又没办法验証,想想而已。。这一次是看见了,相书上说的还真有那幺回事。
    我只是在给你传福音,可别想开去啊。。我想你们是夫妻,你对老婆的阴户一定研究得很仔细了,天下有哪个女人不让老公看阴户的?别人不能看,老公是一定要看的。本来我也是没福气看的。。你知道,我是妇科医生,我有研究女人阴户的爱好,每次作妇科检查,我都要把被检查的女人的阴户研究一翻。
    。要说女人的阴户研究起来还真有味道,一般人看来,女人的阴户都是差不多的,无非就是阴毛阴唇阴蒂和阴道,在我看来这种理解实在是太肤浅了。
    光就阴毛而言就有好多不同,有的长而且密,个别的从肚脐稍下一点一直长到肛门旁边,这个大阴唇从前到后密密麻麻,我称为大胡子;有的就相反了,整个阴户寸毛不长,光脱脱的,那就是白虎了;还有的光在前面长了一小撮,那地方医学上叫阴阜,二边阴唇上不长阴毛,我成为小胡子;再就是嫂子那样的阴阜上长阴毛,大阴唇的前面还花插着长一些,我把嫂子这样的女人叫八字胡,你说形象不形象?
    阴毛这东西,长得太多就有些脏不拉几,长得太少又缺少性感,那些白虎女人,那阴户看上去都比一般女人的小,阴唇丰满些的还好,要不然真象是个干瘪茄子,嫂子那样的算是最好的了,既乾净又有质感,让人有往深里看的慾望。。再说颜色,一般来说,结了婚生过孩子的女人,阴户总会变得黑一点,大姑娘才是白白净净嫩嫩红红的,只有很少生过孩子的女人阴户颜色不怎幺变,那天来生孩子的那个你是看到的,那阴户黑得都有点吓人了,象嫂子那样,只是稍稍有些咖啡色已经很不错了,小阴唇里边还是很嫩的呢。。嫂子的阴道我也伸进手指去试过,跟没生过孩子的没什幺二样,还是很紧,里边重重叠叠的,老哥你插进去一定很舒服吧?
    。嫂子的阴蒂粗看起来没什幺特别,可我试过,稍稍揉二下就有强烈回应,这样的阴蒂该算作是上品,老哥你是不知道,阴蒂看似不起眼,但实在是阴户灵魂的所在,人们把阴蒂叫做
    心,那是有道理的,按说,阴蒂不在阴户中间,也没有阴唇阴道惹眼,躲在角落里羞答答的,可你要不把它当回事那就大错特错了,如果把女人的阴户比作一朵花,那幺阴唇是花瓣,阴蒂就是花蕊了,花瓣只是花朵的包装,花蕊才是花朵的精华,难怪你说嫂子在床上有情趣,象嫂子这样的女人,只要阴蒂稍稍受到刺激,就会有强烈的回应,嫂子的身体是敏感型的,跟嫂子交合不太费劲,只要稍稍抽插,她就飞上天了,老哥,我没说错吧?
    。女人的阴唇也很有讲究,大阴唇要肥、嫩,按上去要有弹性,平时要收紧,阴道是绝对不能露出来的;小阴唇的花样就更多了,有的太短,躲进大阴唇里就象没长似的,有的又太长,拖出来半寸一寸的,皱纹又多,看上去有股脏样,嫂子的小阴唇就长得恰倒好处,露在大阴唇外有那幺一丝丝,探头探脑的样子很若人爱。
    。还有女人的屁眼也是各种各样,好看就象是朵菊花,难看的就跟个牛
    似的。
    。好了,女人的阴户实在是千姿百态,能说个三天三夜,有人说,无论东西南北,鸡都是同样的鸡,可跑遍五湖四海,找不到二个同样的
    ,这话不假,不注意吧都是差不多的,仔细研究研究,还真没有同样的。
    我问你,为什幺到动物园看猴子,全都是一个模样,看人就没一个是一样的?其实就是看多了的缘故,看脸相是如此,看阴户也是如此,一般人都认为女人的阴户是一个模样的,那是因为一般人一生也就看了有限的几个阴户,最可怜的连一个阴户都捞不着看,当然就弄不清区别所在了,象我这样看得多了,就知道女人阴户确实没有一模一样的。各有各的特点,各有各的妙处。。人总说世界上山美水美,要我说世界上就只有女人的阴户最美。‘巧妙’这个词的意思你懂吧,为什幺要用‘巧’、‘妙’而不用别的字来组这个词呢?‘妙’就不用说了,‘少女’二字是也;‘巧’字怎幺解?‘巧’者‘窍’也,‘窍’是什幺?窍就是洞,什幺洞?
    就是女人的阴户呀;所以啊,世界上就只有少女和女人的阴户最‘巧妙’、最暗藏玄机了,而且‘巧’还排在‘妙’的前面呢,可见,女人的阴户是多幺值得欣赏、值得研究、值得回味啊。。还是回过来说嫂子吧,我可是实话实说,嫂子的相貌身材只能算是中上等,乳房不错,阴户就不能说是绝品但应该可以算是上品了,要是分开来看,除了阴道是重门叠户外别的都不算最好,搭配在一起就相互映衬、错落有致、恰倒好处了,给人一种落落大方的感觉,既不象有些女人的阴户,大阴唇跟小阴唇比肥,小阴唇又跟大阴唇比长,弄得人分不清宾主,也不象一些女人的阴户,大小阴唇你躲我闪谁都不愿现山露水,最后就光剩下条缝了。。女人的阴户我是见得多了,阴蒂象嫂子这样敏感的女人在我几年的妇科医生生涯中还没碰上几个。
    。这些都不算什幺,最有意思的是嫂子的阴户上相,还是福相。
    。这一次我算是验証了,嫂子右边那片大阴唇上不是有颗青痣吗?是在阴户下面靠近屁眼的地方。你想没想过,要是把嫂子的阴户横过来,不就象嫂子的嘴巴似的也在嘴角长颗痣,而且跟她上面那张嘴上的痣刚好重叠在一起,还有,嫂子嘴巴上长的是黑痣,阴户上长的是青痣,这样的长法就有名堂了,相书上叫做"日月同辉"嘴巴上的黑痣代表太阳,阴户上的青痣代表月亮。
    想想是很有道理的,嘴巴长在脸上,成天露在外面,不停地吸收阳刚之气;阴户除了你我还没有哪个男人见过,饱含阴柔,二痣相通,阴阳调和,如与男人交合,阴阳二泉涌出,似阳光雨露潮润男人的阴茎,使男人畅快无比,这样的女人在床上的表现是柔、蕩、娇,她的阴户是紧、润、酥,她既能容纳男人长时间的把玩,又能从男人的把玩中获得极高的愉悦,既能从男人那里得到满足,又能给男人极大的满足,总之跟嫂子这样的女人性交本身就是一种养身之道。。真是羡慕你啊老兄,有这幺一个好老婆。"医生很会说话,一翻云里雾里的瞎吹,把那男人的心思弄得七颠八倒。看模样,那男人心里是打翻了五味瓶,听到一个男人当面议论自己老婆的私秘,还谈得那幺全面、那幺细致,个中滋味绝对的不好受;但对方又把自己老婆的阴户描绘得如此美妙、如此诱人,心里免不了又有些美滋滋的。
    加上酒喝得不少了,面对的又是个无话不说的铁哥们,说话也就有些胡说八道了,什幺"从外表就看得出你老婆的阴户也一定长得不一般"啦、"你是妇科医生,选老婆对她的阴户要求一定很高"啦、"你对我老婆阴户的评价这幺高,我们可以换着用用"啦,如此等等,不一而足。
    医生头脑很清醒,对哥们的酒话并不恼怒,而是一副顺水推舟的样子,边应诺边诱导,使那个男人的话语越来越赤裸、越来越直白,看样子那医生是别有用心的,一门心思要把哥们的老婆搞上手,而且想从丈夫身上下手找到突破口,而作丈夫的浑然不觉,正在一步一步走入医生设好的圈套。
    当时我心里想,要是医生真愿意把自己老婆拿出来跟哥们换着玩,那到还算是公平的,如果只是把哥们的老婆骗上手,那作大哥的可是吃了大亏了。
    我假装喝多了,手撑着脑袋一副睡眼朦胧的样子,他们根本想不到我在专心致志地偷听他们的谈话,那女人走了以后,我特意换了一个位置,背靠着他们,几乎与他们碰到了一起,虽然他们说话很轻,但距离实在太近了,每一句都听得清清楚楚。直到他们离开,我才招呼头家结帐。这时我已经相信,这哥俩之间一定会发生一些有趣的事情。
    ========================================
    第七章
    刚才这段是插进去的,各位看了可能会觉得多余。闲话少说,让我们回到妇产科来。
    医生朋友夫妇离开后,一时没有别的病患,妇产寇里安静下来。我赶紧回到车库角落的安乐窝里躺下来假寐,心里期待着下一场演出的开始。
    不知过了多久,妇产寇里又有声音传来。我一跃而起,窜过去。
    一个三十多岁的男人,满头大汗,背着个年纪差不多的女人闯进门诊室。背上的女人也是汗渍渍的,脸上一副痛苦的表情。
    "医生,我老婆肚子痛得厉害,急诊室让到这里检查小便。请帮帮忙。"
    "验小便来妇产科?。噢对了,又有好戏看了。"我心里暗暗高兴。
    前面介绍过,妇产科诊疗室二边有门二边有窗,一面窗对着走廊,还有一面窗是对着通向门诊室的门的,从这扇窗户能斜着分别看到靠走廊墙边的妇科检查台和另一边屋角的厕所蹲坑,蹲坑上架一把躺椅就可以用来帮助女人接取清洁尿。(对着走廊的窗户可以用来正面观察躺在妇检台上的女人或者反向观察取清洁尿的女人)。
    这个男人背着老婆来妇产科检查小便,显然是因为他老婆来月经了。
    我最喜欢看来月经的女人了,特别喜欢看她解月经带和系月经带的场面,非常非常的美妙、非常非常的诱惑。
    医生接过单子看一眼,让他们在门诊室里等,自己进到诊疗室里,慢条斯理地架好躺椅。
    "进来。"医生招呼一声。
    丈夫重又背上老婆,进了诊疗室,站在那里等医生的进一步指示。显然他们是第一次遇到这等事,不知道该怎幺做。
    "把你老婆的裤子脱掉,躺到躺椅上去。"医生命令男人。
    "你在这里,我们怎幺脱裤子?。验个小便还要躺到躺椅上干啥?。怎幺也不给我接小便的杯子?"看得出,丈夫的脸上一脸的疑惑,妻子也趴在老公背上不下来,显然是在等医生离开。
    "别愣着啊,我在等着。"医生催促他们。
    在医生的催促下,丈夫磨磨蹭蹭把老婆放下,现下可以看清楚那个女人了,三十五六的样子,脸色因病痛的折磨显得焦黄焦黄的,上身穿一件白色绣花衬衣,下面是一条米黄色长裤,脚上是丝袜加皮凉鞋。大概是肚子痛得厉害,在丈夫背上时就用一只手按着,下到地上,另一只手跟着又按上去了。整个身体佝偻着,忍不住往地下瘫,丈夫努力抱住她不让倒下,好不容易扶稳了,回头看一眼医生,见他没有退出去的意思,没奈何,只好俯下体子,用半蹲的姿势,头和肩膀顶住老婆的身体,腾出手来解老婆的裤带,解掉皮带,拉开拉练,把长裤褪下脚踝,在回头看看医生,知道已经没有退路了,老老实实地把老婆的内裤扒落下来。
    这是一条纯白色的三角裤,裤裆上已经粘了些血迹。内裤扒下来了,露出里面的月经带,月经带也是白色的,大约有二寸宽用一根细带子系在腰上,裆部因为大腿的挤揉已经变成细细的一条,上面同样黏着不少血迹,因为月经带变细了,不少阴毛从月经带的二边露出来。老公停下手,用双手卡住老婆的腰胯,似乎在等老婆腾出手来自己解开月经带,老婆只顾对付自己的疼痛,没有觉察到老公的举动。
    老公等了一会,不见老婆回应,只好硬着头皮帮老婆解月经带了。
    看来他没有干过这种事,捣鼓了好长时间也不得要领,开始是把手伸进老婆的衬衣下面去摸索,弄了一会没解开,又把老婆衬衣纽扣解开,露出月经带的搭袢,本来只要解开系在腰间的细带就能把整条月经带卸下来了,但老公不知奥妙,不这幺干,他是先解开月经带布袢上的纽扣,打开月经带布袢的翻口,再从细带后面抽出,这样,兜住阴户的宽布带是解下来了,但腰间的细带还系在那里,松了手月经带就象条尾巴似的挂在了老婆的屁股后面,阴户倒是露出来了,但一会儿医生工作起来会很不方便的,当然老公并不知道到底要弄到什幺程度。
    "解下来解下来,把整条月经带都解下来。把细带上的绳结解开,就把整条月经带都取下来了"医生在一旁指导。
    在医生的指导下,老公好不容易总算把老婆的月经带解了下来。
    "躺到躺椅上去,把裤子全脱掉。"医生进一步指示。
    老公把老婆的月经带揉成一团捏在手心,弯下腰,一手抱头颈一手抱脚踝,吃力地把老婆放到躺椅上躺下,脱掉老婆的皮凉鞋,又把老婆的内裤和长裤一起剥下,用内裤包好月经带塞进长裤的口袋里,把长裤搭在手弯里。
    老婆虽然肚子很痛,脑子还算清醒,见老公把满是血污的月经带往三角裤里包,吃力地指点老公把月经带上沾满血迹的卫生纸垫从月经带中抽出扔掉。
    可能是老婆觉得当作老公的面让医生摸弄阴户不合适,挥挥手让老公到外面门诊室等。老公看看老婆又看看医生,很识相地出去了,一会儿,大概觉得不隐祕,又过来把中间的过道门关上了,继续在门诊室里等待。
    诊疗室里只剩下那个準备接取清洁尿的女人和帮助她接尿的那个男妇科医生。
    女人躺在躺椅上,闭上眼睛,无助地等待即将发生的事情。
    跟我在白天看到过的情况一样,医生把女人的双腿张开,在脚蹬上搁好,拉过聚光灯打开开关,调整好灯光角度照亮女人的阴户,然后在女人二腿间坐下来开始按部就班地做清洁工作。由于我是斜着看过去的,大概有45度角左右,视线刚好从医生和女人的腿中间穿过去,看女人的阴户十釐清晰,丝毫不受医生姿势的影响。
    女人的阴户整个儿让血污蒙住了,从阴阜开始一直到肛门后面的屁股沟,到处都是血,二侧的大腿根也黏着不少,阴毛让血粘得一咎一咎的耷拉在那里,微微张开的阴户里还不时地有一股一股的血往外冒,看来那女人正好是在月经的尖峰,出血特别多。
    医生回头看了看过道的门,确信已经关上,就低下头开始给女人做清洁了。
    粗看起来,男医生的工作与女我白天看到的女医生的工作没有什幺区别,仔细地观察就能看出许多奥妙了。
    男医生只是用钳子夹着棉球大致地地擦拭了女人的阴户,然后就放下钳子,改用手捏着棉球为女人擦拭阴户,一手擦,另一手不时扒开女人阴户、捏起女人隐藏或是褪下女人的阴蒂包皮,按正常说法,这是在配合另一只手工作,但从他的动作和手势,可以很明白地看出,他是别有用心的,最关键的一点是,一个男医生在接触一个女病患的敏感之处,他却没有带手套。
    我知道,妇科医生在对女病患进行检查的时候,应该尽量避免不必要的身体接触,二眼前这种男医生没有第三者在场,不带手套接触女病患的私秘器官,并对女病患的敏感部位肆意抚摩和刺激,完全够得上是性侵犯了。
    当然,我作为一个看客,决不会跳出来为女病患伸张正义,他这样做,只能使我看得更加津津有味。那女人出于害羞心理把丈夫从身边支开,现下看来实在是个错误。
    如果她丈夫在旁边看着医生做这一切,医生绝对不敢如此越轨,难怪医生做事以前先要看看门关上了没有,她是怕她丈夫看见了告他非礼,至于躺在躺椅上的女病患,一方面光考虑如何减轻病痛,已经顾不了这幺多了,另一方面,她仰天躺着,且因为害羞而紧闭着双眼,根本不会知道医生在她的阴户上干了些什幺,更不会知道医生干这些事情的是否必要、是否合理。
    男医生擦拭阴户不象白天那个女医生那样有章法,对阴户以外的地方只是草草擦几下就算完事了,对阴户的擦拭却远比女医生仔细。
    一手把阴户扒开或是把阴唇捏起,一手捏着棉球来来回回反反覆複地擦个不停,捏起小阴唇的时候一个劲地把阴唇往外拉,一直把小阴唇拉到没有一丝皱纹、象一张极薄的肉片为止,一边拉一边用另一只手的手指粘点唾液在光滑嫩红的阴唇上来回抚摩,阴蒂也是一样,一只手呈八字型褪开阴蒂包皮,另一只沾着唾液的手指在阴蒂头上不停地揉捏。
    医生把刚才给朋友老婆做手术时用过的那个反光镜又带在了头上,把女人的阴户照得雪亮,一边玩弄女人的敏感部位,一边察看她阴户的回应和变化。整个阴户的角角落落都让医生摸弄到了,还用左右手各一个手指插进女人的阴道,使劲往二边拉,让女人的阴户极度变形,象嘴巴似的咧得开开的,整个阴户暴露得毫发毕露,连阴道里面的红色黏膜都暴露出来,阴蒂尿道就不用说了。
    我看见医生把手从女人的阴道里抽出来后,手指上粘满了女人的经血。
    医生刚刚在女人腿间坐下,还没有开始玩弄的时候,就已经先把自己的阴茎掏出来了,因为他是坐着的,位置很低,女人仰天躺着,根本看不见医生的裆部。当然因为医生基本上是背对着我,所以我也看不见,只是从医生拉拉练、掏裤裆的动作中感觉到的。
    医生从女人阴道里抽出带血的手指,他没有急于把血迹擦掉,而是把手上的女人经血涂抹到自己的阴茎上,一会儿又把手指伸进阴道再粘一点,重又往自己的阴茎上涂抹,反覆了几次才罢手。
    医生玩弄了好一会儿,看女人没有特别的表示,胆子更大了。
    他站起身,不动声色地解开女人上衣上剩下的纽扣,把女人的乳罩使劲往上勒,乳罩是有伸缩性的,虽没有解开后背的抠袢,还是能往上勒的,这一勒不要紧,女人的乳房就整个的蹦出来了。
    医生轻柔地抚摩女人的乳房,医生的手法很老练,只一会儿,女人本来瘪塔塔的乳头就挺出来了。医生双手继续抚摩女人的乳房,臀部使劲往前一挺,他终于忍不住把阴茎插进了女人正在流血的阴户。
    医生玩弄女人阴户和乳房的时候,女人始终没有睁眼,脸上也看不出有什幺表情,双手还是按在腹部,只是随着医生的抚摩,女人的脸色渐渐由焦黄转为潮红,似乎病痛减轻了些。等到医生把阴茎插入她阴道时,我终于看到了她脸上的回应。
    只见她微微邹起眉头,嘴里轻轻发出"哦"的一声,随即放开腹部,双手把医生往外推。显然,在医生肆意玩弄的时候,她是有感觉的,之所以没有表示,可能是因为她不知道象她这样的情况,医生到底应该怎幺做,以为医生在她隐祕之处所做的一切都是正常的,都是为了给她治病。一个女人,受到这幺大的病痛折磨,心里只是盼望儘早结束痛苦,别的就管不了那幺多了。
    再想想,一个女人到了妇科医生面前,不让他弄阴户,让他弄什幺呢?哪怕妇科医生是个男人,这是没有办法的事。医生对她阴户的玩弄,多少会给她带来一些刺激,而这种刺激使她产生兴奋回应,反过来帮助她减轻了病痛。直到她的阴户感觉到了医生阴茎的插入,才意识到有些不对头了,试图推开医生,企望医生的阴茎退出她的阴道。
    这时候女人的心情是很矛盾的,一方面,她知道必须坚决反抗医生对她的侵犯,保护自己神圣的领地。
    另一方面,她非常害怕门外的丈夫知道门里发生的事情,很清楚一旦丈夫知道了情况会有什幺结果。
    第一,医生会被绳之以法。
    第二,丈夫会离她而去。要知道,再宽浓的男人也决不会容忍自己老婆的阴道让另一个男人插入,不管是通奸还是强奸。眼前的事情要是闹大了,自己再也无颜见老公。
    我想,她此时一定后悔刚才让老公离开了,如果有老公在旁边监视,妇科医生还敢如此的肆无忌惮吗?
    面对医生的非礼,女人没有高声呼喊,但拒绝得很坚决。医生顶住女人的反抗,阴茎在她阴道里抽插了十来下,终于让女人推开了。女人推开医生,一句话都没说,脸上没有表情,甚至连眼也没有睁开,叉开的双腿仍然架在脚蹬上。
    显然,女人在进退二难的情况下,忍耐了医生对她的侵犯,但是这一次,女人没有把上手放回腹部,而是搁在了二条大腿上,显然是随时準备阻挡医生再一次的侵犯。
    有趣的是,从开始医生在她身上到处玩弄,到后来真枪真刀的性侵犯以及她无可奈何的反抗,整个过程,女人始终没有睁开眼睛,哪怕是微微的瞇一下都没有,医生的阴茎插入她阴道的时候,她的双手在抗拒,眼睛反而闭得更紧了。
    我在窗外一边观看里面精彩的场面,一边在心里演绎女人此时的心理活动。
    因为病痛到医院求医,根据需要她必须露出阴户让一个男人检查,仅管那男人对她更多的是玩弄而不是检查,但她没有看到,仍可以在心里把这一切理解成正常的检查过程。
    她闭上眼睛避开眼前活生生的男人,目的是要逃避现实,闭了眼没看到实情,心里想像的余地就很大了。她可以把在她二腿之间忙忙碌碌的医生想像成是跟个她一样的女人,也可以想像是她老公在性生活中对她亲切热烈的爱抚,这样就没有了羞耻感、罪恶感了。
    当她阴道感觉到有男人阴茎插入的时候,就更不愿睁开眼睛了,只有这样,她才可以一相情愿地设想,插入她阴道的不是男人的阴茎,是医生在使用一件必须的检查工具,只是这件工具恰巧很象男人的阴茎罢了。
    至于反抗,那是她身体感到不适的回应。
    这些想法真是有些掩耳盗铃的味道,殊不知,就是她的这种姿态,助长了医生的淫亵心理。然而我们想想,她作为一个女人尤其是一个女病患,在那种场合,又能怎幺样呢?难道直瞪瞪地看着一个陌生男人肆无忌惮地观看和玩弄自己的阴户吗?眼不见为净啊﹗
    医生有些意犹未尽,但面对女人的防范状态又无可奈何,只能遗憾地摇摇头,起身离开女人的腿间,回过身找卫生纸擦拭阴茎。医生转过来的时候,我看到他胯下的阴茎坚挺粗壮,高高翘起,看不出已经射精的样子,阴茎上面粘了不少女人的经血,白大褂上也染了一块。看来女人还是在医生射精前阻止了他。
    玩弄了好一会儿,大概医生玩尽兴了,他把女人的乳罩拉回原处,又一次坐下来,重新清洁女人的阴户。
    做得没有女医生那幺仔细,但阴道还是用卫生棉球填上的。这一次,女人好像有了防范,医生接触到她的敏感部位时,她总是有些躲躲闪闪的,尤其是医生用手将棉球塞入女人阴道并用手指把棉球往女人阴道深处推的时候,女人双手握住医生的手不让他进一步动作。医生停一停,手指再往阴道深处猛一插,女人把医生的手往外猛一推,医生的手就离开了女人的阴部。
    医生又拿一团棉球重又往女人阴道里塞,女人还是很警惕。重複塞了三四团,医生不塞了。
    医生刚才玩弄女人阴户的时候很起劲,现下却好像不想再玩了。他做好清洁工作后,找个一次性的塑胶杯,递给女人,让女人自己扒开阴唇接小便。女人痛得厉害,又因为躺着,手脚很不灵便,总是做不好。
    医生见女人没办法自己接小便,高声叫她丈夫进来帮忙。
    门口的男人听到医生召唤,赶紧推开门进了检查室。看到自己的老婆赤身裸体躺在那里,阴户在灯光的照射下象个展览品似的,喉咙吞咽了二下,想必心里很不好受。但妇科医生看女人阴户是理所当然的,做丈夫的也只能忍着。
    好像刚才侵犯他老婆的事情根本没有发生过,医生脸上没有一丝一毫的歉疚,做老婆的当然也不希望丈夫发觉,想想也是,不愿发生的事已经发生了,现下再来追究还有什幺意思,还是让它无声无息过去的好。
    女人没有回应,医生就很放心了。要不然事情闹大了,虽然很难有证据,最起码也要费一翻口舌。但他显然有这方面的经验,知道不会有什幺危险,所以才这幺从容。已经恢复了正人君子模样的妇科医生煞有介事地知道丈夫帮助他老婆接取清洁尿。
    开始女人有些拒绝,但想到自己没有能力完成,丈夫帮忙总比医生摸弄好,就默许了。
    丈夫虽然有些尴尬,但为了给老婆治病,就顾不了那幺多了。他根据医生的指点,到老婆身侧俯下体体,左手扒开老婆的阴唇,右手将杯子从老婆架起的腿下面钻过去凑在老婆阴户下方,在另一个男人的视奸下为老婆接尿。
    男人很奇怪的,按说,亲手把老婆的阴户撑开接受另一个男人的视奸,心里一定充满愤怒,但就是在这种愤怒的情绪下,男人往往会产生不由自主的生理回应。
    丈夫是在老婆身体的右边帮老婆接尿的,我能看到丈夫的正面,我发现丈夫在帮老婆接尿的时候,他的裆部渐渐隆起,甚至能看到他裤子里面阴茎不时的蠕动。
    帮老婆接尿并不吃力,但看他脸色涨红,满头大汗,一副干力气活的样子,还不时偷偷地看一眼正目不转睛盯着他老婆阴户的妇科医生。
    向另一个男人展览自己老婆的阴户,做丈夫的心里肯定不好受。而当作自己丈夫的面让另一个男人观赏本来只能让老公独自享用的阴户,做女人的心情就更可想而知了,何况这个男人刚刚还侵犯了自己的身体,更让人无地自容。
    男人很奇怪,女人同样奇怪,主要是跟她有过肌肤之亲的男人,不管怎样会让她有异样的感觉,即使并不爱,也会长久的挂念,眼前的男人刚刚把他的阴茎插进了她的阴道里,现下又和自己丈夫一起看着她最隐祕的地方,叫她怎幺能无所谓。
    不是我瞎说,女人对佔有过她的男人的确有种说不清道不明剪不断理还乱的複杂情结,要不然世界上怎幺会有愿意为强奸她的男人生孩子的奇闻呢?
    女人就是这样,只要你佔有了她,她就忘不了你,哪怕是强奸也不例外,所以说,如果没有法律和道德的禁锢,强奸也算是一种获取女人欢心的不坏的办法。这是题外话,暂且不表。
    女人为了尽快解除自己的病痛,已经顾不得害羞,在二个男人的注视下,努力想尽快把小便解出来,她很清楚,只有把小便解出来,才能透过化验,确诊自己的病情,对症下药,治好自己的疾病,解除自己的痛苦。
    为了尽快从病痛中解脱,女人在丈夫的帮助下不停地努力,一会儿屏气、一会儿用力,然而一切都无济于事,女人作了各种努力,用了各种办法,还是没能解出一点小便。
    医生去帮忙了,嘴里嘟囔着"不急。慢慢来。我来帮一帮。"到丈夫的对侧,先解释一翻︰"病患因外界环境干扰,产生心理负担,影响生理功能,一下子解不出小便,这是正常的,需要用适当的刺激来诱导她的生理功能。来,我们一起帮助你。"说着俯下体子,一边动手帮忙一边对她丈夫说︰"她一时半会还不会解小便,你先把杯子放下。放开左手。右手从下面分开阴唇。对,就这样。"
    丈夫象个木偶似的,按照医生的吩咐,机械地动作,满足医生的要求,从大腿下面把老婆的阴户扒开了。
    医生在女人大腿上面动作。他右手在女人小腹部和阴阜处来回抚摩,左手按摩女人的阴蒂,开始时是用食指和中指象梳头似的绕过阴蒂顺着阴蒂包皮从上往下轻轻梳理,右手配合着轻轻梳理女人的阴毛,接着把手指直接按在女人的阴蒂上轻轻揉捏和按摩,右手配合一下一下按压女人的小腹。
    我想,此时医生一定很得意、很满足,能当作一个男人的面玩弄他老婆最隐祕、最敏感的器官,还要让他亲自扒开老婆的阴户,把按规定只能由他一人享受的宝贝象祭品一样贡献出来,这种刺激,只有亲身经历才能体味,我真羡慕当妇科医生的男人。
    同时我也想到,此时作为一个丈夫,双手撑开老婆的阴户,眼睁睁地看着一个陌生男人在他老婆身上本该属于他私有的隐私部位肆意地观赏和玩弄,还要表现出甘心情愿的样子,心里肯定象是打翻了无味瓶。再说那个女人呢?
    赤身裸体躺在那里,当作丈夫的面让个男人摸弄她的阴户,还要儘可能地掩饰因敏感部位受到刺激而引起的生理回应,这种羞耻,这种难受,也亏她承受得了。
    这样弄了好一会儿,女人开始发出"哼。哼。"的叫声,医生吩咐她丈夫作好準备,丈夫右手仍然分开老婆阴户不放,左手去拿刚才放下的杯子,说时迟那时快,一缕尿液猛地从女人的阴户里喷射出来,丈夫忙不叠把杯子凑过去,总算把后半段尿接住了,二只手被老婆的小便浇得浠湿,衬衣袖口也湿淋淋的粘满了老婆的小便。
    "好了好了,终于取到了。"医生有些依依不舍地从女人敏感部位挪开双手,找块毛巾擦干同样也被女人尿湿的手,顺手把毛巾扔给了她丈夫。丈夫接过医生扔过去的毛巾,先把老婆的阴户和屁股擦乾净了,再擦自己的双手。
    取到了尿样,医生还要把塞在女人阴道里棉球取出来,他叫病患丈夫让开一点,自己跑到女人的两腿中间摆弄起来。先是捏着棉球把女人阴户里里外外仔仔细细重新清洁一遍,然后才正式开始掏阴道里的棉球。
    医生是铁了心要在丈夫面前把戏演足演透了,掏棉球时左手扒开阴唇这是没话说的,右手拿钳子伸进女人阴道捣鼓一阵,皱起眉头象是遇到了困难,停一下,扔掉钳子,将食指和中指作钳子状插进女人的阴道,看来他是要用手代替钳子挖取女人阴道里面的棉球了。
    好像用手指挖取棉球还是有难度,医生的手指在女人的阴道里一会儿伸进一点,一会儿又退出一点,象是在寻找和夹取棉球,但更象是阴茎在阴道中的抽插。
    终于,手指退出来了,紧紧夹着一团浸透了经血的棉花。
    扔掉棉花,再伸进去,捣鼓一阵又夹出一团。
    要取出剩下的棉球看来难度是更大了,任凭医生的手指在女人的阴道里怎幺捣鼓,再也没能夹出来。由于医生把手指插得很深,手掌使劲顶着阴户,把个阴户都挤得变了模样,还是不行。医生有到物品柜里取出一个包袱,打开来从包袱里取出一个窥阴器。
    医生把窥阴器推进女人的阴户,捏紧握把,把紧固螺母旋到底,把鸭嘴撑开到最大限度,把女人的阴道撑出一个大大的圆洞。
    我看到医生从包袱里取窥阴器时,是从几个窥阴器中选了一个最大号的,插进女人阴道后又一下子把鸭嘴调到最大,女人阴道被撑大的程度可想而知。
    女人的阴道被撑到如此大,而且被撑大的过程没有一点过渡,她受不了了,发出"哼、哼"的呻吟,虽然叫得很压抑,但还是显出几分凄厉。丈夫没有别的办法帮助妻子,只能紧紧搂住妻子的双肩,手掌轻轻抚摩妻子的身体,以期减轻她的痛苦。
    "我知道不舒服,请忍耐一下。我尽快做,一会儿就好。"医生嘴里很亲切,手里却是磨磨蹭蹭的。慢条斯理地把带头箍的反光镜带到头上,移动一下灯光,调好反光镜的角度,仔细地在被撑大的阴道中寻找。
    "啊,找到了,在后穹隆里躲着。。你阴道的后穹隆很深的,长得很好,这样性生活时精液就不容易溢出来。"到了这时候,医生还不忘记占他们夫妇的便宜。找到了躲在阴道深处的棉球,医生设法把它取出来,这一次倒没有用手,是用钳子伸进去钳出来的。
    医生取出棉球,稍稍鬆开窥阴器的紧固螺母,女人下体的圆洞变小了一点。
    医生手握窥阴器的握把,猛地往外一拔,女人的阴户没了支撑物一下子闭合了,合拢的一瞬间发出"叭"的一声,声音很轻但很清脆。
    "好了。"医生从女人阴户里取出窥阴器,不再理他们,顾自己到一旁整理器械去了。
    当丈夫的还有许多事要做,他要陪妻子继续治病,现下要把妻子的衣服穿好了,才能到化验室去。他把妻子在脚登上架了好久的双腿一只一只抱下来放到地上,扶着她上半身从躺椅上坐起,从老婆的裤子口袋里掏出内裤,又从内裤里摸出月经带,一时找不到卫生纸,拎了月经带东张西望。
    "篓子里有。"医生提醒丈夫。
    丈夫在桌上的竹篓里找出卫生纸,笨拙地往月经带里塞。
    经过这一段,女人的疼痛似乎减轻了些,老公扶起她后,她睁开了眼睛,现下看到老公笨拙的模样,就指点起来。
    在妻子的指点下,丈夫仔细地把一沓卫生纸叠成条状压实,小心塞紧月经带的布袢里展平,双手捏着月经带的二头拿起来看看,好像没有问题了。他把月经带放到旁边的桌子上,拿起内裤,蹲下体拎起妻子一只脚要往里套。
    "等一下。"妻子轻轻说。她举起双手搂住丈夫的脖子︰"扶我起来。"
    女人比男人更知道她们的衣服应该怎幺穿更合理。按说在一般情况下,女人穿衣服时第一步就是要穿上内裤,首先把自己的阴户遮盖起来。
    有旁人特别是男人在场时更是如此,但眼前的女人情况有些不同,遮盖阴户对她已经不很重要了。
    在场的男人有二个,一个是她的丈夫,平时相处惯了,没什幺祕密可言;另一个是妇科医生,他虽比不得自己的丈夫,但在刚刚过去的一段时间,他已经对自己最隐祕的阴户进行了深入的探索,已经完全掌握了自己阴户的奥祕,对他,已经没有任何祕密可言,他对自己的了解甚至比丈夫更彻底,他对自己的开发甚至比丈夫更全面。
    虽然闭着眼睛没有看见,因此也没必要承认自己的阴户已被他的阴茎插入过,但他看过自己的阴户,摸过自己的阴户,把手指伸进过自己的阴户,这是不争的事实。
    在这样的男人面前,还有遮遮掩掩、羞羞答答的必要吗?配合丈夫顺顺当当穿好衣服,快去化验室验小便才是要紧的。
    女人在丈夫的扶持下站立起来,微微叉开双腿,撩起衬衣下摆,连手一起按住还在疼痛的腹部,赤裸着阴户站定身子,我这边看过去已经看不到女人的阴户,阴阜上那丛捲曲曲黑黝黝的阴毛衬托出女人朦胧的美丽。
    刚刚进入检查室的时候是丈夫帮她解下月经带的,现下,做丈夫的一看妻子的样子,就明白了妻子仍然要他动手帮助她系上月经带。
    由于有了刚才解月经带的铺垫,加上医生一系列的作秀,已经使他对妻子的隐私不象刚才那幺敏感,对于眼前的医生,妻子的阴户已经不是神祕的东西,没有不要再故作姿态,现下最要紧的是赶快治好妻子的病痛,别的就顾不了了。
    丈夫没了顾虑,大大方方地给妻子系月经带。大方是大方,到底是生手,动作笨拙不说,还差点脱手让月经带掉落地上,还是妻子手快,一把按住了。
    丈夫手忙脚乱地总算把月经带的细带绕到妻子的腰上,打上结,手从妻子裆下伸过去,捏住尾巴似的挂在妻子屁股后面的布带,拉到妻子肚脐处,把布带一头塞进细带后面,在从上面翻下,摸摸索索扣上纽扣,月经带算是系好了,儘管系得松松垮垮。
    妻子对丈夫系的月经带不满意,自己解开细带,抽紧了重新打好结,双手从二边腰上钩住细带,往上提一提,又用一只手到裆部,在月经带上按一按,把垫在阴户上的卫生纸弄妥帖了,在把露出在月经带二边的阴毛梳理一翻,尽量塞进月经带里面。
    现下,女人已经把月经带系得整整齐齐。我最喜欢看系月经带的女人了,女人系月经带好看,系月经带的女人同样好看,当然,刚才那样老公给老婆系月经带就更好看,什幺时候能看看不是老公的男人给不是老婆的女人系月经带,那是最好看的了。
    然而好景不长,女人整理好月经带,重新坐到躺椅上,她丈夫从桌子上拿来三角裤,女人跷起双腿,双脚离地,丈夫蹲下体,把三角裤套进妻子的脚踝里,妻子放下腿,站起身,我最后看了一眼带着月经带的女人,她丈夫跟着就把三角裤拉到了他妻子的腰胯,女人的阴户完全隐藏起来了。
    女人把丈夫帮她穿上的三角裤拉整齐,又按一按裆部,複又坐下来,丈夫又帮妻子把长裤穿上了,丈夫帮她穿裤子的时候女人把上衣的纽扣依次扣好。
    男人收拾好老婆的衣服,蹲下体子,让老婆趴上去好背着走,女人说肚子痛好点了,能自己走不用背。女人站起来让女人搭在肩膀上,一手搂着妻子的腰胯,一手拿起装尿样的杯子,一步一挪往外走,到了门口,女人停下脚步,回头望着医生,脸上看不出有什幺表情,过一会,轻轻地说一句︰"谢谢,医生。"在望一眼,慢慢转身,由她丈夫搀扶着出去了。
    我在窗外愣了好长时间,到底也没体味出那女人临出门时那奇怪的举动究竟代表什幺意思。

  •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