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婚礼后的淫乱
  • 发布时间:2018-08-25 17:53 | 作者:admin | 来源: | 浏览:1200 次
  • 随着婚礼的钟声、钢琴的伴奏,我和小娟在洗礼中……

    在教堂举行完结婚仪式后,我们一对恩爱的新婚小夫妻于傍晚喜气洋洋地来

    到了大宴亲朋的酒店。经过大半天的忙碌,大家都有点累了,陪着小娟到新娘房

    内歇一下,顺便补补妆,我便到外面去迎接到贺的亲朋戚友。

    小娟坐在化妆桌前的矮凳上,对着镜子先小心地擦去额上的细汗,然后取出

    口红、眉笔等化妆品补起妆来。小娟人生得美,本身又是美髮设计师,平时不用

    化妆也会引来不少男人色迷迷的目光,如今一经打扮,更显得她美艳动人。

    小娟刚刚涂完口红,正嘟着嘴对住镜子扪扪双唇抹均匀一点,突然从镜子里

    的反射看到新娘房的门被人打开了,接着闯进来几个流里流气的男人,小娟再定

    睛一看,原来竟是小罗那一伙人,当场给吓得呆住了。

    「嘿嘿!小娟,光涂上面的嘴唇还不够漂亮呀,妳下面两片小阴唇也要涂一

    涂,这样鸡迈看起来才性感喔!」小罗一进来便用下流话调戏我老婆。

    「你……你们来干什幺?今天是我结婚的大日子,求求你们,不要来捣乱好

    吗?」小娟又气又急,但是又不敢得罪他们,只好低声哀求。

    「唷!说得这幺难听干嘛?我们一帮兄弟今天是特地带了大礼来贺妳的!」

    小罗一面说着,一面慢慢逼近小娟身边,双手隔着婚纱按在她胸前的乳房部位,

    轻轻的搓揉着。

    「不要……不要再摸了……上次已经被你们插了一整晚,今天我结婚……行

    行好,就请你们放过我吧……」小娟一边拨开小罗的淫手,一边往后退。

    「嘿嘿!就是上次干过妳的水鸡,爽死了,我们才特意趁今天的好日子来让

    大伙的懒叫与妳的鸡迈再叙叙旧。」小罗说着,拉开裤链掏出早已勃起得硬梆梆

    的肉棒强迫小娟握住套弄,然后捏一捏她的脸蛋,指指自己的阴茎:「小美人,

    这份礼够大了吧!还不快快收下?」

    小娟此刻已惊怕得哭了起来:「呜……呜……小罗,你饶了我吧……呜……

    呜……我老公他随时会进来,我不能再对他不住啦……呜……」

    「他妈的!还要装节妇吶!上次不是被我们干得很爽吗?高潮时鸡迈还紧紧

    咬住我的懒叫不愿放哩!」小罗开始掀起我老婆的婚纱裙襬,把手伸进她内裤里

    面抚摸着小穴。

    在小罗抠挖我老婆的阴道时,志清和汉可已合作地一左一右拉开她双腿,将

    她抬到化妆桌上坐下,分别抚摸着她大腿上洁白的柔滑肌肤,而白猪则搂着小娟

    的脖子,将臭嘴盖到她的艳唇上舌吻。

    看这阵势小娟心知不妙,看来今天又逃不过再被他们一伙人轮姦的下场了,

    她一女难敌四汉,惟有施出缓兵之计:「呜……小罗,外面这幺多来宾,呜……

    别让我丢脸好不好?啊……不要再挖了……呜……今天就放过我吧,过几天我再

    约你们到外面玩一场……让你们干过痛快好了……」

    「妳放心,下次一定会有,但今天就一定得先让我们打一炮。」小罗抠得性

    起,乾脆一把将小娟的内裤拉下脚踝,让开始湿润的阴户完全暴露出来,然后嘻

    皮笑脸地对小娟说:「其实我们也是为妳老公着想耶,今晚洞房妳的鸡迈还不是

    要被他操吗?我们先替他通一通渠道,加点帮助润滑的精液,到时干起来就会舒

    爽得多了。」

    「不……唔……不要……唔……求你……不要……」小娟想挣扎反抗,可是

    白猪的舌头已经伸进她口腔里把她的嘴封住,小娟有口难言,只能从鼻子里发出

    「唔……唔……」的闷音。

    「嘻嘻!还说不要,就这幺挖几下,妳的水鸡就流汤了。」小罗俯身靠到小

    娟耳边问:「小穴发痒了吧?想要我的大鸡巴干进去了吧?嘿嘿!别装蒜了,根

    本妳就喜欢被我操,要不然骚水怎幺这幺快就流得我一手都是?」

    小罗说着,将化妆桌上的一面小圆镜取来放在小娟两腿间,斜斜向着阴户,

    然后用手指撑开她两片小阴唇,叫小娟低头看自己的下体。小娟刚瞧一眼,马上

    就满面绯红了,镜子里只见小穴被小罗两只手指掰得开开的,露出湿答答的阴道

    口,而小罗另外两只手指正捏着涨大了的阴蒂轻轻搓揉,偶尔稍一用力,阴道里

    立即涌出一小股晶莹的淫水来。

    「很想被干了吧?开始回味那天我们轮姦妳的滋味了吧?行,只要妳用嘴帮

    我把鸡巴吸到青筋凸起、龟头发硬,等等我就会把妳操到死去活来。」

    小罗说完,一把推开正在舌吻的白猪,不由分说就把他的阴茎用力塞进小娟

    的小嘴里,然后扶着她的头前后摇动,像干穴一样抽插着我老婆的小嘴。其他几

    人也纷纷掏出自己的鸡巴套捋着,準备等下接小罗的班。

    「我不要……我不要……今天是我的结婚日子……呜……呜……呜……」小

    娟刚哼出半句话,一根根粗大的阴茎便轮流进进出出着她的口腔,嘴角上还挂着

    两道被磨擦得热热的淫丝丝的口水……

    一身装扮得漂漂亮亮的新娘子小娟,此刻在新娘房内正两腿大张地坐在化妆

    桌上,纯白的新娘裙掀高到腰部,紫色的小内裤被褪到脚踝,随着左右张开的小

    腿吊挂在半空中摇晃。

    上面,她扶着站在面前的小罗大腿,被强迫吸啜着他粗大的阴茎;下面,汉

    可用他那又黑又长的舌头,拼命地吸吮着小娟礼服下裸露出的鸡迈,恨不得把舌

    头当成阴茎,插进阴道里快速地进出;志清和白猪也没闲着,早已拉开礼服后面

    的拉链,两人一左一右把玩着由丝织礼服里掏出来的大奶子……小娟顾得上顾不

    得下,气得想要大声吶喊都没办法。

    几人联手夹攻之下,不一会小娟已被弄得神魂颠倒、淫水狂洩,鸡迈湿得一

    塌糊涂。小罗蹲了蹲身子,拉开裤链,握着火热的肉棒对準小娟的阴道就要一插

    而进……

    这时伴娘修婷刚好走进来,见到这难以置信的场面马上就给吓得呆若木鸡,

    但想到面对着的是一群强姦犯人,很快就冷静下来,装作若无其事地说道:「咳

    咳……小罗,你等等再干小娟吧,她要去敬酒了。」小娟这才回过神来,赶紧整

    理好礼服跟修婷走出去。

    灯光映照下,小娟涨得粉红的脸,加上蓝色的眼影,反光的鲜豔樱唇,连身

    的法国性感婚纱,整个人显得华丽高贵,倾倒了在场的所有来宾。

    宾客们讚歎着:「好漂亮的新娘喔!」媒人则忙着带新人到处敬酒,小罗等

    一伙人也在场看着,但谁会想到,就在5分钟前的新娘房内,新娘子小娟正卖力

    地服侍着他们一伙人裹满青筋的肉棒,下体淫水淋漓的骚浪样子?

    「操!雪白的皮肤,天使的脸蛋,还不是淫蕩的女人!怀的种不知道是我们

    里面谁的呢?婚礼都还没结束,她先生就先戴了一顶大绿帽……」我挽着小娟的

    手缓缓走过宾客面前接受祝福时,小罗那一伙人的讽言冷语正隐隐飘进我耳中。

     ***

    ***

    ***

    ***

    婚礼结束后,我开车带着小娟回家去,因为要还婚纱,所以她婚纱也没有换

    掉,直接一路开到中山北路的婚纱店。到了现场,小娟惊讶地看到小罗一行人早

    已经在店里面了。

    后来我在小娟写的日记上才发现,原来她在婚纱店里又遭到小罗一伙人延续

    了婚礼上的轮姦。

    婚纱店的小姐说:「小娟妳来了,要还婚纱吗?」

    「对,我到楼上去换。老公,你在车上等就好了。」

    到了二楼,小罗悄悄走到小娟身边低声说:「刚刚在婚礼上被我们弄得很爽

    吧?真可惜,刚要操妳的鸡迈就给中断了,水鸡现在还湿吗?」

    「你们敢对我毛手毛脚我就要叫了!」小娟扭头怒目相向。

    不等小娟叫出声,小罗已经用手捂住她反光的鲜豔樱唇,一手直接伸向婚纱

    裙襬下往上撩起来,跟着把紫色内裤的裆部往旁边一拨露出阴户,随即将整个手

    掌捂了上去。在小穴上肆意地抚摸了一会,然后再翻开阴唇,找着微微凸起的阴

    蒂就揉了起来,小娟虽心不甘情不愿,但身体的自然反应却令阴道渐渐渗出淫水

    来。

    「操!摸几下就已经湿透了,真骚!」小罗按着小娟上身要她俯低,然后掏

    出暴起青筋的阴茎就从小娟的下面往上插了进去。

    「不要……不要……呀呀……我老公在外面等我,不可以……不可以……」

    硬热的龟头在阴道里像活塞一样前后进退着,捅得小娟浑身乱颤,粉红的脸颊、

    反光的鲜豔樱唇、不停张合喘气的撩人小嘴,让小娟更显得性感无比。

    婚纱礼服下的裙襬里春色无边,龟头在湿淋淋的阴唇中忽隐忽现,两片红润

    的小阴唇被干得反来覆去;上端的小阴蒂,被小罗全支肉棒插至没根时的粗糙阴

    毛磨擦刺激,涨大得有如一颗红豆,阴道内不断地泌出淫水来,把小罗的大懒叫

    沾湿得仿若落汤鸡。

    活春宫正上演得如火如荼,忽然楼下叫了一声:「小姐,妳先生问妳换好了

    吗?」二楼的服务人员答道:「小娟还没换好啦!等等好吗?」原来她是小罗的

    另一位性奴,见小罗强姦我老婆,不但不去阻止,还躲在一旁看淫戏,顺便替小

    罗把风。

    「好,好,我等一下,OK!」楼下的服务员回道。

    「餵她吃药啦!让她发发浪,等会我们干起来会比较爽啦!」志清在旁边看

    得忍耐不住,已经自己掏出鸡巴先套弄了起来。

    「也好,我先令她发浪,让她主动哀求我们去轮姦她。」小罗把阴茎抽了出

    外,一边餵药,一边用龟头在洞口磨擦着,让小娟的阴道不断地洩出淫水,看起

    来彷彿在说:「好痒啊,别拔出去,快点再插进来吧!」

    小罗餵完药后,再用白猪递给他的胶布封住小娟的嘴,不让她把春药吐掉,

    然后用手在阴户上抹了一把淫水伸到小娟眼前:「看,小娟,妳的水鸡很渴望我

    把大懒叫干进去耶!」

    小娟气急着说:「……」却说不出口,因为嘴巴被小罗贴着胶布,「呜……

    呜……呜……」的哀鸣着,使尽气力也只能这样而已。

    慢慢地春药开始发挥效力,心里的矜持抵挡不住生理的需要,小娟变得眼光

    迷离,满面通红,焦急地扭摆着屁股寻求慰藉,双腿张得开开的,露出湿淋淋的

    亢奋阴户,阴蒂高高勃起,阴唇发涨掰开,阴道口一开一合地蠕动着,急切需要

    粗壮的大鸡巴插进去把它填满。

    小罗见小娟开始发骚发浪了,这才气定神闲地慢吞吞把大*从小娟的阴道里

    插了进去,然后扶住小娟的纤腰抽插了起来。小娟的淫穴一得到充实,整个人马

    上舒服得鬆出一口气,随着小罗的鸡巴在小穴里一进一出的同时,她也用力把屁

    股向后挺,合作地配合着小罗抽送的节奏。

    志清、汉可、白猪等人见小娟已受到控制,于是将她嘴上的胶带撕了下来,

    再把三、四颗春药连同刺激排卵的黄体素通通往她嘴里塞入。

    前后不过几分钟的时间,小娟已从起先的抵抗拒绝,到刚刚吞下春药后,来

    了个一百八十度的转变,她双手扶着更衣室的不鏽钢架,一脚站地,一脚踏着婚

    纱椅,婚纱礼服下的脚还穿着3吋镶金的高跟鞋,裙襬被撩到与腰同高的位置,

    暴露出粉红色的大小阴唇,不知廉耻地迎凑着不是自己老公的男人来插她湿淋淋

    的阴道。

    随着小罗的阴茎在小娟的阴道中进进出出,其他几人也忙着玩弄小娟发情的

    大家一起来推爆!
    我一天不上就不舒服

  •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