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内裤奇缘(10-12)
  • 发布时间:2018-08-25 17:54 | 作者:admin | 来源: | 浏览:1200 次
  • 第十章
    母亲

    「谈谈你的母亲吧!光是谈我和我儿子不公平,你也要对乾妈开诚布公。」

    「我妈….没什幺好谈的,她既没有乾妈美丽漂亮,又没有乾妈的新潮思想,

    妳和仔仔的情节,很难发生在我和我妈妈身上。」

    「是吗?平常时候,我也常和妳妈聊起你,在我以一个女人的角度来分析,我

    觉得你和你妈妈只欠缺了一些刺激物而已。」

    「我说过了我跟妈妈没什幺,更别说她对我了。」

    「你妈和你可以说是一个模子印出来的,一样喜欢压抑自己的感情,从你的谈

    话中,我可以感受到你强烈的恋母情节,别不承认,要不是如此,你也不会整天赖

    在我身边,你只不过是把我当成你母亲的替身,好让你减轻一点罪恶感罢了。」

    我默默不语,思索着乾妈的每一句话,乾妈真不愧是过来人,对我的心思分析

    的一点也没错,我是有恋母情节,年长的女性,让我有安全感,并且有女人味的年

    长女性,十分能够激起我的性慾,所以从小,母亲虽然一直给我朴实和高不可攀的

    印象,但她仍然是最能激起我的慾望的一个女人,过去我一直不明白,只因为我一

    直把母亲当成是「母亲」,却忽略了母亲也是个成熟的女人。

    「就算我同意妳分析我的这一部份,但妳说我妈妈也和我一样是个压抑感情的

    人,这妳又是怎幺知道的?」

    「女人的第六感是很準的。那天我到妳家找你,恰巧你外出,你的母亲热情的

    邀我进们聊天,在聊天当中,我多绍能够感受你母亲对你的期待和….特别的….

    感情….。」

    「感情?是妳和仔仔之间的那种吗?」

    「或许吧,愿意为自己的儿子牺牲一切,那是每个做母亲都会有的感受,你妈

    妈也不例外。当你妈妈说起妳死去的父亲时,只是轻描淡写的带过,但当她谈到对

    你的教养时,却激动的留下泪来。」

    「这或许是单亲妈妈都有的现象。」

    「这不一样,她愿意为儿女守寡十年,那是因为当一直将你当成她生活的重心

    ,但有一天,你和你姊姊都会有属于自己的家庭,会离开你们的母亲,到时后,你

    要你妈妈怎幺过下去?」

    「我….会接妈妈一同住,照顾她。」

    「没用的,天底下没有一个女人会将自己含薪茹苦拉拔长大的儿子跟另一个女

    人分享,这样的心情我最能了解。」

    「但是,这是避免不了的情况。」

    「不见得吧!难道你没想过跟妈妈….能更亲密一点….一次也没有吗?」

    乾妈说得很含蓄,但我听得懂她指的是什幺。乾妈为了自己的儿子背负乱伦的

    罪名,但她却始终没有后悔过,因为身为母亲的她,最能体会母子之间的特殊感情

    ,如今,她将问题转移到我身上,也让我陷入沈思当中….。

    「对不起,我不应该向你提出这幺露骨的问题。」

    「不,没关係,其实,这也是我迟早要面对的问题。」

    和乾妈谈完话回到家中之后,我开始注意起那个被我忽略好一阵子的母亲。

    「你回来啦。又到张阿姨家里去串门子了吗?虽然人家对你很好,但别老是去

    麻烦人家,怪不好意思的。」

    「张阿姨家中只有她一个人,多个人陪她,她高兴还来不及,何来打扰?」

    「照你这幺说,妈妈我也是一个人在家中,你诊幺就不多花一点时间陪我?」

    妈妈是在暗示我什幺吗?还是我受乾妈的话所影响,开始疑神疑鬼了起来。

    「家里不是还有老姊?」

    「那….那不一样,她是女生、你是男生,你在家中陪妈妈,妈妈会比较有安

    全感。」

    需要男人陪伴?这是母亲给我的第二个暗示吗?看着正弯着腰、正在客厅来回

    拖地的母亲的背影,除了年过四十而略显福态的身材以外,一切还是那幺婀娜动人

    。我的目光,或许是长年来被母亲那些朴素的装扮和外衣所矇骗,才一直忽略了其

    实母亲也是个女人味十足的尤物。

    弯着腰的上身,从母亲低胸的衣领中可以清楚的看见深不可测的乳沟,和前后

    不停晃动的一对巨乳。高高翘起的臀部,虽然略显臃肿,但衬着身下一对雪白的玉

    腿,圆润而饱满,十分人遐思。

    妈妈呀妈妈,我为什幺一直将妳忽略了呢!要不是乾妈好心提起,我可能一辈

    子也不会发现妳的好,现在的我,只想在妳年华老去以前,点燃妳熄灭已久的光辉

    我走到浴室,翻动着洗衣机里的髒衣物,一下子就找到了三四件的女性内裤,

    姊姊的内裤,已经慢慢敢穿较为性感的款式,但比起乾妈的内衣裤来,却还是小巫

    见大巫,而我期待已久的母亲的内裤,却还依然朴素毫无变化可言。

    我坐在马桶上,把玩着姊姊和母亲的内裤,自从发现乾妈这块新大陆之后,我

    已经好几个月没玩过这样的游戏了。翻开母亲的米黄色素面内裤,除了在束腰带上

    缀上一朵蕾丝小碎花以外,在有没有别的装饰了,内裤上的鬆紧带有鬆垮、脱线,

    倒是内裤上沾了不少母亲下体的分泌物,已经乾涸呈黄色粉粖状的长形斑块,是母

    亲的两片耻肉夹挤内裤一整天所留下的印记,吸附着母亲下阴精华小布块,散发出

    无比浓郁的腥臊味,我不由自主的伸出舌头,舔舐着残存在内裤上的分泌物,并且

    将它混合着唾液吞进肚子里。

    「要是母亲能穿着像乾妈那样款式的内衣裤,那该有多好!」

    我将昨天在浴室用母亲内裤自慰时的感受一五一十的说给乾妈听,乾妈笑了笑

    ,从抽屉里拿出一小包东西来。我一瞧,正是那天陪乾妈上街时,乾妈说是要买给

    我的生日礼物。

    「拿去用吧!」

    「但….我的生日还没到呀?」

    「我只说这是生日礼物,谁说是买给你的?」

    「那这又是给谁的?」

    「你妈妈。」

    听乾妈一说,我才想起明天正是母亲的四十二岁生日。乾妈告诉我,她和妈妈

    聊天的时候意外的知道了她的生日,而袋子里的这套内衣裤,正是为了妈妈所準备

    的生日礼物。

    我打开袋子一看,一套深褐色的内衣裤立刻呈现在眼前。内衣裤的款式是法国

    设计师的作品,十分华丽抢眼,但比起乾妈喜欢穿的内衣裤,却显得保守许多,这

    大概是乾妈顾虑到母亲保守的个性,可能无法一下子接受太过前卫的内衣裤。

    「这下子,你不用再烦恼要送母亲什幺礼物了。」

    「但….这是女人内衣裤呀!哪有一个儿子会送母亲内衣裤的。」

    「我儿子仔仔就会,而且你也送过我不是吗?」

    「那不一样,我妈妈是个十分保守的人,我担心….。」

    「别担心,乾妈都为你想好了。你可以这幺说,你说……..。」

    在乾妈的面授计宜之后,我将乾妈交代的每一个字都背在心中,并且独自练习

    了一整晚,深怕会说错任何一个字。

    第十一章
    迟来的礼物

    母亲生日的晚上,姊姊买了个蛋糕替妈妈庆生,并且送了母亲一束花。

    「小弟从来没送过妈妈生日礼物。」

    老姊抱怨着说,但母亲摇摇手说,只要心意到了就好。

    入夜之后,老姊和母亲都回房去睡了,但我却迟迟不感将这份神秘的礼物送到

    母亲手里,就在这个时候,门外突然有脚步声响起。

    「还没睡吗?早点休息,明天还要上课呢。」

    「妈….我….。」

    我从抽屉里战战兢兢的生日礼物拿了出来,并且对母亲说了声生日快乐。

    「妈妈这还是第一次….我….好高兴….。」

    正当母亲要拆开袋子的时候,我赶忙制止了她,并且告诉她原因。

    「这是份神秘的礼物,因为我看妈妈整天忙着家事,从来不曾想过要好好打扮

    打扮自己,一件衣服穿了七八年还在穿,所以,我特地请了张阿姨帮妈妈挑了件衣

    服,张阿姨告诉我,这是每个女人看了都会喜欢的衣服,所以妈妈也一定会喜欢,

    并且这是一件会让女人容光焕发的神奇衣服,但是她并没有告诉我是什幺衣服有这

    神奇的魔力,为的是要给妳一份惊喜。」

    母亲越听越是好奇,也越期待,她对我说了声谢谢之后,便独自回房去了,至

    于母亲在看了礼物之后,有什幺反应,我想都不感想,只是万一出了事,我可以将

    责任全推到乾妈身上,这全是乾妈巧心的设计。

    一夜过去了,一切都没发生。

    隔天,妈妈依旧穿着她那朴素的洋装做着家事,我刻意观察母亲是否已经将那

    套性感的内衣裤换上,但深色的洋装根本看不见母亲穿的内衣样式。

    「喔,对了,昨天的生日礼物….张阿姨替妈妈选了什幺好看的衣服,怎幺不

    穿出来让我门开开眼界?」

    我故意用话来套套妈妈的口风,也藉机糗一糗妈妈。

    「这….这….不适合现在….。」

    「难道妈妈不喜欢?」

    「不是….衣服很漂亮,是因为….。」

    「大概是礼服之类的吧,有机会一定要穿给我看喔。」

    「….嗯….。」

    妈妈不置可否,只是含糊的搭着腔。

    出门之后,我立刻来到乾妈家中,向她细诉母亲的反应。

    「她如果生气,就表示真的生气,如果不说,当然就是喜欢在心理喽。」

    「真的吗?」

    「去翻翻洗衣机内的髒衣服,相信那套内衣裤很快的就会出现在衣服堆中。」

    「乾妈这幺确定吗?搞不好妈妈会将那套内衣打入冷宫。」

    「不会的,相信我,我是个女人,更是个过来人,当初,我是为了满足儿子的

    慾望才会去买那些性感暴露的内衣裤,但渐渐的,我却发现自己已经深深的爱上它

    ,没有女人会抗拒的了美丽的衣服,当然也包括内衣裤在内。」

    「说实在,我对将来的发展一点信心也没有。」

    「我也不鼓励你步上我的后尘,毕竟并不是每一对相爱的母子都有好的结果,

    像我就是个失败的例子。还是顺其自然吧。我这幺帮你,其实只是要让你知道一个

    身为母亲的女人,其实是很需要男人的支持,特别是她的亲骨肉,要让她的一切牺

    牲都有代价才是,就算计画不成功,母子还是母子,祇是方法不同而已,我不会让

    你们步上我的后尘的。」

    「你不是一直很想知道我和我儿子之后的事吗?这是一个令人十分难堪的一段

    往事,我原本想让它深藏在我记忆中,让它永远消失,但是为让你对你和你母亲的

    将来有点信心,我还是原原本本的告诉你吧!只希望你别重蹈我儿子仔仔的路,辜

    负了你母亲的一片心意。」

    「没有乾妈讲的那幺严重吧。」

    「人是很奇怪的动物。其他动物要求的只有基本的生理需求,一只狗,吃饱喝

    足之后,就愿意乖乖听你摆布,但人的慾望却是个无底洞,永远没有满足的一天。

    母子相爱相恋,甚至发生乱伦关係,这幺大的冲击,确实会让人失去原有的理智,

    从心灵、到肉体、在到….这条路将没有尽头。」

    「乾妈,你越说我越糊涂了,我知道乱伦的严重性。其实,在妳还没有向我提

    起妳的故事以前,甚至提醒我母亲和我的微妙关係以前,我根本没又想过这样的问

    题,就算没有办法和母亲进一步发展,维持现在的母子关係不也是很好吗?」

    「你真的这幺认为吗?」

    「这….我….。」

    「你犹豫了,你心理清楚的很,你也知道如果没有这幺做,会后悔一辈子。」

    的确,我真的佩服乾妈洞悉人心的能力,或许曾经身为当事人的她,有着外人

    无法理解的切身感受。我对乾妈说谎,我对自己说谎,儘管我对乱伦有着一般世俗

    的看法,认为乱伦确实罪无可赦,但我也必须承认,在我内心的阴暗面,无时无刻

    不渴望着一亲母亲的芳泽,再加上我的家庭环境、我和母亲的感情,都是酝酿母子

    乱伦情事的不二温床。

    第十二章
    细说从头

    「自从那一夜,我将身体献给儿子仔仔之后,我们就已经不再是母子了。虽然

    这样的情况,早在预料之中,但这对我的冲击仍然十分巨大,一时间真的很难调适

    ,对仔仔而言,我是谁?是亲生母亲?情人?还是只是个洩慾的工具?仔仔不清楚

    ,连我这个做母亲的也迷糊了。

    隔天早上,我在睡梦中醒来,突然觉得下体一阵搔痒,擡头一看,才发现仔仔

    正趴在我摊成八字型胯下舔舐着我的阴户。

    「妈,妳醒啦?这样唤起床的方式很特别吧!瞧,妈妈的小穴连作梦都会这幺

    湿,不如再来做一回吧。」

    仔仔是个性慾十分强的孩子,过去一直处于压抑状态下的他,突然找到了我这

    个可也宣洩性慾的对象,他显得十分的得意,每天都处在亢奋的情况下,倒是我,

    每和他做爱一次,内心的罪恶感就加深一层,让我非常痛苦。

    在无法拒绝的情况下,仔仔火热的阴茎又再度插进我疲累的阴道中。

    我不能否认,在和儿子做爱的过程中,我确实也享受到前所未有的高潮,氾滥

    的淫液甚至能够弄湿整条被单,仔仔在此之前,虽然也是处男,但他做爱的技巧却

    不输任何成年男子,这或许也是他的天赋异稟吧!

    单纯的我,原本只是想提供儿子淫猥的内裤让他自慰,但最后却让自己也陷入

    了乱伦的深渊,但我并不后悔,只要仔仔一心爱我、照顾我、陪着我,一切的牺牲

    都是值得的。

    虽然我已经是他的人了,他可以随时得到我的身体,做他想做的任何事情,但

    他似乎对我的内衣裤依旧情有独锺,因此,在他的要求之下,我身上每天都必须穿

    着那些性感淫蕩的内衣裤供他欣赏、把玩,也只有当我穿上这些内衣裤的时候,他

    才能够真正的疯狂。

    「妈,这些内衣裤妳赶快换上,这可是我花了不少心思弄来的。」

    仔仔不知道从哪里弄来一些十分淫蕩的内衣裤,光是看就能够让人脸红心跳,

    何况是穿在身上供儿子玩弄?

    「仔仔,晚上到房里再穿给你看好不好?妈妈会害羞。」

    也不知道从何时开始,只要我一稍不顺他的意思,他便会对我发脾气,并且大

    吼大叫,让我只好乖乖就範。很明显的,他已经忘了我是生他养他的亲生母亲。

    他拉上客厅的窗帘,将我推倒在沙发上,然后粗暴的扯掉我身上的所有衣服,

    逼我穿上那些极尽变态的内衣裤,我感到非常恐惧,颤抖的将那跳内衣裤穿了起来

    ,仔仔又是将我呀在沙发上,隔着薄如蝉翼的胸罩用他强壮有力的手掌,将我的乳

    房握在掌中挤压、捏拧,我感觉乳房就快爆裂一般的疼痛,但仔仔却异常兴奋,他

    嘴角带着冷笑,另一之手则伸向我的下阴,同样是隔着薄薄的内裤不断柔搓着我的

    阴唇。

    「妈妈还说不喜欢,妳的淫水都将内裤整件弄湿了….。」

    「别再说了….求求你….。」

    仔仔就这样隔着内裤和胸罩玩弄着我的身体将近十分钟,奇怪的是,我从痛苦

    中逐渐的也兴奋了起来乳头勃起僵硬、阴核更是冲血像颗小豆子,仔仔见况,并不

    脱去我的内裤,只是将内裤底部往旁边一拉扯,整着外阴部便一览无遗,在我还来

    不及反应的时候,他的大肉棒早已插了进来。

    「妈妈….这样的游戏….让妳也….兴奋起来了….。」

    「仔仔….妈妈是个….下贱的女人….。」

    「我喜欢….妈妈….淫蕩的样子….我要射了….在穴里….。」

    一股浓稠的热液再度喷射进我的腔中,直达花心。

    这时候,我才真正知道什幺叫做真正的我。过去我一直以为女人只需要精神生

    活,但现在,我不但发现了性了快乐,还发现自己有强烈的被虐待狂性格,在仔仔

    以变态的手法粗暴玩弄我的身体时,我竟然体验到那种穿梭于天堂与地狱之间的滋

    味,只是,给我这一切的男人,竟是我的亲生骨肉。

    到此,我算是彻底的解放了,什幺身为人母的坚持,什幺道德伦常,一切都是

    狗屎,我只知道我是个逐渐步入中年的女人,拥有一具无时无刻渴望被滋润的身体

    ,而那个唯一能够满足我的男人,就是我的儿子–仔仔。

    仔仔将疲软的阳具从我阴道中拔出,望着那根沾满精液和淫水肉棒子,我情不

    自禁的主动将它韩进嘴里,满是异物的阴茎,滋味果然不同,腥臭无比,但嚐在我

    嘴里,却比任何琼浆玉液还甘美。

    「妈妈….妳主动替我含….我真是太感动了!」

    我忘情的举动,仔仔显然也感到意外,他跟着也低下头,用他灵活的舌头舔舐

    着我湿淋淋的阴唇,当舌尖在肉缝间滑动时,我忍不住又洩了两次,他也仿效我将

    我下阴渗出的所有液体全吞进肚子里,母子两做69式的口交,足足有半个小时。

    从此,我可说完完全全是他的女人….或者说,是他专属的性玩物,在发生乱

    伦关係前,仔仔对我这个做母亲的,是迷恋多过慾望,但自从事情发生之后,在他

    心中便再也没有一丝丝爱意,只有无止境的邪恶慾望。

    身受身心煎熬的我,难以致信的竟也深陷其中,或许他是继他父亲之后,第二

    个拥有我的身体的男人,我对他产生了极度的依赖,只要他肯里睬我,就算他对我

    百般虐待、糟蹋都无所谓了。

    我对儿子的百般顺从,让我抛弃了一个女人做母亲的尊严,这却也是我错误的

    第一步,因为仔仔的胃口大了,单纯的性交、做爱,再也无法满足他越来越大的性

    慾。」

    感谢大大的分享
    好帖就要回覆支持

  •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