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别墅里的女士
  • 发布时间:2018-08-25 17:54 | 作者:admin | 来源: | 浏览:1200 次
  • 自从三个月前她转到我们学校起,蜜雪儿?珮格就始终给我一种奇异的感觉。第一件令我不解的事情是她那难以置信的美貌,虽然她自称只有18岁,
    但是她看起来了太性感了,很难信她居然还未成年。拥有丰满的胸博,白净的脸庞上不见丝毫粉刺,完美的金发如瀑布般一直拖到她黄蜂般纤细的腰际,配合高挑纤巧的身材,看起来就像一个头班模特儿。她轻而易举地成为了全校的最漂亮的女生,甚至可能在全镇也是。大多数人把这归结了于她拥有的庞大财富,
    但这也是困惑我的地方……她为何如此富有?只有她和佣人住在镇郊,她父母没和她不住在一起,大家纷纷猜测他们是在外地作生意,可是从没听她说起父母经营何种产业。而且无论谁就此询问她,她都挥挥手并且迅速改变话题。她的家人中唯一曾露面的是司机,每天放学后準时停靠在路边,擦得发亮的豪华银色雪佛莱接她返回镇郊的别墅。除她的佣人外,她从放学直到第二天上学,再也没有人在其他地方看到过她。还有一件怪事-她不喜欢社交?以她的经济能力,可以轻易举行一个能容纳全校师生的Party,但是她总是有所保留。儘管如此,但最怪异之处在于她的态度。每当有其他漂亮女生接近,她都会变得很热情。事实上,她表现通常得太过于亲昵,似乎总想和其他漂亮女生粘在一块。我就曾瞧见她神情暧昧地盯着我们班里漂亮女孩。据此我立即将她归入了女同性恋的行列,但是她似乎极其厌恶所有的男性,对男人都爱理不理的,更不允许任何一个男生触碰她,包括我在内。或许,她可能更喜欢女人,但是哪个女人会对异性表显出如此的漠视?这真是地狱啊,暂且不论那些帅气的小伙们,我对自己的身材样貌可是相当自信的,但在她眼中,彷彿我们只是一团空气。
    有太多的疑点,她一定在隐藏着什幺,我要把它找出来。那天放学后,我偷偷地尾随在她车后,跟蹤到她家。攀过围墙,穿进后院,朝着别墅后面进发。在到达花园时,突然一条德国猎犬向我沖来,幸好事先有準备,丢出几块带肉的骨头把它引开,我趁机躲进灌木丛,绕到房子的后面。偷偷向上方看去,见蜜雪儿站在二楼窗前眺望远方,手在头髮中拨弄着什幺。渐渐地,她的眼睛似乎离开了眼眶,在我想看得更清楚之前,她关上窗户离开了。刚刚发生什幺?我有些不相信自己的眼睛。稍等了一会,我几步窜到窗户下方,墙边有一排生长着葡萄的铁架,攀上架子,踩在房屋突出的地方,三两下双手就扒上了窗户边沿,探出头小心窥了眼房间。还好,蜜雪儿已经离开了,房间里没人,轻轻地用小刀撬开了窗户内侧的插销,
    然后跃上窗台爬进屋里。
    蜜雪儿的卧室是别墅里最大的一间。四下张望,我的目光立即被身边的床所吸引,这是一张盖有天鹅绒被子的圆形大床。但我惊骇地看见,躺在被子上的竟是蜜雪儿?珮格的皮。立时噁心地几乎要吐了。上帝啊,难道谁杀了她,还残忍的剥下她的皮??很快我冷静下来,弯腰检视周遭,
    然后又把房间检视一遍。到处都没有血迹和任何凶杀的迹象。回过头来再次检视那张皮,小心地触碰了它。它仍然很温暖,就像刚被穿过一样。拿起它并转到背面,蜜雪儿长长的金色的秀发随意得飘散在背后。我把头髮播到一旁,发现它的背面一条已经被拉下的小拉链。拉链是塑胶製作的,并染成与蜜雪儿皮肤同样的颜色。加之有头髮遮挡,几乎不会被发现;
    除非有人靠得很近在蜜雪儿的背后摸索。皮肤得内部非常平滑并呈现淡淡得粉红色,内侧布满无数细小的孔洞,穿着者可以透过他们呼吸。毫无疑问,这张皮是人造的;
    它只是一件橡胶套装。房间的一面墙是一个巨大的整体式衣橱,我打开壁橱,正对门墙壁上摆放着许多女人的服装,衬衫,裤子和鞋子等。右手边的衣架上挂着六副与我在床上看到同样的蜜雪儿皮。我完全惊呆了,毫无疑问蜜雪儿?珮格是一个十足的冒牌货。
    令人吃惊的还不止这些,在皮的旁边是几件男性的上装和男式衣物,在更里面的墙壁上张贴有报刊和杂誌的剪报。他们共同的主题是同一个人──麦克?派克。我从新闻中得知过──他已经相继在九个州的银行疯狂进行抢劫,在逃逸之前抢走了数百万美元还射杀了四个人。如果没记错的话,派克是个瘦小的男人还相当年轻。难道是他伪装成蜜雪儿?珮格?他带着所有抢来的钱逃到这,并伪造了这个的假身分?我承认,
    它的确相当聪明。当警察正在拼命找寻一个二十几岁的卑鄙男人时,谁会将他同一个富有又漂亮千金小姐联繫在一起。当我正要转身逃跑时,突然感觉有人用棒子狠狠地砸在我的后脑上。倒地前,最后见到是一双长满腿毛的脚,然后眼前就是一片黑暗。
    当再次醒来的时候,感到我被绑在一个黑暗房间里的椅子上,嘴被塞住了,但没有蒙眼睛。随着眼睛逐渐适应,我知到了这是在别墅的酒窖。巨大的酒架上一瓶瓶的葡萄酒,在我面前几步处的左上和右上方被整齐地排列成行,
    相比地下室内其他比较宽敞的区域,我所在的地方显得更为隐密和阴森。一束光照穿过门远远地照到右面墙壁上,然后随着门关闭而消失。三个脚步声朝我走来,是三个男人,其中一个携带了小型的手电筒,因此他门没有开灯。从手电的发出的余光,我认出打手电的男人正是麦克?派克。另外的二个男人一定是他的同伙了。大概就是他们佯装成司机和佣人,使派克的布置显得更可信吧﹗
    麦克?派克把手电光直接对準我的眼睛。“你是学校里,那些臭小子中的一个吧?”他咆哮道。“哦,我认识你-你不是想和我约会吗?好吧,你现下如愿以偿了,小子?”他摆了诱人的姿势,
    但是看起来异常的滑稽和可笑。“还想追求我吗?”在他旁边站着的二个男人呵呵地偷笑。我全身感到一阵恶寒。

    “既然被你发现了我们的小祕密,小孩,”他恶狠狠地道,
    派克在我的右上方冷笑,脸上满是不屑。“那幺我们要在这里好好‘照顾照顾’你,就现下吧。”他转向左边的那男人。“杰瑞,枪,他说。左边那男人耸耸肩。
    “头,我以为它在你那儿。”
    “什幺?我没告诉过你,在楼上……”
    麦克右边的男人提醒道︰“等一下,头,我们不是在最后一次抢劫后丢弃了所有的武器吗?”
    麦克愣了一会儿,
    然后他低声地咒骂了一句。“哦,对了,我们好像没有丢掉全部的武器,还留有一把枪放在附近。杰瑞,你跟我上楼去找一下。鲍伯,你待在这看着这小子。”
    麦克和杰瑞转身上楼去了,留下第三个男人监视我。如果要逃跑,我想现下就是最好的时机。但是该如何解决这个家伙呢?我考索片刻,注意到麦克留给他的手电,光仍然照着我的脸,有了主意。我擡头望向那些装着葡萄酒的瓶子,嘴角还流淌着口水。嘴里还发出‘咕噜、咕噜’吞咽的声响。
    “干什幺?”鲍伯问。他注意我在看酒。“你想要喝酒?恐怕你还没成年吧?”我哼哼了声表示抗议,但他不理我。“你也许不能喝,但是我可以来上一小杯。”他转身去倒酒,我偷偷摸出了藏在衬衫袖口里先前用来撬锁的小刀片,幸好没被他们收走。刀片来回几下绳子就割断了,我的双手再度获得自由。鲍伯还在倒酒,
    我弯腰迅速地解除了脚上的束缚。当他再次面对我的时候,
    我依然假装像被绑着。他向我询问1920的葡萄酒如何如何,但是我只是耸耸肩。我只是个16岁的中学生,
    并不是一位品酒师。当鲍伯再一次转身时,我立即离开椅子窜到酒架后面。手肩并用在鲍伯回应过来之前把酒架推倒。倒下的酒架压向鲍伯,我听到某些东西和地板碰撞而发出的巨响。接着,门口的光线再次亮起,我趁机跑向地下室的另一侧,身体紧紧地贴在墙壁上。
    杰瑞听到声响跑下楼梯过来检视发生了什幺状况。“上帝啊﹗”他惊呼道,因为他已经看到被压在酒架下的鲍伯。趁杰瑞背朝着我,偷偷跑到通向一楼的楼梯的下面,藏在通向一楼的扶梯阴影中。杰瑞弯下腰推了几下鲍伯,可鲍伯并没有回应。“噢,妈的,这下惨了。”杰瑞抱怨道,急着出酒窖回一楼寻求帮助,一边上楼梯一边大声呼喊麦克,我突然从暗处窜出,从楼梯扶手的空隙中伸手抓住了他的脚踝。用力向我的方向一拉,失去重心的杰瑞向后跌倒,脑袋撞在混凝土地面上鲜血直流。看到那场景,我又是一阵反胃。虽然很噁心,但是现下没空去考虑这些,我要去叫警察。
    回到一楼。很幸运,地下室的声响没有引来麦克。我不知道他在一楼或二楼,因此我决定去二楼报警。快速的撇一眼一楼的布局,我推测出卧室位于二楼的大概位置。二楼有许多的衣橱和储藏室可以供我躲藏争取时间等待警察的到来。顺着楼梯步上二楼,刚上二楼迎面就碰上了麦克。他邪恶地对我狞笑。
    “好吧,看这。”他一把扣住我的肩膀,力量出奇的大。“没有枪,
    但是还有其他的方法。”他怒吼中举起了我的脚,拖着我来到客厅上二楼的阳台护栏边上。他想摔死我,这可不是在开玩笑,不说两层间4,5米的高度,一楼的底板上铺满的可是冰冷坚硬的大理石地板。麦克一手捉住了我的头,另一手拎起我的脚準备将我丢下去摔的粉碎。陷入疯狂中的他给了充满了力量,任凭我怎幺挣扎都不起作用。
    他哇哇怪叫着将我丢了出去。离开阳台坠下的瞬间,在脑子回过神之前,下意识的,我一手抓住了楼顶上悬挂的水晶吊灯垂下的装饰珠帘并死死抓紧使自己不掉下去。慌乱中,我另一只手扫过麦克的头,一把他的头髮揪在手里。也许是先前他丢我时用力过猛,
    在我用力的拉扯下他失去了平衡。纤细的木质护栏不堪支撑他的体重,伴随着‘哗啦’一声栏桿的断裂,麦克尖叫着摔到一楼坚硬的地面上。甚至从我的高度都可以清晰地听到他的头部和底楼地板撞击发出的碎裂声。
    我挂在吊灯上等待其他人被巨响惊动过来检视,但是过了许久都没人来。看来可以确定,在这幢房子里再没有其他人了,否则他们会听到麦克临死前的惨叫而前来检视。我晃动吊灯使自己较靠近二楼阳台,在吊灯向上摆动时攀住了二楼的地板,双手用力抓住边沿使全身吊在上面。在我脱离后的吊灯来回剧烈地摇摆,最后吊灯顶部固定端螺栓承受不住摇晃而断裂,坠落的水晶吊灯正砸在麦克的头上。毫无疑问,
    他死定。
    我喘息着爬上二楼,突然数百万计事物飞快闪过我的脑海。我简直不能相信那些都是我做的﹗上帝,我从不曾想过仅仅靠我一个人就能打倒了三个成年男人﹗原先我在体育课中攀登粗绳的高度甚至不足二英尺﹗我甚至都很惊讶我居然能设法闯这房子。其次,我以前从未用过小刀;
    当初仅仅是在路过五金店时才捡起因刀柄损坏而被抛弃的刀刃。还有那张皮,当我把它拿起来时,脑中一片空白,刚刚準备……摇摇头。现下不应该想这些,我应该打电话给警察。
    拿起电话,我愣住了。因为这意谓着警察马上会来这里并质问我一连窜的问题。他们会想要知道为什幺在房子里有一个死去的男人和二位受伤的男人
    (如果他们仅仅只是受伤的话)?首先联会想到我为什幺在那里?然而我想不到一个比偷盗更好的理由了。虽然父母很少管我,朋友也不多,但相对来说我还是个好学生。他们或许认为我闯入房子是为了偷东西,这已经是最好的假设了。最糟糕的情况是,他们将以谋杀罪起诉我。当然,这可以算作正当防卫,但这并不能表示我可以没事了。他们仅需给你的档案上记一笔,
    那你剩下的生活和求职等方面都将变得更加困难。我该怎幺办呢?
    我稳定了一下情绪,首先做的事是锁紧酒窖的门,
    防止杰瑞和鲍伯醒过来对我不利
    (如果他们还能醒过来的话)。然后在一楼四处查找了一番,看看有没有什幺可以帮助我的东西。接着我想起了那些在麦克壁橱中发现的神奇的蜜雪儿皮。我跑回二楼再一次找到那间卧室。那张皮已经不在床上了。我来到衣橱前打开橱门,在衣架上整齐的挂着七张蜜雪儿的皮。他已经收起了今天穿的那件,放回壁橱中和其他的摆放在一起。我取下一个衣架,把皮从架子上褪下。刚做完这些,就听到‘哔’一声轻响,然后存放皮肤和男性衣物的那堵墙里滑入它们后面墙壁里隐藏了起来。我猜刚才是触动了某种将密室隐藏起来的机关。在壁橱里四处搜索一番,发现一个藏在地毯里的小机关,推展开关隐入墙内的密室又退了出来。
    在弄清了机关的操作后,我的视线又回到了手里蜜雪儿的皮上。它是一件紧身橡胶套装,
    是按照那恶棍麦克?派克的身材设计的使他可以伪装成 
     腆的蜜雪儿?珮格。但是能适合我的身材吗?脱去身上所有的衣物,拉开了在蜜雪儿套装的背部的拉链。然后擡起我的一条腿慢慢滑进套装的脚部,尺寸正合适,我的腿似乎完美地溶入蜜雪儿的大腿。我活动了下脚趾,蜜雪儿的脚趾也作出相同的动作。我弯下腰把另一条腿也套进蜜雪儿皮里接着提起套装的腰部和臀部,罩在相应的部位上。这个臀部对我来说稍有点偏大,
    但是套装在这部位还添加了填充材料使我的屁股显得更加肥大。在裆部我发现了一个小口袋,可以装入我的“小弟弟”,袋子连接到蜜雪儿的人工阴道,
    使我不需要在脱下套装就能“使用”洗手间。我将蜜雪儿的双峰拉到自己的胸前,
    双手慢慢滑进她的线条优美的双臂,我的平坦胸博也被她的大丰满的胸脯覆盖。将背后的拉链稍稍拉起,在套装压力作用下将我的身体收紧,呈现出蜜雪儿迷人的曲线。这样一来我就拥有了她的身体,接着是她的脸。我提起头部──蜜雪儿的面具,低头套在自己的脸之上。拉住她柔软的脸颊覆盖上我的脸,微微用力将五官调整到蜜雪儿面具背面相应的位置,使两者完全紧贴。最后的工作了,拉起拉链完全封闭后背,让蜜雪儿面具上连接的长髮飘落,稍稍梳理,拉链被完美地掩盖。
    衣橱的墙上,一面全身镜映出了我的转变。现下我已经完全成了蜜雪儿?珮格。她玲珑浮凸的身材和足以使人晕炫的美貌现下我都是的了。更令人惊讶的是,随着我说话,从嘴里发出的居然是蜜雪儿柔美的声音。我想在颈部一定装有改变声音的电子设备。我噘起小嘴,
    然后擡起膝盖,手指轻轻拂过秀发,作出一个性感而撩人的姿势,太神奇了,即使最微小的动作都透过蜜雪儿的皮肤被完全演绎。看着镜中的我想到,如果我是蜜雪儿,我必不甘于成为一个隐居者。我会是穿梭于上流社会的交际花,一个甜甜的宝贝儿;将会是整个的学校中是最时尚最亲切的女孩;将会是毕业舞会的女皇,拉拉队长,大学研究生或烹饪高手。有了这个身体,我可以去任何地方做任何事。
    但毕竟这只是假设,回到现实。现下该如何是好?我不得不打电话给警察告诉他们这里发生了什幺。我不能呆在的脏乱的现场,必须脱下这身人皮套装去寻求帮助。
    又或者?一个计画在我的脑中形成了。我想,也许我能使用这个,使我更加有利……
    也许你已经听说了蜜雪儿?珮格后来的故事。警察在当天下午
    500
    接到了一个不明身分男子的报警电话,称有一群身分可疑的男人闯进了保罗和丝特芬妮?珮格(蜜雪儿父母的名字)的房子。警察在10分钟后赶到,发现了麦克?派克的尸体,
    这个曾在九个州实施银行抢劫并杀害数人的暴徒,在跌下时摔断了脖子,坠落的吊灯刺穿了他的身体。还在地下室中找到了同案的另两个匪徒──杰瑞和罗勃特。杰瑞的头部受到了严重的脑震荡,罗勃特则被压断了脊梁。警察在他们旁边发现一张椅子和被割断的绳索,
    推断某人曾被绑在这里,
    后来又设法逃脱并弄伤了杰瑞和罗勃特。这对强盗兄弟,虽然还有少许的记忆,但已不记得的是谁将他们打倒的。在二楼,警察发现了赤裸的蜜雪儿?珮格小姐,她被捆绑手脚,蒙住双眼,嘴也被封条封住,关在走道的衣橱里。透过对蜜雪儿询问后,警察得出了推测出事件大概经过︰放学后在学校泊车场,三个劫犯中的一个取代她的司机并将她绑架,然后将其劫持到蜜雪儿家。随即,他们扒光她的衣物,把她捆在衣橱里,
    也许稍后还会侵犯她。三个劫匪佔据她的房子準备休息时,发现了有其他人入侵了屋子。当劫匪们和蜜雪儿进屋的时候,后来打电话给警察很可能是窃贼的第四个男人当时已经在房子里了。证据是,在蜜雪儿卧房窗户的下方花园中留下的脚印;房子一侧因攀登而被压碎了的葡萄;一柄没有把手小刀刃;残留在房子里的一些花园的泥土;蜜雪儿卧室中包有$700的垃圾袋以及在珮格家的睡着的警犬旁找到的一些掺有安眠药的牛骨头。
    故事的发展是这样的
    一个窃贼潜入了珮格的宅邸,喂了狗一份牛肉使它睡着,
    然后透过铁架爬进蜜雪儿卧室的窗户。由于当时没有人在屋里,窃贼开始了偷窃,他用了一个垃圾袋装起来贵重物品。当他离开卧室到房间去的时候,蜜雪儿和派克等人进入了房子。在那之后发生了某些事,最终窃贼被绑在了地下室中,成了派克的第二个已决犯。蜜雪儿当时正衣橱中挣扎试图逃离。稍后,窃贼挣脱他的束缚,
    击伤了那两个绑匪,
    并把他们锁在地下室,随后在遭遇派克和他搏斗,最终将他杀死。最终,窃贼打电话给了警察,
    而且决定放弃他的战利品,毫发无伤地逃离现场。
    当地的报纸称他为“英雄窃贼。”在故事公开后,人注意蜜雪儿的父母没有出面澄清。一个流言渐渐传开,派克可能在劫持他们的女儿作人质前,就已经杀保罗和丝特芬妮?珮格并将他们的抛尸荒野。无论如何,
    蜜雪儿?珮格依旧能够继承她父母留下的庞大财产。
    事情至此暂告段落,但我并不能安心理得的将数以百万计美元的赃款纳为己用,即使它们是从最初的罪犯那里偷来的。可是蜜雪儿?丝特芬妮?珮格是如此有性感,我总不能让她去过乞丐般的日子。为了弥补心理上愧疚和因这次事件造成损失的四个受害人的家庭,
    我每个都寄去了100万美元。其余的钱我做了投资,很快我的财产就突破了十亿。
    我会在两个身分中切换吗?不。我给家里写一封信,告诉他们我参加了一个商队出海去了。我不认为他们真的介意这些;
    事实上,当我在附近城镇见到他们的时候,他们和原先一样有说有笑。我甚至时常和他们聊天,
    还和他们成为了好朋友。如果我举办一个宴会,一定邀请他们出席。
    现下,我完全作为蜜雪儿?丝特芬妮?珮格生活着。并且确信,比起曾经是一个单纯的男生时,现下变成漂亮宝贝儿的我在学校中更受欢迎。我作为蜜雪儿吃饭,睡觉,学习,玩乐。仅仅只在沭浴时,脱掉那令人惊奇的皮肤,
    洗完后再穿上,为她作清洗。我甚至已经开始对作为男孩的生活感到陌生,必需承认我满意现下的生活。我有了新的朋友,新的感情和新的生活,可是我并不快乐。
    有时我会想我为什幺在这里。如果事件重演,我可以用相同的速度和技巧处理它吗?某天,我身着泳装在屋后的庭院中作日光浴,那条忠诚的德国猎犬
    (就是当初那条,已经被重新调教了)
    陪在身边,用手提电脑将一条广告发到网际网路上“需要解决问题吗?请联繫我……”
    我停顿了一下。我需要了一个称呼。女超人?热辣女生?不,都太庸俗。有点优雅,
    有点性感,有点俏皮,再带有一点个人特色。向上扫一眼我的宅邸微微一笑,有了。

    这幺好的帖
    不推对不起自己阿
    太棒了

  •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