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我成了下酒菜
  • 发布时间:2018-08-25 17:54 | 作者:admin | 来源: | 浏览:1200 次
  • 三年前,老公去了国外,他要我把网装上,方便联系,尽管在此之前,我们的婚姻发生了许多问题,但我还是听他的,装上了网,随时查收他发来的EMAIL,或者在MSN上和他聊聊天。
    从结婚开始,我们的性就开始不和谐,老公对性的冷淡超乎我的意外,一直以为,象我身材这幺好的女人,老公应该很喜欢。但平均每月一次的性生活,让我不得不相信,老公生理有问题。接着,他又查出,精子成活率几乎为零,我提出离婚。老公死也不肯离,他说他不能没失去,没了我,他宁愿去死,想起我们之间的恩爱,想起从我大学二年级和他恋爱开始,他对我的各种关爱,象哥哥又象父亲,我也实在不忍看他痛苦。老公的家人大多都在国外,在他和我结婚前,就开始办理他出国,他说他出去安定下来,就接我也出去。
    安了网后,我在聊天室认识了一个叫锺山的网友,很聊得来。他在国外生活了十多年,然后回国创业了,在北京开了一家公司。因为老公也正在国外,所以我很愿意多知道一些关于国外的事情,锺山说,其实中国人在那边,开始的生活都很辛苦,后面即使生活好起来了,有车有楼了,但因为没有归宿感,内心也是很痛苦的。他在国外的生活虽然不错,但他始终想回国,他太太不肯回国,就带着两个孩子留在那边了。他和几个一起留学的同学,又一起回了国,大家互相帮助,互相扶持,在国内,都有了很好的事业基础。
    锺山问我,为什幺不和老公一起出国,我说,当年老公办出去时,还没和我结婚,后来结婚了,因我大学学的不是英语,我怕出去了,我的语言不行,和老公说,我先学一下英语,等英语好些了,再办我出去。锺山说他和太太的感情不是很好,因为他家里的收入一度以他太太为主,他太太说了很多让他伤心的话,这也是他想回国的一个原因。我也说了我和老公的情况,锺山得知我和老公性生活次数如此少,很吃惊,说没法想象,我说我倒也很习惯了。他说要是有机会,我和你做做,让你知道什幺是性福,我连说不要。他问我长得漂亮性感吗?我说我即不漂亮也不性感,又矮又胖,是比较丑那类人。他也没再和我说这种话题了。
    那年五月中旬,我和同事包秀英去北京学习一个月,学习一种新的计算机管理系统,上午上课两个半小时,下午上机实践两小时。包秀英是个计算机盲,并且不爱动脑,凡事都要问我,弄得我很郁闷,偶然翻到锺山的电话,就给他打了个电话。锺山说今天他请我吃饭,下午五点来招待所接我。我们住的是四人房间,本来我和包秀英住同一房间,但因包秀英的妹妹家在北京,又离我们的学习地点很近,她就去她妹妹家住了。锺山来接我时,同房间的另一个人问我,是谁啊?我没告诉她是网友,我说是我老公在国外的朋友来请我吃饭了。
    吃饭时,锺山说见到我,感到很意外,因为以前我告诉他,我长得很丑,可是我非常清秀,我说以前觉得反正也不认识,都是随口说的。他说这回可不能再随口说了,咱们是朋友了。锺山一表人材,177的个头,匀称的身材,说话幽默,我对他很有好感。
    吃完饭后,他带我去看天安门广场夜景,走路时,他很自然地把手搭在我肩上或轻轻地揽着我的腰,我们俨然一对恋人,边逛,锺山边向我介绍,逛完,锺山轻轻对我说:去我家坐坐吧,声音轻柔得让我的心不由地蕩漾起来。
    锺山的家在北京很有名的小区A庄,锺山说这里的早期住户,都是名人显贵。锺山的家在顶楼,进了门,锺山便抱住了我,对着我耳边轻轻地说:“一见你就喜欢了”,我想推开他,但他抱得更紧了,一边在我脸上,额上,嘴上到处亲吻着,一边抱着我坐在沙发上,第一次和老公之外的人这样亲热,我一边躲闪着他,一边不由自主地配合着他,他的手移到我的胸脯上揉搓,有些吃惊地说:“没看出来,你的乳房真大呀,让我看看……”
    他把我上衣推高,想把乳罩解开,但一时解不开,就把乳罩也推高,我的一对奶子立刻象兔子一样跳了出来,高高耸起,他说:“天啊,太漂亮了…….”就噙住奶尖,开始吸吮起来,两只手不停在我奶子上揉弄着。
    我的奶一直是我的软肋,一点点刺激,就能让我兴奋不已,被他这样吃啃抚弄,觉得全身的血液都流向乳房,乳房涨得都有点疼,乳尖奇痒,忍不住向上挺,希望他吸吮得用点力。这种痒劲汇成一股痒流,在全身流窜,最后集中向下身汇集。我忍不住扭动着身体,呼吸急促起来,面颊发热,全身软绵绵的。
    他边吸奶,边动手脱我的衣服,我擡手配合他脱去了我上衣,他扯去胸罩,捧着我的两个奶不停地吃吃这个,再吃吃那个,两只手也没闲着,握着奶不停地捏弄。我被刺激地呻吟起来,打了一个哆嗦,只觉得下身一股水,涌了出来。刚好锺山的手,从裙子下面伸了进来,我的水刚好浇在他手里,他说:“呀,出水了,”就用手在我阴户上,轻轻地按摩了几下,然后把我的裙子与底裤,一起扯了下来。
    我一丝不挂地躺在锺山怀里,一脸的羞赧,我被他弄得,全身麻痒,特别是下面,又涨又痒。他迅速脱光,然后把我抱到房间里的床上,我顺从的分开大腿,当他的阴茎顶进来,一种从没有过的快感,一下子传遍我全身。随着他的抽插,我不由地大声吟叫,他越插越快,我叫得上气不接下气,不断把屁股擡起来,以便让他插得更深。突然觉得我的下面,象被电击了一下,我整个人都飞扬起来,我高潮了。这是和老公从没有过的,这种感觉太美妙了,我全身都颤抖起来,太快乐了!
    做完后,锺山把我搂在怀里,我也搂住他说:“我太快乐了,从没有过这幺快乐!”,锺山说:“你老公不行,没让你尝到过滋味,以后,我要让你好好享受一下做女人的快乐!”,我亲了他一下,把脸埋在他怀里。他说:“今晚别走了吧,你那里的住宿条件也不好,不如你就住我这里,我可以开车接送你!”我点了点头说:
    “我打个电话给同房间的人,告诉她们我住在朋友家了。”
    夜里,锺山又做了一次,我又来了高潮,心里快乐而幸福。睡觉时,锺山把枕头向下移到与我胸口平齐,他说这样,他可以吃着我的奶睡觉。他笑我说:“你以前说你又矮又胖,我以为是真的呢,结果,你胖的,只是乳房。”我说:“我才157,就是不高嘛。”锺山说:“男人最喜欢你这种身高的女人,做爱什幺姿态都能做,没见过哪个女人,有你这幺好的身材,小蛮腰,大乳房,太美了!让我再好好看看!”
    “你的乳房真是太漂亮了,不过一看就知道你老公没怎幺爱抚你,你看你的乳头是内陷的,要是男人经常打理,不会这样的。”锺山边说,边用手挤弄着我的乳尖,我说:“是的,我老公极少吸我奶,他不喜欢!”“你这乳房是极品漂亮乳房,他不喜欢,真是奇怪!”
    就这样,我侧着身,让锺山叼着我乳头入睡,这种被男人吃奶的感觉是那幺好,女人舒服且享受,又不由可怜自己,以前从没有过这种感受,老公连这个都没给过我。
    学习时,我的思绪会时不时飞走,想到锺山,一朵红云会飞上面颊,下午上机时,包秀英对我说:“方宁,你今天脸色怎幺这幺好?”我一笑说:“是吗?可能是昨天和同学见面,高兴的。”“你不是说在北京没同学吗?”包秀英从来都喜欢刨根问稍的,“我有个大学同学来这出差,和我关系很好的。”我回答她。
    一周过去了,每天下午五点,锺山来接我出去吃饭,我让他把车停在离我住处稍远的地方,我走过去,我不想人看到我天天和一个男人出去。我觉得我迷恋上了这个男人。
    周五,锺山来接我时,车里还坐着另一个男人,锺山介绍说是以前一起在国外留学的同学,名叫金歌。金歌平时特别忙,经常在外地打理他的分公司,今天刚刚回来,为了方便,锺山给他留了一个房间。金歌看上去高大健壮,183的个头,脸色黝黑,一看就是经常在外面跑的人。我和金歌握手时,他把我的整个小手,都有力地握在他的大手里,我有一种异样的感觉,又说不清是什幺。
    吃饭时,金歌殷勤地为我夹菜,问我生活上的一些琐事,金歌和锺山也不时聊着他们的同学的事,时不时说那丫的,说得我直想笑。吃完饭,几个人去逛了一下商城,锺山非要给我买一条价格不菲的红宝石手链,金歌买了一个白金项坠也要送我,说是给我的见面礼,我再三推脱不过,只好收下了。
    晚上,我先完澡,回房间时路过金歌的房间,心里一阵慌乱,赶快回到房间,觉得心神不安,象有什幺事要发生一样。锺山把我抱在怀里,不断地亲吻,说有他在,要我一切都不用担心。我渐渐融化在锺山的怀里,随着他的爱抚心潮蕩漾起来。
    我一丝不挂地躺在锺山身下,半闭着眼,享受着锺山在我体内的轻轻抽插,突然我听到门吱地响了一声,擡头一看,啊,是同样一丝不挂的金歌,大步地走了进来,慌乱中我从锺山身下挣脱出来,拉过毛巾被把自己盖上,推着锺山说:“你快让他出去!!!”
    金歌在我身边坐下来说:“我不出去,你这幺漂亮,我喜欢你,咱们一起做爱!”我说:“不!”,我拉着毛巾被蒙上了脸,心里希望锺山能说句话。只觉得身上的毛巾被被强拉起来,我的身体露在了外面,正想再拉回毛巾被,只觉得我被按住了,我的两个只乳房被人握住,然后就觉得我的两个奶头,在被人吸吮了。同时有两只手,在我的两腿间抚摸着。
    我拉下毛巾被,睁开眼,映入我眼帘的是一幅极其淫蕩的画面,我的两只奶,被握在两个男人的手里,高高耸起来,两个奶头,在两个男人的嘴里被吸吮,另两只手,在我的大腿间抚动着。从没想过两个男人可以一起吃女人的奶,我被一种从没有过的刺激弄得异常兴奋起来,两个奶被两个男人吃的似乎要涨破,他们轻轻地吸奶,时不时把奶头吐出来,又吸回嘴里,弄得我的奶头奇痒,很希望他们用力吸,或者用牙咬一咬,可他们一直是轻轻地吸啊,舔啊,舌头在奶头上打着转,我的奶头钻心地痒啊,我忍不住挺起胸,想把两个奶更多地能送进他们嘴里。
    金歌说:“反应不小啊,发浪了呀,”锺山说:“多吃一会奶,她奶特别敏感,给她吃来个小高潮。”哦,我明白了,原来锺山和金歌是一伙的,设计要玩我,但此时我已经全身酥软,热血沸腾,两个男人都用一只手握着奶捏弄,另一只手在我身上游走,不时在我的阴蒂上按几下,我实在受不了这种刺激了,奶子涨得发痛,奶头和下身痒得象有无数小虫涌动,一个颤抖,我的下面喷出了一股水,粘粘滑滑的淫水,让两个男人兴奋不已,金歌说:“她来高潮了,小逼喷水了!”,锺山说:
    “我说她敏感吧,一看就知道以前没人弄过,你先上!”
    此时的我,已经被性的渴望烧得不知羞耻地吟叫起来,并且把两个腿大大的张开,以配合男人的手指在我的阴户中抽动。突然金歌把我的手按到他的阴茎上,说:
    “摸摸我的鸡巴,大不?”天啊,又大又粗,并且是弯的,象一根弦的弧度,“喜欢吗?”金歌问。
    “喜欢,”我用几乎听不到的小声回答。他哈哈笑了一下说:“现在我就用大鸡巴操你,把腿擡一下,自己用手把逼掰开,好方便鸡巴进!”我竟然听话地擡起腿,自己用手把阴户扒得大大的,让他的鸡巴插了进来。
    “呵呵,开始听话了,”锺山说。
    “只要肯调教,淑女变淫妇,什幺样女人咱都把她操服!啊,啊,小逼真紧啊”。
    金歌的鸡巴在我的阴道中慢慢地磨着,那种涨满的感觉让人感到舒服,锺山凑近我,把他的鸡巴,塞进我的嘴里。我从来没想过替男人吃鸡巴,总觉得那东西很髒,然后现在,我情欲高涨,可以做以前没想象过的事情。
    金歌的鸡巴磨着磨着,突然猛向里面一沖,尽根插入,我大声叫起来,子宫好象被撞得都震动起来,一种巨大的快感一下子从我阴部向周身泛开,金歌用数浅一深方法玩了一会,停下来,俯在我身上,捧着奶吸了一会,然后又开始轻轻的抽插,我已经是淫水泛滥,呻吟连连,金歌又开始了急促的抽插,鸡巴暴风骤雨一般强有力地撞击,抽插速度越来越快,二人的交合处发出啪啪的响声。我吐出锺山的鸡巴,上气不接下气了,断断续续地从喉咙深处发出淫叫声,我高潮了。
    金歌注意到我的战栗与抽搐,停了下来,俯下身亲我的嘴,我星眼朦胧,强烈的高潮快感让我忘记了一切,我搂住他的脖子,用双唇去迎接他的吻,“小婊子,挨操舒服不?”金歌问我。
    我闭上眼眼,不回答他,他笑了笑说:“哦,你是淑女啊,就是被操得花枝乱颤,呵呵。”
    锺山说:“我上会?”金歌从我身上爬下来,说:“你要控制一下,别射,咱俩要把她送上三个大高潮,你现在要来猛的,让她在这次高潮基础上,下次更强。”
    锺山大力抽插,我上次的高潮余波还没结束,很快又被推上另一个高峰,再次呻吟起来,金歌把鸡巴插进我嘴里,大大的鸡巴头堵住了我的声音,变成了呜呜的低鸣,一阵颤抖,我又来高潮了,我的脚指头在锺山的肩头不停地战栗,我吐出金歌的鸡巴,喉咙里发出一种奇怪的声音。
    锺山说:“我来了!”拨出鸡巴,射在我肚皮上,金歌笑着说:“你丫的不能忍忍?”锺山用纸擦干净我的肚皮,说:“谁有你那本事啊?你和大于,都是他妈的驴,”金歌又趴到我身上,把我的两个奶子拥得非常近,两个奶头几乎碰到一起,然后含住两个奶头,一起吸吮着,同时鸡巴又插了进来,我把两个腿盆在他身上,此时的我,完全陷在肉欲里。
    “小骚逼,喜欢挨操不?”金歌问。
    “喜欢。”我的声音小小的。
    “大点声说,是一个人操你舒服,还是两个人操你舒服?”
    “两个。”说这话时,我知道我的脸在发烧。
    “她的逼肉会收缩,很会夹呢,上次夹得我都动不了了。”锺山说。
    “是吗?活逼啊,现在夹夹我鸡巴啊,”金歌的鸡巴停止了抽插,等着我夹他。
    我收缩阴道的肌肉,试图夹紧金歌的鸡巴,但他的鸡巴太粗,我那里用不上劲,小声说:“夹不动,你的太粗了。”
    “我已经感觉到你逼动了,真舒服,你怎幺会这种高级房中术的?”金歌问。
    “她说她以前得了痔疮,就开始练习提肛,说是锻炼括约肌能帮助治疗,结果整个阴道的肌肉都会动了。”锺山代替我回答。
    “收获真大呀,把逼练成活逼了,你可真是个尤物啊,奶大逼小,还是活逼,你不让男人多操操,不是暴殄天物吗!”金歌揉着我的奶,又开始抽插。
    一波波的快感,在我的身体内泛滥成灾,我全身酥麻,连每一个毛孔都舒服得在伸展,当金歌的鸡巴又开始快速沖击,我又快到高潮了。金歌突然停下来,任我拼命向上挺屁股,他仍然不动,他用手擡起我的下巴说:“说,你是不是婊子?”
    “是啊”,我赶快回答他。
    “再说,我没听够呢。”他还是不饶我。
    “我是婊子啊,喜欢挨操,操我吧…..”我的声音都在发抖。
    “说说你为什幺长这幺大的奶,这幺小的逼!”
    “我长这大奶,小逼,是为男人长的,为了挨操长的……”
    “呀,我操死你这个骚逼……..”金歌抽插的速度,象飞跑的马蹄落地一样快,在一片淫声浪语中,我高潮得快要死了,整个人都飞了起来,紧紧地抱着金歌,手指都扣进他的肉里。金歌拨出鸡巴,射在我的阴户上。
    三人一起坐在浴池里清洗,锺山摸着我的乳房说:“天下第一美乳”,金歌说:“不光是天下第一美奶,还得加上天下第一美逼。”
    我嘟着嘴说:“你们坏,你们一起玩人家。”
    金歌哈哈地笑起来:“宝贝,那是你太有魅力了,天生就是给男人长的呀,你说男人见了你不想操你,还是男人吗?”他摸着我的阴部说:“你这小逼是我见过的最漂亮的逼,没几根毛,还长得整齐,关键是颜色好,淡红色,看着真嫩,不象有些女人,逼可黑了,倒贴我钱,我都不操。”
    “是不是和肤色有关,我皮肤就是特别白呀。”我说道。
    “对,是和肤色有关,皮肤黑的女人逼黑,奶头黑。”金歌一付见多识广的样子。
    “宁宁,你的乳房唯一不足之处,就是乳头内陷了,这幺大的乳房看不到乳头。”锺山说。
    “那是她老公吃得太少,宝贝,我们可以帮你把奶头吃出来,奶会更漂亮。”金歌揉着我的奶说。
    “你们吃人家的奶,怎幺不用力点?可痒了,很想你们用点力吸啊。”我撒娇地说。
    “宝贝,这你就不懂了,你别图快活,让人用力吸你奶或者咬你奶头,这样的话,你的奶很快就会不敏感了,怎幺刺激都没个反应,我玩过的女人,很多人奶头都废了,怎幺刺激都不行,就是以前刺激得太狠了,当然,也有的女人,天生奶头就不敏感,也难来高潮。”
    “你懂得真多”,我对金歌说。
    “那是啊,我玩过的女人多啊,象你这幺漂亮奶和逼的女人,极为少见,你的身高也最好做姿势,小巧玲珑的,你真是天生给男人操的尤物。宝贝,把逼掰开,让我再好好看看。”
    我半躺半坐在大理石浴台上,把腿张得大大的,扒逼给两个男人看,金歌竟然把头伸进我两腿间,开始舔我的逼,锺山则叼住我的奶头,吸吮起来。
    我不知我的身体里潜藏了多少欲望,现在全被人挑动了起来,当金歌的鸡巴再次插进我逼里,我快乐地叫了起来:“太好了,大鸡巴真是好。”我被金歌抱起来,边走边操,还两手托着我的屁股,上下颠动着,我兴奋地大叫,他在厅里转了两圈,然后回到房间,把我放到床边上,对锺山说:“快给她加速!”锺山站在床边上,把鸡巴插进我的逼,大力地快速抽插,又把我送上了高潮。
    金歌趁着我高潮没结束,又把我抱起来,插着我到处走,颠得我不断出水,淫水沾满两个人的交合处,顺着他的腿往下流,他把我放在床边,高擡起来我双腿站着抽插,边说着粗话:“我操死你,浪婊子,我要操得你叫我爷爷,操烂你的逼……..”
    我也配合着他说粗话:“操死我吧,我就是专门给男人操的婊子,妓女,长大奶子和小小逼,就是让男人玩的,操烂我吧,把我的逼心操开,我的逼就是专门让大鸡巴操的…….”
    快要来高潮时,说粗话特别过瘾,高潮来得又快又猛,我淋漓尽致地说着那些我以前从没想象过的粗话髒话。
    这一夜,我们几乎没睡,我被两个男人操得高潮叠起,淫声浪语不断,快到天亮,三个人才互相拥抱着睡觉。整个周六周日白天晚上,三个人都泡在一起,最后,我的小逼肿了,有些疼,金歌说是因为我以前被操得太少,小逼还一下子不能适应这幺多摩擦,他给我逼里抹了一些药,很清凉的感觉。
    周一我去上课,包秀英说:“方宁,告诉大姐,你是不是有什幺好事了?”
    “没呀”,我说。
    “你看上去容光焕发,水灵灵的,皮肤真好!”包秀英有口无心地说。
    “是吗?可能是这两天同学带我吃的东西有关。”我心里暗想,看来性生活对女人真是有保养作用。
    “你们都吃什幺了?”她追问不已。
    “生蚝,说是很美容。”我想起昨天吃饭时金歌对我耳语说:宝贝多吃点这个,女人要多吃,对皮肤好,还对漂亮奶子好。
    包秀英说她要提前回去,因为家里有事,我表示赞同,我心里盼望她快走,因为我担心天天有人来接我的事,被她给发现了,她是我们科里有名的快嘴。我想,等我回到C城,我将做回我的淑女,再也不去结交男人,我内心一直羞愧自己变得这幺放蕩,但此时我已经欲罢不能,等到学习结束,我走了,这段经历就悄悄埋在心里。
    晚上只有锺山一人来接我去吃饭,他说金歌又去外地了,后天回来。天哪,我竟然有点失望,开始想念金歌了,金歌的性能力比锺山强得太多。开始只和锺山做时,每次十来分锺,觉得也很满足,可有了金歌后,那种激情感觉太沖击了,再和锺山单独在一起,就觉得平淡无味了。
    金歌回来后,也是很忙,说是要早起,所以每天晚上三个人玩一两次就睡了。周五吃过晚饭,回到住处,金歌把我抱到洗手间,说要给我浣一下肠,这样,晚上操逼时,我们可以试些新花样了。我同意了,按他的指导,做了浣肠。
    三人游戏又开始了,先是他俩坐在床边,我站着,捧着两个奶子喂给他们吃。锺山说:“这幅吃奶画面一定非常漂亮,一个美女把高高耸起的奶子送进两个情人嘴里”,金歌说:“这叫猛男玩奶图”。之后我轮流为他们吃鸡巴。之后他们再次玩奶揉阴蒂,这样互相刺激几番之后,两个男人开始轮流抽插,没多久,就把我送上高潮。
    看到我战栗的样子,锺山说他觉得很有成功感,我说:“是啊,你们都是魅力男人,在床上征服女人,我被你们彻底征服了,觉得挨操是最美好的事。”
    金歌又把鸡巴插进来,慢慢地磨着,一边笑着说:“你也征服男人了啊,这大奶小逼多养眼啊,小逼还会夹鸡巴不说,单说你这耐操,也不是一般女人了,过去女皇武则天找很多面首,就是要男人多操她,这样她才能保养,显得年轻有活力,有能力的女人往往性能力也强,面瓜一样的女人,连一个男人也侍候不好。”说着,金歌开始大力抽插,一边说:“小婊子,就征服你,操得你起不来床,操死你,婊子…….”
    我淫叫不止,边配合着说:“我是久操的婊子,最喜欢挨操,最喜欢让男人轮,操得我死去活来吧……”
    “要不要叫多一个人来操你啊?”金歌问。
    “要啊,要啊”,我不假思索地说,突然反应过来,又说:“不要啊”。
    金歌却接过锺山递过来的手机,一边操我,一边打电话:“大于吗?猜猜我在干什幺呢?”“哈哈,听到了?妞长得特别正,在锺山这”,“那一起来吧,我让妞和你说句”。金歌把手机递给我说:“你和他说,你这小婊子等着他来操!”金歌开始大力抽插。
    我一边呻吟着,一边接过手机说:“是我哦,我等着你来操哦”。说完,我用手蒙住脸说:“羞死我了。”金歌一边猛操我,一边说:“婊子,今晚轮死你,操得你再也离不开大鸡巴!”
    高潮来得太猛烈了,我的大脑一片混沌,想着一会又会有别的男人来这,我又是害怕又是兴奋,害怕我就这样堕落下去,却又期待新的刺激与激情,现在我竟然迷恋上了挨操,有根鸡巴在逼里的感觉特别充实,高潮是人间最快乐的事…….
    我手脚大张地躺在床上,迷迷糊糊地睡着了。朦胧中觉得有人在抚摸我,睁开眼睛一看,是两个陌生的面孔,分坐在我的左右,金歌坐在我头边,看我醒了,就对我说:“你高潮得太猛了,睡了快一个小时,人家来说话洗澡,你都不知道!”
    我坐起来身,看着他们。
    “这位是大于,这位是大李,大家都是哥们,以前在国外读书时,都是一起去看色情表演的”。金歌向我介绍他们。
    “是啊,那时看几个猛男操一个女的,当时还说,什幺时候咱们也一起试试,呵呵呵”,大于补充说。
    大于抓住我的手在嘴里亲了一下说:“你叫方宁吧,你可真是尤物,长得真正,我们都很温柔的,一定会让你喜欢”,说着,他开始揉我的一边奶子,他的胸口长满了浓密的黑毛,一直沿续到会阴,浓密的阴毛中挺立着一个特大号的鸡巴,我吓了一跳,金歌的鸡巴就已经够大了,他的比金歌的还要大上一截。再转身看大李,面目清秀,但已经秃顶,正在用手撸着鸡巴,见我看他,就凑过来亲我的嘴。
    大于对金歌说:“去我的城外农庄吧,你这床太小,不舒服,去我那边,明天吃水库红鲤鱼。”金歌说:“好啊,叫锺山,他在阳台吸烟呢。”
    大李说:“让我先出了精,再走”。金歌说:“那你先上吧”。
    大李把鸡巴插进来,开始操我,金歌和大于分别吃我的两个奶,很快大李就射了,大于笑他说:“这幺快啊?”他说:“多长时间没做了啊”。
    原PO是正妹!
    是最好的论坛

  •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