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我和大学女生的风月往事.
  • 发布时间:2018-08-25 17:55 | 作者:admin | 来源: | 浏览:1200 次
  • 前言:一个人总得经过一些本不应该发生在他生命里的事情,他才会去学着珍惜一样。从一开始,我似乎就在等着这样的事情发生,如果不是昨天,那它一定会在今天或明天发生

    结婚才一年多,我的家庭生活就已经是硝烟弥漫,战火四起。正在最为沮丧的时候,我考上了省城的研究生。这样,我就和老婆开始了两地分居的生活。

    在大学里,谈恋爱早成风气,亲热的情侣们随处可见。而现在的女孩子时尚大方,与她们一比,老婆无疑显得毫无生气,我心里似乎在隐隐期待一些事情的发生。

    一天,一个在广州工作的大学同学过来办事,我到他入住的酒店看他。两人聊了一会儿,这时同学随手翻了一下酒店的服务指南,居然在里面发现一张名片一样的东西,上面印着一家服务机构的联系方式。这个机构提供女大学生陪聊、陪玩、陪出席各种活动等业务,一看就知道是什幺玩意。

    同学冲我一笑:“喊两个过来玩玩吧。”说着就拨电话,竟一下通了,同学说在这边出差,要两个长相好点的女孩子过来陪着会餐。那边忙不迭地答应,还信誓旦旦地保证是女大学生。

    过了大概一个小时,真的有人在敲门。开门一看,果然站着两个20岁学生模样的女孩子,都身材高挑,长得也不错。我是第一次做这种事,微微有些紧张,有些激动。她们紧挨在我们身边,很妩媚地跟我们聊天。过了一会儿,我同学就不老实了,我有些尴尬,就对身边这个女孩子说:“我们出去走走吧。”她迟疑了一下,就跟我走了出来。

    一出门她就很自然地挽着我的手,走到大街上,我突然不知该怎幺进行下去了。这个女孩子也茫然地看着我,这种事情当然得由我来决定。而我也知道该怎幺做,只是突然下不了决心似的。我们在大街上走了一会,就进了路边一家公园。我觉得有些好笑,搞得像跟谈恋爱似的。我知道她叫珊,在师范大学读书。其实做这种事不该问这些的,可能是我这个主顾比较特别,她也就很自然地说了,我也不知道是真是假。

    我们找了一个僻静的地方坐下来,不知该说些什幺好。珊紧紧地靠着我,那丰满挺拔的胸脯有意无意地在我的身上磨蹭,撩得我一阵冲动。两人最终还是不咸不淡地坐在那儿,扯着一些不着边际的话题。

    出来后,我给了她200块钱,她冲我一笑,伸过嘴来,亲了我一下,在我耳边轻笑着说:“你是一个胆小的傻男人。”说完就笑着去乘车,走出几步,她又回来,递给我一张小纸片。我一看有一串数字,应该是她的手机号码。

    其实我们是可以乘同一路车,因为师范大学就在我们学校旁边。她走了之后,我突然有一种说不出的难受。我相信在高校里,有着不少女学生做这种事。如果她今天不碰上我,不论是一个糟老头,还是什幺龌龊的人,她也许都上床了。我不知道是为她难受,还是为自己难受,还是为这些本应在象牙塔里勤学苦读的女孩子难受。

    这件事情让我的心情糟糕了一段时间。我在内心里一直渴望拥有一份比较单纯的爱情,尽管已经结婚了,这个念头好像一直没消失。以前读大学时没谈恋爱,后来参加工作,在那偏远落后的城市,通过别人介绍认识了现在的老婆,没什幺激情,就按着程序结婚了。也许,我把校园里的女孩子和恋情想得太美好了。

    过了很长一段时间,在我快忘记那个叫珊的女孩子的时候,我居然又碰到了她。那一天我去学校后面找一个住在外面的同学,就在那儿碰到了珊。她见到我很惊讶,但还是很大方地朝我摆了摆手。

    她穿着一件粉红色的吊带衫,一条牛仔裤和一双很白的旅游鞋,扎着一个马尾,看上去很清纯,很阳光。如果不是上次和她在一起,打死我也不会相信她是做那种事的女孩子。

    一连几天,珊的影子老是在我眼前晃。我明知她是那样一个女孩子,可就是如中了魔咒一样——也许在心底里,我也认为自己好不到哪里去。一天晚上,无聊给了我最好的借口,我拨了她给我的号码。电话接通了,果然是她的声音。我说了一下自己的身份,她马上反应过来了。我请她出来聊聊,她犹豫了一下,就答应了。

    我们在校门口见了面。她还是那天的打扮,不过在晚上看来显得更漂亮了。我们进了路边一家冰吧,可能是彼此心里有了底,反正聊起来流畅了许多。珊也没隐瞒什幺,她并不是什幺大学生,中专毕业三年了,现在在师范大学参加一个为期一年的室内装潢培训班,还有两个多月就要结业,也已经找好了单位。除了结婚这一条以外,我也简单地说了一下自己的情况。她看上去有些惊奇——也许是我的研究生身份使她感到特别。可接下来就不知道该怎幺持续下去,本来我们的关系就很尴尬。我约她出来,显然不仅仅是为了聊天。

    没话说了,我们只好出来。我对珊说:“去你那儿吧。”她没做声,就带着我往后面走。一进门,我把珊拉入怀中,开始亲她,爱抚她。珊慢慢有了反应,我一件一件地脱去了她的衣裳,她的身体饱满、柔软而美好。我们很凶猛地做爱,而我像一个初尝禁果的小伙子,不知疲倦。也许这就是所谓的激情吧,就像世界末日即将到来一般,我们都争分夺秒地使出自己的每一分能量来享受这极度的欢愉。

    第二天很晚才醒来,这时珊还没起床,她脸朝里背对着我,我看着她的身体,突然有一种莫名其妙的感动在心里升腾起来。不知道过了多久,她轻轻地说:“你走吧。谢谢你给了我这样一个夜晚。”我的脸顿时一阵红,一阵白,因为我当时正在思忖是否应该给她一些钱。

    接下来两天,我的整个身心处在一种没理由的亢奋中,这不是一次性爱行为所能解释的。没有钱的参与,自然不能称之为性交易。而我从珊那儿确实也不仅仅获得了性的快感。而这种兴奋又加深了我对婚姻的愧疚。无论有多少冠冕堂皇的借口,从本质上来说,婚外性都是不道德的,我一直清楚这一点。然而生命中好像总有一些东西,你明知它不道德,它污浊不堪,甚至能摧毁你生活中的一切,但你还是乐此不疲,就像飞蛾扑火,饮鸩止渴。

    以后的日子,几乎只要有时间,我就会去找珊。那时候她正在准备结业设计,很清闲,而且似乎也没去做那种事了。她从不拒绝我,我真的很迷恋她的美丽,她的年轻,她的张扬。每一次,我都感觉自己像一座火山在爆发,这正是我一直渴望的啊。我和她一起上街,给她买衣物,请她看电影,吃西餐。我们的交往已经远远超出了性的范畴,看上去更像是一对恋人。不过我们从不谈将来,甚至我们自己——这一点我们当然心照不宣。我不清楚,如果珊知道我是有妇之夫,她会怎样。

    我当然为自己的行为感到心虚,感到自责,但我还是管不住自己。我心安理得地和珊保持着这种关系,心底里总是认为她是这样一个女孩子,我不必对她负责,不必在面对她时有愧疚感。而她也不会对我有什幺要求。这种关系对我来说很重要,因为她很安全。我一直在告诉自己,我们在一起,只是彼此的身体需要。当我意识到这一点时,我感到了自己的自私,卑怯,虚伪,甚至龌龊。我想,这也许是每一个出轨男人的通病。

    可随着日子的流淌,我发现自己已经很依赖珊了,这种依赖不仅仅是性。我渴望和她在一起,看着她笑,看着她悲,而且面对她美好的身体的时候,我会很痛苦地联想到不知有多少男人占有过她。这种痛苦还包括我很清楚——我根本就没有资格拥有这种痛苦。我感到心慌,它让我想起了小仲马的《茶花女》,可人家那是纯净高尚的爱情。而我呢,除了占有,是否还替她想过,是否还替在家的老婆想过?

    在离校十多天前,我很难见到珊。她已经在疏远我了。

    但有一天我还是在珊那儿逮着了她。她默然地看着我,这种冷漠让我心惊肉跳。沉默了许久,我听到自己说了一声:“我爱你。”很轻,没一点底气。说的时候,我不敢去看珊。她显然也听到了,可半天没一点反应。我偷偷地抬头去看她。原来她正盯着我,那犀利而充满嘲弄、痛苦的眼神让我再一次低下头去。

    珊像是自言自语,又像是对我说:“你爱我?你说你爱我?”她的声音落寞而悲怆。我的心里一下满是羞愧,我有什幺资格说爱她?我听到她压抑的哭泣声。过了一会,她突然歇斯底里地冲我大吼:“你爱我?你说,你爱我什幺?从一开始,你就知道我是个怎样的女孩,可你还是要来找我,你难道不就是想要我的身体吗?你说你爱我,不觉得自己虚伪吗?你以为我不想爱吗?可我还有资格爱吗?”她的话深深地刺痛了我。没有资格爱的人是我,无论是道德还是法律上。说完她大哭起来,那哭声充满了委屈、绝望、悲愤,还有她无尽的悔恨。

    而我,为此忏悔过吗?

  •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