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无奈的程绯
  • 发布时间:2018-08-25 17:55 | 作者:admin | 来源: | 浏览:1200 次
  • 原创-

    程绯17岁,十一中二年级,是老师口中的高材生,也是学校的啦啦队队长。

    她有天使的面孔,魔鬼的身材,她更有一对令人艳羡与嫉妒的波澜起伏的34D乳房,大而挺,一把乌黑的披肩长发美得发光。

    她从小没有亲人,只有一个养大她的老奶奶,但天可怜她,给了她一个聪明的头脑和非常帅的男朋友。

    明天就是一年一度的学校交流日,学校安排每一个班中选一个最好的学生参加明天的会议,让他们接近名牌大学派来的教授,那些教受会在里面挑出一个可以免试直接进入他们学校就读的学生。

    黄欣是程绯最好的朋友,读书成绩也非常好,长得也非常漂亮,但是她每一次考试,无论大考还是小考,成绩总是排第二,跟在程绯后面,但程绯认为这也无损她们之间的友谊。

    明天交流日黄欣和程绯都是理想人选,但人,如无意外,老师多偏向于程绯。

    但是黄欣不甘心,她认为为什幺她老是跟在程绯后面,连这一些她非常盼望的交流日程绯也来跟她争。她恨程绯,恨她抢了她一直暗恋的学长。她天天想像着有一天程绯突然变傻了,突然变成一个丑八怪,老师的目光和学长的心就会自然的投向她。

    明天就是交流日了,有什幺办法可以意外呢,她留意到程绯每天上学的那条马路,早两天那条小桥要重修,那些公车都要绕好几公里的路,而且不经过她家,她现在只好改走另一条小路步行回家,那条小路要经过一座山的。有什幺办法呢,叫人把她绑在山上,开完交流会才放她走?但是这样她会怀疑是她做的。但她只能心里想想,她的胆子还没有变得这幺大。

    这时,班里一个女的同学走了过来,她讨厌程绯,她讨厌她老是抢走了男同学的目光,于是挑拨离间的对黄欣说「黄欣呀!你这次肯定又是落选啦,有程绯在,你想都别想能出风头呢。哈哈哈,怪不得班里的人常说,黄欣是程绯的跟屁虫,哈哈哈………」说完就走了去自己的位子上。

    无疑,这个女同学的话刺中了她的心。我不要做她的跟屁虫,一定要令她明天消失在校园上。

    突然黄欣目露凶光,一个残酷的计划在她心里形成。绯绯,你不能怪我心狠手辣哦,是你逼我的。

    陆明峰追黄欣已多时,他对黄欣可是痴心极了。不过黄欣对他很反感,因为他不仅长得非常丑,而且身材像只熊,整天游手好閑,他读完初中就还没毕业就出来混了,绑架、抢劫、强奸什幺坏事都做过,而且坐过几次牢了。

    这时黄欣走去校园的一个没人的电话亭里,投下了五毛钱,拨通了陆明峰的电话。

    「陆明峰?我是黄欣」「哗,欣欣,你终于接受我了,给我打电话了?」「你别在这里嗅美了,你总是说爱我,我想你为我办一件事,看看你爱我的程度有多深」「欣欣,你说,你要我去死我也会去的!」「我可不想要你去死,我想你…………………」「不是吧,她不是你的好朋友吗?」「你去不去,不去那就算,证明你口口声声说爱我也不是真的啦!」「不要说了,我去,这行了吧!」「陆明峰,你对我真好,事成之后我一定会好好报答你的!」「你要怎幺报答我呀?」「你想对我怎样都行!」「行!」陆明峰心里可开花了。他终于可以拥有他的女神了,那怕是短暂的一刻。

    铃……铃……。晚自修终于下课了,同学们缓缓走出课室,有的向宿舍走去,有的向校门口走去。因为这不是规定的内宿学校,有很多学生都回家睡自己那张舒服的床。

    程绯每天都是回家睡。

    「欣欣我今天要先走了,不能跟你们一起走了!」因为前天下大雨,冲破了那座桥,今天还要抢修,她要绕一个大弯才能回到家。

    「你们那里的桥今天还没修好吗?」「还没有呢」「学长怎幺还没到呀?」「他今天不能送我回去了,因为他请假没上学,回乡下去了,明天早上赶回来!」「那你自己回去要小心哦」「我走了,Bye!」黄欣看着程绯的背影,目露凶光。她算准今天好早了,她老早就听说要修桥,程绯这两天都是走路回家。明天那个桥可以通车了,如果今天不把那事办好,不知什幺时候会再有机会了。

    程绯沿着小路慢慢的走去。但月光非常的明亮,白日里挺拔的高大荘稼现在却像魔鬼一样毛骨悚然的杵立田里,小溪里的凉意直透入她的心底,她的内心油然而生出一阵颤抖,不禁害怕的抱起了手臂。小路弯曲坎坷,程绯像电影里鬼子兵探地雷那样一步步好难的迈着脚步。虽然心里害怕,但想想自己狼狈的样子,她都要忍不住抿嘴轻笑了。

    当她小心翼翼的转过长满一个人高的杂草的荒田时,前面忽然袭来一阵山风,吹得她校服的短裙掀起了,她刚想抬起手去理顺时,忽然有一双有力的手臂把她从身后拦腰抱住,随即把她压倒在地。她当时吓呆了,一时间大脑里一片空白,都忘了反抗。

    当凉凉的野草触到了她的脖茎时,程绯才想到自己的处景。她害怕极了,不由得不停的后退,但却混身无力。

    「救命呀!」程绯大声叫起来,陆明峰听到叫喊声「叫什幺叫,叫哑了都没人来救你啦,」,她惊恐的望着站在身前的男人,一时不知道他要干什幺。看到他火辣辣的目光饥渴的盯着她,躺着的姿势让她的内裤露出了,在月光下显得更加的耀眼,她不仅害怕起来。惊恐的望着他"
    你……要做什幺?"
    陆明峰冲她坏坏的笑着,边搓手边向她双腿前走去,好一个绝世美女,身材更好得不用说。

    "
    小美人,你不知道单身美女是一件很危险的事情吗?"
    说着,陆明峰的手摸上她的脸蛋。

    程绯忍住内心的恶心,咽呜着把头拧向另一边,让他摸不到。陆明峰摸不到她的脸,改方向申到她的裙里,隔着白色的内裤摸她的神秘花园。程绯这时才明白过来,大喊着"
    救命!哦——!"
    没等她喊完,陆明峰毫不留情的在她的腹部上打了一拳,她痛的说不上话,更吓得六神无主,脑筋一片空白,根本不敢再动。

    这时陆明峰恶狠狠的对她说:"
    叫呀!他妈的,不打你不舒服!"
    ,陆明峰用手把她的乳罩向上提起放在她的乳房上面,那一对伟大的乳房好似迫不及待似的弹出来,她羞极了红着脸说:"
    这样是犯法的,不要,求求你。"
    谁知道他不但不听反而哈哈大笑起来。

    :"
    哇!好大的乳房!"
    他大声叫起来。然后用他双手抓住左乳,把乳尖含进了他的口里,不停的的舌头舔弄着,他的双更玩弄着乳房,程绯感觉到乳房被他不停的摩擦着,而且他还不停的逗弄着她的乳头,她着急了,不由得用力的把手向下拽想把他推开,不想陆明峰的力气实在是太大,她只好扭动着身子一期望可以摆脱这尴尬的局面,这时他看着面前的程绯甜美的样子真令人垂涎,胸前更是伟大无匹像两个小西瓜,一跳一跳的,雪白的肌肤令人感到无比青春气息。乳房在陆明峰老练的挑逗玩弄下,乳头的前端酥酥痒痒又像充血过份似地隐隐涨痛。

    陆明峰的手掌慢慢抚弄她的大腿,另一只手则继续辅助他的嘴来含弄着她的乳房,他猛烈地加强抚弄,停止在她胸前的动作,手集中在她的腿上活动。

    他贪婪地摸着程绯的每一分肌肤,慢慢将手移到大腿内侧,程绯的大腿光滑而手感极佳,他将手慢慢上移,手指隔着内裤玩弄着她的阴部。陆明峰运用他那巧妙的手指,从下腹一直到大腿间的底部,并从下侧以中指来玩弄那个凸起的部份,好像是毫不做作地在抚摸着,再用拇指捏擦那最敏感的部位。程绯感到一股电流已经由那最深处的一点扩散到全身,而那饱含热气的幽谷里的秘肉,也已经被弄得湿答答的。

    陆明峰的手指从边缘的缝隙挤入内裤里,程绯那从无访客的纯嫩花瓣,被火烫的指尖正轻轻掠抚过久,电流直冲每一根毛孔,蜜肉不自主地收缩夹紧。夹紧的是大胆火辣的陌生的指尖。指尖轻挑,湿热柔嫩的花瓣被迫再次羞耻地绽放。

    不顾廉耻的攻击全面展开再下去。

    粗糙的指肚摩擦嫩肉,指甲轻刮嫩壁。花瓣被恣情地玩弄,蜜唇被屈辱地拉起,揉捏。拼命想扭动腰身也无法逃离,羞耻的秘处完全被猥亵的手占据,粗大的手指挤入柔若无骨的蜜唇的窄处,突然偷袭翘立的蓓蕾。程绯下腹部不自主地抽搐了一下。火热的手指翻搅肆虐。不顾意志的严禁,纯洁的花瓣屈服于淫威,清醇的花露开始不自主地渗出。

    指尖轻轻挑起花露,示威般地在紧窄幽谷四处涂抹,两片蜜唇已经被亵玩得肿胀扩大,娇嫩欲滴的花蕾不堪狂蜂浪蝶的调引,充血翘立,花蜜不断渗出,宛如饱受雨露的滋润。

    程绯窘迫的要死拼命的提着双腿,无奈根本无济于事,这时陆明峰把手上的动作停了下来,程绯羞愤难当,突然想到了咬舌自杀,不料陆明峰早料到她有此一着,伸手一错,己把她的下巴错开。淫笑道:「想死还不容易,等下我们自然会把你奸到死为止!哈哈哈!」这时他伸手,狠狠地抓住了程绯的美臀,只觉触手处温润柔软,令人爱不释手,忍不住又用力抓了一下。

    谁知这一抓在他来说是享受,对程绯来说是羞痛难当,双脚用尽力踢,希望能把他踢死,但是,她始终现在是混身无力,踢在陆明峰身上就像帮他捶背一样。

    「放开我……放开……」程绯泣不成声地向陆明峰哀求着,可他依旧粗暴的扯掉了程绯的衣服和裙子。

    程绯冰清玉洁的身子怎能就这样不明不白的交给一个连自己都素不相识的男人?程绯哭着求他:「求求你,不要,不要啊!」他淫笑着看着程绯说:

    「不要什幺呢?不要我的东西吗?还口不对心呢,你看你都湿了,马上就让你尝尝做一个真正女人的滋味啊!」这时程绯的身上就只有内衣裤了,「真是人间尤物啊!还从来没见过这幺美的脱光了衣服的美人呢,」他一把抓掉了程绯的内衣,他用双手用力的抚摩着程绯的双乳,乳房迅速膨胀起来,乳尖亦开始变硬,并由原来的浅粉红色转变成鲜红色。程绯情欲神经被刺激着,早已浑身麻痹、头昏、脑胀,觉得双乳快要爆了一样。

    「唔……呀……啊!」受到他粗暴的玩弄,程绯不禁发出了痛苦的呻吟,眼中流出了屈辱的泪水,身体也挣扎得更厉害了。他用力地揉弄着眼前美女那细滑柔嫩的乳房,似乎要把全部怨恨发泄到这一双饱满柔嫩的乳房上。

    玩弄完程绯的上身后,陆明峰便抚摸程绯的大腿。程绯下意识想把双腿合紧,以阻止色狼的进攻,无奈先前的爱抚早已把她的春心撩动起来。程绯适逢青春期,又从未与异性有过身体接触,面对激烈的挑逗,毫无抵抗能力,早已春情勃发,绮念丛生,浑身酥软,一双玉腿亦无力移动。「好幼滑的大腿啊。」本来是赞美的说话,此刻出自淫贼口中,变成为不堪入耳的淫语。没法把耳朵掩盖,程绯只好把眼睛闭起来。陆明峰见程绯没有抵抗意识,便肆意抚摸她的大腿内侧,又把手指游移到大腿尽头,隔着内裤抚摸程绯的下体。

    「哈……哈……哈,痛快!痛快」看到程绯婉谢娇吟的样子,陆明峰爽得不得了,看着程绯横陈的玉体,他突然心中冲动,站了起来,脱光衣裳。

    程绯看他就要用来伤害自己的武器:两条粗壮的大腿根部,一畦杂乱的阴毛油油的发着黑色光亮,中间陡然间窜出一根硕大无比的阴茎,硬邦邦直挺挺,整根肉棍子足有五釐米宽,二十多釐米长!后面的尽端淹没在了黑黑的毛丛里了,乱丛下面沉甸甸的阴囊吊在他的胯间晃呀晃的,她知道里面有两颗的睪丸,是男人用来产生精子的东西!顺着他粗长的阴茎一直看到前头尽端,一个圆滚滚充血发亮的龟头凶凶的样子展示在了她面前。整个阳具雄纠纠气昂昂的,活脱脱就是一截锋利的枪头呀!

    程绯听说过男人在性交前阴茎会变的坚挺粗大,可看到他的那根青筋暴跳的样子还是让她胆战心惊。她知道它一旦插入少女的私处这个女孩子就会发生根本上的改变,而它接下来马上要改变的处女就是自己!

    陆明峰一下跨上了程绯的身体,骑在她腰部的屁股,程绯使出的所有力气仅仅表现在腰臀的微微抬起和双乳的轻轻跳动,而用力的叫喊反倒使自己的胸部更加明显的起起伏伏,更加刺激着陆明峰。

    陆明峰两只手贴着程绯的双腿向后滑去,紧紧的抓住了她的脚踝并用力的向两侧分开去。他边玩弄着边把程绯的脚踝放在了他浑圆的腰的两侧,这样程绯的双腿就再也别想并拢了,而下身那神秘的地带就已经完全暴露在月光下了。

    陆明峰的一只大手立即按在程绯那长满十分浓密的阴毛的阴蒂区并一圈圈的抚摸着。程绯能感受到由于兴奋他的手在不停的颤抖,她听到他说道:「你的阴毛非常的黑哦,一定会是个骚货,等会干起来的时候你的感觉一定会比我更刺激!」程绯哪里能适应这深一层的羞耻,急的眼泪都流出来了。天呵,谁来帮帮我?

    学长!快来救我,快来救救我呀!程绯的心里一遍遍的呼唤着。

    而身上那男人却可怕的向她俯过来了!程绯如脂般光滑干净的身子如何能抵挡住他粗暴的欺身而上?他粗壮的上身就像一把巨斧一样劈柴似的将她如玉般修长的双腿叉开了,他的上身已经触到了她的身子了。他先让坚实的胸脯压到她柔软的小腹上,一只大手重又重新握住了她下身。

    粗糙的指肚摩擦嫩肉,指甲轻刮嫩壁。花瓣被恣情地玩弄,蜜唇早就水淹金山了。

    花唇被一瓣瓣轻抚,又被淫蕩的手指不客气地向外张开,中指指尖袭击珍珠般的阴蒂,碾磨捏搓,指尖又将大阴唇拨开,在小阴唇上又磨又擦,有时候轻触娇嫩的阴蒂,有时又用手指插进阴道里搅动,出入不停。女儿家最敏感的几个部位都被这个男人不住地肆意撩弄,程绯又哪是这陆程峰对手,不到一刻,她就觉得两腮炽热,坐立不安,心房绷绷乱跳,下身有一种无法形容的空虚感觉,呼吸不由自主地越来越急速了。禁不住张开口一边喘息一边叫:「不要……啊……放过我……不要!"
    陆明峰把给沾湿了的手抽出来说:」他妈的好一个小淫妇,看来不把你整理一下,就白白浪费了这你这个骚货了。那幺多水,不干也对不起你。

    「狞笑着说,程绯一直哭着,」……放开我……「,她知道自己的清白没有了,学长,我对不起你!

    「哼!一会你还要我抱紧一点呢!」说时迟,扒开程绯的小洞,两片深红色的小阴唇由于充血硬硬地向外张开,就像一朵初开的兰花,形成喇叭口状;粉红色的阴蒂在顶端交界处冒了出来,,微微肿涨;下面的小洞更是不断涌出丝丝淫水,一张一缩地动着,依稀看见里面浅红的嫩肉。

    陆明峰用手提着阴茎,把龟头在阴唇上随便揩了几下,已经蘸满了黏滑的淫液,再对准桃源洞口往里一插,随着他又一声沉闷的大力奋吼,程绯感到像有一根燃烧的火棍猛的捅进她的下体,突然一股刺痛在她的下身爆发,她像被撕成两半。程绯不由痛得大叫。

    陆明峰将他粗大的阴茎紧紧抵入程绯的阴道深处,肉棒已被程绯那温暖柔软的嫩穴紧紧的咬住了,那种紧贴甚致让他可以感受到程绯穴内肌肉的抽动,发起了猛烈的冲击。阴茎迅速插进阴道尽头,不断抽插,连串快感令程绯抵受不住,用她的一双大腿紧紧夹着他的腰旁。

    一时间狂抽猛插,每次都把阴茎退到阴道口,再狠命地直戳到底;一时间慢拖慢送,把阴茎拿出在阴蒂上轻磨,屁股上下左右地打转,让硬得像钢条一样的阴茎在小洞里四下搅动。

    「啊……啊……」程绯被弄得迷迷糊糊的,轻声呻吟起来……觉得脑袋一片空白,本能的反应慢慢出现,越来越强烈,不断地往脑上涌。少女的矜持提醒她绝不能在这样的场合下流露出欢愉的表情,于是她拼命地忍着,想尽量把快感挥散。但是事与愿违,那种感觉不但不能消失,反而越来越强,就像山涧小溪彙聚了雨水,一点一滴收集起来,始终会塘满水溢,山洪瀑发,不可收拾。

    程绯的小洞越流越多水,陆程峰的速度也越来越快,也越来越用力,程绯感到自己快死了,不能自我,她想不到自己那幺淫蕩,让陌生男人强奸都会发出那幺羞人的声音。

    终于,陆程峰要射了,立即从程绯小洞里拨了出来,射在程绯的肚子上。

    陆程峰迅速把散在地上的衣服穿上,然后就消失在夜暮里。

    程绯躺在地上默默流泪,为什幺碰到这样的事的人是她?她以后再也无法面对学长了,她对不起他,她现在忽然好想窝在自己的床上,什幺人也不想看到,于是,她草草的把地上那被撕破了的衣服穿上,用内裤擦干净大腿上的血迹,再穿上白色的裙子,最后她把内裤埋在地下,她把自己的清白埋了在这里。

    程绯虽然饱受凌辱,惟因性格害羞,觉得这种事情难于启齿,也不敢报警。

    一进家门,她冲进浴室,扭开莲蓬头,用略为烫热的水拚命地搓揉全身,想洗去他在她身上留下的男性气味。

    她在镜子前仔细的检查全身,还好他没有在她身上留下任何激情的痕迹,否则教她如何面对学长。

    等她走出浴室,飘散满房的熏衣草芳香,令她绷紧的心弦稍稍放松了下来。

    程绯第二早上感到身体好重,有点发烧,所以请假没上学。学校的交流日她当然也没去参加,她也没有什幺可惜不可惜,因为她的环境根本就办法让她升大学,她根本就是没打算要上台去演讲。

    ~~~~~~~~~~~~~~~~~~~~~~~~~~
    我是菜鸟,请喜欢的朋友点“感谢”支持一下
    不错的故事
    讚啦!
    好刺激呀~
    感谢大大的分享

  •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