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任英语教师(一)
  • 发布时间:2018-08-25 19:42 | 作者:admin | 来源: | 浏览:1200 次
  • PART 1 凌辱的目标是英语教师
     
     

    圣都学校是建立在仍保留武藏部份原貌的翠绿环境中。在某杂志的学校专辑

    中,他特别提到这里有美丽的校园,四周有绿色的树林围绕,几乎是过份广大的 
     
    校园里铺满草坪。该杂志上就说头一次来到这里的人会产生一种错觉,以为到了围外的学校。
     
     

    这个学校是教会系统。耸立在校园中央的小筹堂就充份说明这件事。能越过 
     
    草坪看到小教堂屋顶上灿烂发光的十字架的左手边,有一栋白色的建筑物,那就是学生们的校舍。
     
      
     
    「日本人想到『教』时,就会联想到
    teach
    ,但在英国,除非是很特殊的情形外,很少使用,例如请教去车站的路时,就使用
    tell
    。会说Would
    you
    tell
     
     
    me
    the
    way
    to
    the
    Station?」
     
     
    站在三年B班的讲台上,额头上微微出汗一直努力上课的是一个月前刚来担任英语教师的西城美穗子。
     
      
     
    「老师,向女人说『我要和你性交』,要怎幺样说呢?」
     
     
     
     
    坐在教室角落的男生这样发问,全教室的人都笑起来。
     
     
     
     
    刚担任教师的美穗子,还没有能力或胆量把男生半开玩笑的猥亵问题轻轻躲
     
     
    过。可是又不能发怒,结果是只有红着脸束手无策,于是男生们就更得意忘形地起哄。
     
     
     
     
    当然,美穗子如果不是美女,男生们也不会这样热心地爱笑美穗子。长久在
     
     
    国外的生活养成的潇洒气氛,特别显示出女性美的身材,是够引起思春期男孩们的好奇眼光。
     
     
     
     
    这一天也和往常一样,男生们口口声声地起哄。
     
      
     
    「老师,今天穿什幺颜色的内裤呢?」
     
      
     
    「谈一谈头一次性交的经验吧!」
     
      
     
    「对高中学生的性行为有什幺看法呢?」
     
     
     
     
    事情演变到这种程度就无法收拾。老师所倚靠的女生们,只会悄悄说「真讨
     
     
    厌」、「好色」,而且露出好奇的表情等着看事情的演变。美穗子茫然地站在讲台上。
     
     
     
     
    「嘿!你们安静一点,西城老师太可怜了。」
     
     
     
       这样突然站起来保护美穗子的,是班级委员的中西彰。
     
     
     
     
    「中西,不要这样假装好学生了,你是爱上西城老师了吧!」
     
     
     
     
    「对,对,他大概幻想西城老师的□体手淫的。」
     
     
     
     
    再度爆发哄笑。刚好就在这时候响起下课的铃声。看着学生们你一句我一句的针锋相对,美穗子的心里充满不安,听到下课铃声才松一口气。
     
     
     
     
    当然,美穗子也知道,现在的教育和过去不同,已经逐渐离开神圣的印像。
     
     
    但是在美穗子的意识中多少还留着教室是神圣场所的想法。但事实上已经遭到这
     
     
    种程度,因为对教师的职务曾经充满期望,相对地,美穗子的苦恼也大。
     
     
     
     
    走出教室,向教职员室刚走几公尺时,觉得有什幺东西碰到肩头,回头看。
     
     
     
     
    「西城老师,上课的情形怎幺样?已经习惯了吧?」
     
     
     
     
    这个人是担任世界史的教师,也是三年B班导师的成赖达也。据说在班上做
     
     
    避孕教育,或把男学生召集到家里放映色情录影带,是花边新闻不断传出的人物,在学生之间却受到极上欢迎。
     
     
     
    「是……总算……」
     
     
     
     
    随便应付着,美穗子仔细和达也,然后在心里想多少该穿漂亮的衣服。每一
     
     
    次看到达也都会有这种想法。如果详细观察,面貌很英俊,将近一百八十公分的身高,虽然较瘦,但骨架很粗壮。可是,对穿着毫不关心,头发经常是散乱,西装上都是皱纹,衬衣的领子是黄黄的。
     
     
     
     
    「在美国生活过的人究竟不同。大家都说你的发音非常美。当然,美的不只
     
     
    是发音。」
     
     
     
     
    「老师,不要取笑我。」
     
     
     
     
    看到美穗子想躲开铙也的视线,他趁机追击。
     
     
     
     
    「西城老师,周末有空吗?」
     
     
     
     
    美穗子觉得,他终于说出来了。刚到任时,对她特别殷勤。当然他并不属于
     
     
    美穗子讨厌的那种人。可是对方是主张高中生性解放的急进派教师,最好还是小心一点。
     
     
     
     
    「这……现在还不知道。」
     
     
     
     
    「在吉祥的迷你戏院正在上演梅莉史翠普的『恋爱中』,你看过了吗?」
     
     
     
     
    「不,还没有,可是……」
     
     
     
     
    「我是想约你一起去看的。」
     
     
     
     
    「没想到成达老师也很罗曼蒂克。」
     
     
     
     
    关于这部电影曾经听朋友谈到,本来想去看的,但并不想这样轻易就答应他
     
     
    的约会。
     
     
     
     
    「请不要开玩笑,我偶尔也会看恋爱电影的。周末有什幺特别的事吗?」
     
     
     
     
    「不……也许会有大学时代的同学来找我。」
     
     
     
     
    临时编了一个藉口。
     
     
     
     
    「原来如此,那幺到星期五左右,我再来问你吧!」
     
     
     
     
    美穗子在心里想,去也可以……这样在教职员的门口分开。
     
     
     
     
    回到自己的办公桌前时,看到桌上有一个白色的信封,并没有封口,里面有一张信纸,好像是女人的笔迹。
     
     


     
     
     
     
    西城老师,有很重要的事情想和你商量。十一点四十分在体育馆的器材室门
     
     
    前等你,因为是秘密的事,来时请不要让别人看到。
     
     
     
     
     
     
     
     
     
     
     
     
     
     
     
     
     
     
     
     
     
     
     
     
     
     
     
      
      
       

     
    A子
     
     


     
     

    谁是A子呢?为什幺不写真实的姓名?学校有谈话室,为什幺还要选择体育馆呢?愈想问题愈多,可是想到对方是思春期的女孩,觉得也不算很唐突。而且学生找她商量事情,这幺还是头一次,还觉得很高兴。
     
     

    总之,去去看看再说。
     
     

    上课铃响后,等到附近都静下来,才走出教职员室。所幸没有遇到任何人就到达体育馆。
     
     

    对方还没有来。过了五分钟,还没有动静。
     
     

    难道是有人和她开玩笑?这样的可能性也很大,但这样做有什幺好玩呢?
     
     

    无意中回头时,发觉器材室的门是半开的。
     
     

    难道是在里面等我吗……?
     
     
     
     
    走到器材室门口,正准备向里面看时,突然伸出一只手抓住她的头发,用力
     
     
    把她拉进器材室里。
     
     
     
     
    「哎呀!」
     
     
     
     
    站不稳,扑倒在垫子上,美穗子趴在上面反射性地先回头看。细长的脸充满
     
     
    惊吓的表情。
     
     
     
     
    「你……你是山田同学……」
     
     
     
     
    站在门前的是三年B班的山田雄三,据其他教师们说,在三年级上学期以前
     
     
    还是很老实的,学业成绩也很好的学生,可是从下学期开始品性就变坏,在教师之间已经成为问题的学生。
     
     

    「怎幺回事?在这种地方……」
     
     
     
     
    美穗子拉下掀起来的裙子,拼命地告诉自己要保持冷静。
     
     
     
     
    「我在等老师,看过信了吧!」
     
     
     
     
    雄三一面看着美穗子,一面把器材室的门关上。
     
     
     
     
    美穗子看到对方皱紧眉头的表情,发现他心里充满杀气。当然,现在如果慌
     
     
    张,只会更使对方冲动。
     
     
     
     
    「原来那封信是你写的。因为落款是A子,还以为是女生……找我……
     
     
    有什幺事呢?」
     
     
     
     
    「老师真是单纯的女人,那不过是个诱饵,为的是要把你引来。我只是想和
     
     
    老师性交而已。」
     
     
     
     
    听到那种直接了当的口吻,使美穗子惊呆了。同时也想到,该发生的事情现
     
     
    在发生了。内心曲就害怕有一天会面对这种场面。
     
     
     
     
    「你在胡说什幺?镇静一点,我是你的老师,老师怎幺可能会答应学生的这
     
     
    种要求!」
     
     
     
     
    觉得脸上愈来愈火热,美穗子用上衣袖擦额头上的汗。
     
     
     
     
    「哼,不肯乖乖地让我干,只好强奸了。」
     
     
     
     
    雄三一面说,一面解开上衣钮。
     
     
     
     
    他说的是什幺话,这种话是十九岁的高中生说出来的吗?和流氓有什幺区别
     
     
    呢?
     
     
     
     
    虽然想努力地保持冷静,但美穗子的心跳是愈来愈快。
     
     
     
     
    「山田同学,你明白你现在要做的是什幺事吗?」
     
     
     
     
    「我可不要听你的说教。我可是已经这样兴奋了。」
     
     
     
     
    雄三说完就拉下裤子的拉链,从里面拉出凶猛的东西。说是拉出来,倒不如
     
     
    说是自己跳跃出来,毫不怯场地昂起头,从裤缝之间向斜上方耸立。
     
     
     
     
    美穗子在剎那间性生看到不该看的东西的罪恶感,马上闭上眼睛。可是感觉
     
     
    出雄三开始的动静,又张开眼睛。
     
     
     
     
    就像烧红的铁棒的肉柱,已经垂在下面看起来淫秽的肉袋愈来愈逼近她的眼
     
     
    前。
     
     
     
     
    如果美穗子有丰富的男性经验,也许能巧妙应付这样的场面,可是美穗子只
     
     
    不过和男性有握手和拥抱的经验而已,不会假装听从,再趁机会逃走,也就难怪了。
     
     
     
     
    「不,不要!」
     
     
     
     
    美穗子下意识地举起右臂在头上,采取保护自己的姿势。还没有给过男人的
     
     
    身体,被这样的毛头小子抢走,宁死也不愿答应。
     
     
     
     
    「老师,给我干吧!」
     
     
     
     
    雄三用力推倒美穗子,用身体压在拼命想逃走的美穗子身上。
     
     
     
     
    「不能这样……山田同学!」
     
     
     
     
    美穗子拿出全身的力量,推开雄三压下来的身体,拿起手边的篮球顶在雄三
     
     
    的脸上。可是经过几秒钟的争执,篮球很快就被抢走。
     
     
     
     
    「老师,不要反抗,实际上是喜欢和男人性交的吧!」
     
     
     
     
    美穗子被强大的力量压倒在垫子上,拼命挣扎。想到自己被看成是好色的轻女人,气的咬牙切齿。
     
     
     
     
    「山田同学,你知道这样会有什幺后果吧!你无法留在学校了……」
     
     
     
     
    「不要罗嗦了!」
     
     
     
     
    这一天美穗子穿的是浅蓝色的套装以及胸前有荷叶边的上衣。因为上衣前面
     
     
    的钮扣是不扣的,所以雄三的手立刻从衬衣上抓到隆起的乳房。
     
     
     
     
    「不要!求求你,不要这样!」
     
     
     
     
    美穗子想用力推开对方,可是因为腰已经被用力抱紧,用不上力量。而且,
     
     
    紧身裙愈来愈撩起,连大腿都完全暴露出来。
     
     
     
     
    「老师的奶子,比我想的更丰满。」
     
     
     
     
    被满脸青春豆的学生粗鲁的抚摸乳房的感觉,只会使美穗子产生恶感。美穗子还是没法想从雄三的拥抱逃走。用一只手推肩,另外一只手推雄三,露出性欲
     
     
    表情的脸。
     
     
     
     
    美穗子的脸陷入垫子里,汗臭味和灰尘一起冲进鼻孔。
     
     
     
     
    「啊!……放开我……」
     
     
     
     
    美穗子把脸侧过去,然后向上蠕动,但这样反而给雄三造成机会。雄三改从美穗子的身后抱紧她。立刻用力拉衬衫,钮扣很快挣掉,露出雪白耀眼的乳罩,
     
     
    然后毫无顾忌地拉下乳罩,让漂亮隆起的乳房在光天白日下暴露出来。
     
     
     
     
    很大的手立刻抓住乳房。
     
     
     
     
    「不,不要!」
     
     
     
     
    乳房被抓住后,美穗子用尽全力扭动身体,想推关男人的魔掌。可是陷入肉
     
     
    里的手指,不肯轻易放松,反而趁美穗子的注意力在胸部时,雄三的手想撩起裙子。
     
     
     
     
    「你不能这样!」
     
     
     
     
    美穗子怕自己的腿也露出,想用手拉下已经撩起到大腿上的裙子时,雄三的
     
     
    手立刻滑入大腿根内。
     
     
     
     
    「啊!……那里!……不可以!」
     
     
     
     
    美穗子在这剎那夹紧大腿,但雄三也趁机会压在她的身上,因此形成雄三的
     
     
    手臂自然拉起裙子的下摆。
     
     
     
     
    「老师,不要这样闹嘛,现在要做很好的事情。」
     
     
     
     
    遇到这种情形还能不闹?
     
     
     
     
    美穗子是看起来很随和,但个性也很坚强,没有这个性,大概也不会选教师
     
     
    和职业了。
     
     
     
     
    在今天的高中生体格已经比过去高大很多时,雄三的体格不算大号,但在力
     
     
    量上还足够压倒一个无力的女性。
     
     
     
     
    「老师身体的味道真好,而且,乳房又这样软绵绵的……」
     
     
     
     
    雄三现在已经完全把美穗子的身体控制住,把鼻尖靠在微微颤抖的乳房上,
     
     
    好像狗一样地闻来闻去。
     
     
     
     
    「不……不要!」
     
     
     
     
    美穗子感到非常慌张,拼命扭头同时踢腿。这时候雄三已经骑在美穗子身上,解开裙子的挂钩,拉下拉链,稍许褪下裙子,就立刻用手抓住裤袜的胸口,连裙子一起一下就拉到膝盖的上面。
     
     
     
     
    「被学生强奸,怎幺可以发生这种事情,神啊,救救我吧!……」
     
     
     
     
    趁雄三的上半身离开的机会,美穗子想尽办法挣脱,可是裙子缠在双膝上,
     
     
    动作受到妨碍。就在转过来伏下身体时,最后剩下的白色内裤也被拉下去。
     
     
     
     
    「啊……不能这样!」
     
     
     
     
    丰满的白色双丘,微微显露出淫秽的溪谷,向左右摆动。
     
     
     
     
    「好美的屁股,看得有一点眼花。」
     
     
     
     
    雄三的胯间让耸立的肉棒摆动,同时他以敏捷的动作从美穗子挣扎的身上,
     
     
    把裙子和裤袜,以及内裤都脱掉。此时,鞋也顺便脱落,已经没有任何东西掩盖美穗子的下体。
     
     
     
     
    「不要!……」
     
     
     
     
    美穗子的下体得到自由时,就踢动下脚,设法不让雄三得逞。雄三色眯眯的
     
     
    眼光,射在美穗子暴露的大腿根上。在雪白的肚子下,有一片黑色的草丛,下面有一道肉的裂缝。
     
     
     
     
    「看到老师的阴户了……我已经不能忍了!」
     
     
     
     
    兴奋到极点的雄三,不顾一切地压在拼命抗拒的美穗子身上。美穗子虽然把
     
     
    雄三推开一些,但立刻又完全被压制。
     
     
     
     
    雄三的手从大腿跟向上摸过来,那种恶心的感觉使美穗子的身体颤抖,只好
     
     
    挣扎着尽量逃避。就在这时候堆在旁边的许多垫子倒下,打在雄三身上,美穗子趁机会想从垫子爬走。可是立即被雄三抓住双脚拉回去。
     
     
     
     
    「老师,不要让我太麻烦吧!」
     
     
     
     
    雄三把美穗子的身体转过来,再度压在她的身上。这一次是立刻把火热的肉
     
     
    棒引到女人最秘密的溪谷间。
     
     
     
     
    「啊……不行……不行……啊……」
     
     
     
     
    力量已经完全消耗的美穗子,已经没有推开雄三身体的力量了。美穗子在恐
     
     
    惧中感觉出她那还没有男人碰过的处女门户,有男人的异样感的硬束西压在上面。
     
     
     
     
    但实际上,雄三也不见得对女人有多幺熟练。弄了半天,没有办法插入还没
     
     
    有形成接受状态的乾燥肉缝里。因此,认为大概以为需要润滑油,开始用手摸肉唇,因为欠缺温柔感,使美穗子只会产生恶感,虽然如此也感觉出自己的身体开始有了微妙的感觉。
     
     
     
     
    手指突破肉缝,碰到最敏感的部份时,美穗子产生无法忍受的焦燥感,用尽
     
     
    全力扭动身体。大概这样的反应又刺激雄三,开始用手指集中性地摸弄小肉球。
     
     
     
     
    「啊……不要……不要……」
     
     
     
     
    这些话已经发不出声音,在充满屈辱的脑海里,过去的种种往事像走马灯地
     
     
    出现在美穗子的脑海。
     
     
     
     
    美穗子的父亲是贸易公司的高级职员,在她国中二年时被派到美国旧金山工
     
     
    作,美穗子一直在那里念到大学一年级。开始时她不喜欢在言语不通的外国生活。可是遇到一位老师,使美穗子完全融化在美国的生活里。那是一位叫莉莉的离过婚的年老女教师,经她奉献性的努力,美穗子开始能说英文。从此以后,美穗子也产生将来希望做英语教师的想法。等到回到日本国内的大学时,她就更确定自己的这种愿望。
     
     
     
     
    开始时很不容易找到教员的额,有一个时期几乎要放弃,可是最后经过父亲
     
     
    的关系,决定到圣都学校来教书,心里充满希望,到学校报到。
     
     
     
     
    可是,不到一个月就有这样悲惨的遭遇,又有谁能预想到呢?
     
     
     
     
    山田同学,求求你不要这样!
     
     
     
     
    美穗子拿出最后的力量抗拒。可是抱住美穗子头部的雄三,用插在双腿间的
     
     
    膝盖头,巧妙地控制美穗子的身体,一面用舌头舔胸部丰满的果实,同时用手指玩弄阴核。
     
     
     
     
    「老师的奶子有弹性,美极了。」
     
     
     
     
    「啊!不要……不要……不要……」
     
     
     
     
    雄三的手指同时攻击女人两处最敏感的部位,使女人的身体逐渐火热,有无
     
     
    法形容的痛痒感,扩散到整个下体。雄三从勃起的阴核敏感地发现,美穗子的性感升高,于是扩大手指活动的範围。
     
     
     
     
    原来暗中期望有罗曼蒂克的事发生,竟然要以这种方式失去处女……实在
     
     
    感到太遗憾了。
     
     
     
     
    美穗子开始埋怨自己的命运。可是和刚才的心情相反地,从花瓣的深处有花
     
     
    蜜的慢慢渗出,这是她没有办法控制的事。
     
     
     
     
    雄三在手指上感到温润后,就更大胆地拨开花瓣,将手指插入深处。美穗子
     
     
    本能地想夹紧大腿。可是雄三的膝盖在中间,反而被扩大拨开。
     
     
     
     
    「看吧!老师的浪水也出来了。」
     
     
     
     
    雄三这样在美穗子的正边得意地说,同时突然让手指更深地插入。
     
     
     
     
    「啊!」
     
     
     
     
    美穗子轻轻叫一声,同时皱起眉头,脚尖也跷起,微微颤抖。
     
     
     
     
    「这样弄的时候……老师感到舒服了吧……」
     
     
     
     
    插入在花瓣里的手指像搅拌棒一样地旋转。在湿润中开放的花瓣,不由得夹
     
     
    紧无理的侵犯者。
     
     
     
     
    「啊……不要……不要……」
     
     
     
     
    美穗子是不能活动的上体僵硬,想切断自己所有的感觉。可是在身体里来往
     
     
    的手指,使她没有办法不去感受。这时候,雄三的身体开始向下移动。
     
     
     
     
    「我要仔细看看老师的这里是什幺情形」
     
     
     
     
    话还没有说完,美穗子的双腿被抬起,变在非常淫蕩的姿势。
     
     
     
     
    在大腿跟的中央有一道肉缝,有什幺东西发出光亮。
     
     
     
     
    「啊……不能啊!」
     
     
     
     
    羞耻心使得美穗子挺起上身,双脚用力。可是雄三把她的双腿放在肩上,使
     
     
    她无法用力。扭动身体逃避时,被用力拉过去,反而形成身体对摺的样子。
     
     
     
     
    「求求你……不要这样。」
     
     
     
     
    美穗子没头没脑地打头和肩。可是,身体变成对摺的姿势,无法构成使雄三
     
     
    能停止攻击的威胁,始终成为露出女性产感中心的姿势。
     
     
     
     
    「啊,这种风景真是受不了。」
     
     
     
     
    雄三看到粉红色的裂缝,兴奋地喘气,把鼻头靠近秘缝。双手抱紧大腿,一
     
     
    种特殊的感觉在最敏感的部份产生。
     
     
     
     
    「不行,讨厌……不要……」
     
     
     
     
    羞耻心剎那间变成恶心,但恶心又变成应有的快感。
     
     
     
     
    「啊,这一定是弄错了」
     
     
     
     
    美穗子在剎那间以为自己在做梦,更希望这是梦。可是一堆沾满灰尘的垫子、跳箱、篮球,还有一堆柔道用的塌塌米……毫无疑问的是体育馆的器材室,而现在美穗子将要被自己的学生强暴。
     
     
     
     
    「不,绝对不能发生这种事情。」
     
     
     
     
    美穗子发作性地放在头附近的一团羽毛用的网子抓起来就向正在攻击下体中心的雄三头上。意外的攻击使得雄三不得不抬起头。在取下头上的网子时,趁机会反转身体,爬向门口。
     
     
     
     
    丰满的双丘充满弹性,受到两侧压迫隆起的花瓣发出妖媚的光茫。
     
     
     
     
    「想逃走是不可能的。」
     
     
     
     
    丢下网子,迅速脱下长裤和内裤露出下体的雄三,立刻向美穗子扑过来。在
     
     
    美穗子来说,这是寄托最后希望的逃避行动,可是还没有爬到门口,轻易就被雄三捉到了。
     
     
     
     
    大声叫喊时,也许会有人听到……心里产生这样的念头,可是这样子被发
     
     
    现,一定会成为全校的笑话。
     
     
     
     
    「不要反抗了,老师这里不是已经湿淋淋了吗?」
     
     
     
     
    抓住美穗子腰部的雄三,就以公狗闻母狗屁股的姿势,开始舔充满蜜汁的花瓣。
     
     
     
     
    「啊……救命啊……」
     
     
     
     
    美穗子扭动屁股想甩开雄三时,雄三用力抓住两个肉丘,拨开到极限的程度
     
     
    ,然后把扩开的秘密溪谷,疯狂般地开始舔。
     
     
     
     
    「啊……不行……不要……」
     
     
     
     
    敏感的嫩肉被舌头舔的感觉,把美穗子的脑子彻底地搅乱。屈辱和羞耻和快
     
     
    感混在一起,在身体里奔驰,美穗子想保持正常的意识,都开始感到困难。
     
     
     
     
    就在这时候听到远处响起中午的铃声。距第四节课的下课还有二十分钟。就
     
     
    好像受到铃声的催促,雄三抬起上身,就以原来的姿势,把挺硬的东西压到窄小的空洞里面。
     
     
     
     
    「千万不能这样……绝对不能……」
     
     
     
     
    美穗子不断地扭动屁股想逃走,可是他的腰骨被雄三抓紧,无法动弹。
     
     
     
     
    「啊……终于要失去处女了……」
     
     
     
     
    美穗子好像认命地垂下头,全身紧张地像铁一样僵硬。
     
     
     
     
    「嗯……」
     
     
     
     
    在背后听到好像喘气的声音时,下体立刻产生好像被撕裂般的疼痛。
     
     
     
     
    「哎哟……」
     
     
     
     
    美穗子两手拼命抓地板,以忍受强烈的疼痛。明确地感觉出又粗又硬的肉棒
     
     
    ,挤入下体里。对头一次经验的美穗子而言,那是引起恐惧感的充满战栗的感觉。
     
     
     
     
    当雄三开始前后移动下体时,那种战栗感更强烈。美穗子认真地想到自己的
     
     
    阴道会不会破裂。但那只是在开始的时候,在肉棒多次在下体内往返时,原来的激烈疼痛竟然慢慢减少。
     
     
     
     
    「不愧是老师的这个地方,真是紧的很,有被吸住的感觉。老师,是不是也
     
     
    有快感了?」
     
     
     
     
    插入的动作逐渐变顺畅,雄三的动作随着加快,他的身体碰在美穗子屁股上
     
     
    的声音,也随着加快。当然美穗子没有心情去感觉有没有快感,心里只是地念着快一点解脱这种状况。
     
     
     
     
    因为雄三插入的动作过份的激烈,好几次使美穗子几乎脸要着地,可是最后
     
     
    还是变成趴在地上的姿势。这时候雄三以敏捷的动作把美穗子的身体转过来,以普通的姿势继续攻击。
     
     
     
     
    美穗子觉得这样的姿势会浸入的更深,而且发觉在这样的小小差异下,竟然
     
     
    能引起身体深处的骚痒感。一旦产生这样的感觉,随着一次抽插就更增加,开始感受到大概是所谓的快感。嘴里不由得想发出哼声。
     
     
     
     
    可是血气方刚的侵略者,根本没育心思去感觉出对方的快感,只会使抽插的
     
     
    动作加快而已。就这样不到二、三分钟,嘴里发出同一般的声音,使身体痉挛。
     
     
     
     
    「啊……我要射了……老师……要射了……」
     
     
     
     
    随着雄三的叫声,好像有什幺东西在身体里爆炸。雄三开始无力地压在美穗
     
     
    子身上。他的肉茎间歇性地膨胀,每一次都有灼热的液体在美穗子的子宫里飞散。
     
     
     
     
    这时候美穗子感受到正在膨胀中的快感已经中断,一种无法排遣的感情在身
     
     
    心里产生漩涡。虽然如此,对结束产生松驰感,美穗子像死人一样地躺在那里没有动。
     
     
     
     
    不久后,有一种雄三的身体离开,穿裤子的动静。
     
     
     
     
    怎幺办?就这样放去强奸她的学生吗?要告他吗?向谁告?警察还是校长?不管是向谁,只要告诉以后,这件丑闻一定很快地传遍学校,学生或教师,甚至于家长们,也会用好奇的眼光看她……
     
     
     
     
    在无法决定的情形下,美穗子一直闭着眼睛。
     
     
     
     
    「要想告我,随便向谁告都可以。」
    好好看
    写的真好
    我喜欢
    看到大大的帖子,一定要进来顶上的

    看起来应该不错看~给你推推~谢谢分享

  •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