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童年的乱】
  • 发布时间:2018-10-11 18:09 | 作者:admin | 来源: | 浏览:1200 次
  • 【童年的乱】一

    一个人静静的吸着烟,回忆起童年,不知是眷恋还是有一些的荒诞……

      校园坐落在一个繁华都市的边缘,许多十五六岁的少男少女漫无目地的在这

    ?打发着时间。抽烟,喝酒,斗殴还有泡妞是男孩们最热衷的事

      ,而这些男孩中的佼佼者也是女孩子最喜欢的,当然除了老师还有那些很爱

    看书学习的女孩了。

      我就是那个佼佼者,像电视?一样,身边总有一帮的兄弟,在这个学校?我

    的权威性是毫无置疑的。只是有些遗憾,我还是个处男,和我好的女孩虽然不少,

    可是最多也就摸摸她们的小乳房,再进一步的举动她们总是拒绝,哎,等机会吧。

      依旧像往常一样的上学,依旧像往常一样的去修理了一个和我兄弟叫板的笨

    蛋,是大我一个年级的。在一阵拳打脚踢过后,我像一个战胜的

      将军一样环视着战场。男生们萎缩的躲在一边,女生眼睛?满是惊恐,看着

    女生眼睛?的惊恐,莫名的,我的下体开始勃动……

      我招呼兄弟,转身準备离开。

      “站住!”一声呼喝让我停下了脚步,我回过头,是个女孩。

      她像是在指责我,嘴?喋喋不休的在说着什麽。我听不太清楚,因爲我的耳

    朵并没有去听,我的眼睛在看。

      很漂亮!我很讨厌的校服穿在她身上也突然感觉很好看了。头发很长,很黑,

    齐齐的刘海搭在她的前额。眼睛很大,很亮,一副黑边的眼

      镜架在她高挺的鼻梁上。嘴巴还在说着什麽,但我只想去亲那红红的嘴唇。

    她应该是个文静的女孩,有一些显得瘦弱,但此时她的身上却

      隐隐透着英气。我的下体再次勃动,而且很剧烈的勃动……

      兄弟们在劝我,一个小丫头别和她计较了,是的,拳头不是来对付这样的女

    孩的,我知道。但我要计较,用我的阴茎!

      她叫徐晓阳,三年级三班的学习委员,是个优秀女孩。她的身边不乏追求者,

    但至今没人成功。这对我是个挑战,也是诱惑!

      次日,我推开了三年级三班的门,径直走到徐晓阳的课桌旁。“做我的女朋

    友吧”,我很直接,也很自信。“讨厌,无赖!”。她似乎对

      我印象很深,也很直接。我离开,但我的阴茎依然坚挺……

      “做我的女朋友吧”“做我的女朋友吧”“做我的女朋友吧”,接连的几天,

    我说着同样的话,她依然是同样的回答。愤怒象熊熊燃烧的火

      把,在我的下体燃烧,像要爆炸!强奸!念头在我脑子?一闪,让我不禁出

    了一身冷汗。我不是个好学生,打架斗殴虽然习以爲常,但强奸是

      犯法啊。怎麽办?理智与欲望。

      我用了一个自欺欺人的办法作出了选择,我想这她的模样,如果阴茎不勃起

    就放过她,如果勃起,那就……

      它勃起了。

      夏日的午后,一些好学们总是很早就来的教室自己温习功课,那天徐晓阳没

    来,没人知道她去哪?了,只有我知道。

      有人告诉徐晓阳的妈妈病了,中午放学回趟家。而我就在她回家的路上等她,

    一条僻静的小河边。

      “做我的女朋友吧”“讨厌”,依旧的对话。我的手抓住了她的手。“无赖,

    放开我”。我把她的手轻轻的往身后一背,她便不动了,嘴

      ?好像还要骂,可是我知道她很痛,痛的说不出话。她惊恐和不解的看着我,

    她不知道,我有一个会武术的叔叔特别的疼我,他的真传都教给

      了我,平时打架很好用,现在也很灵,哈哈……

      要离路边远点,芦苇多一点的地方,她极其不情愿又极其痛苦的和我到达了

    目的地。一个简单的脚别子她就躺在了事先爲他尽心打造的草

      床上了,惊恐的目光让我勃起。“你要干嘛,我妈妈病了,放了我!”“你

    妈妈没病,是我病了,你看,我这?都肿了”。我脱下了短裤,阴

      茎直挺挺的跳了出来。“啊!”她用双手紧紧的捂着脸,呵呵,这正是我想

    要的……

      我向她靠近,把她的右手压在身下,用我的左手将她的左手从头上方盘过来,

    是一个躺在地上投降的姿势,呵呵,她的嘴在喊,没办法,

      我只有像崔健歌?唱的一样,用我的嘴将你的嘴堵住。两条玉笋般的腿在蓝

    色的校裙?乱蹬,嘴?只能发出呜呜的声音。我知道这很费体力,

      她一会就会老实的,何况我的右手已经解开了她的白色上衣,小乳罩只在我

    需要的时候轻轻一拨就可以享受她的玉乳了。

      天气很热,她累了,我的嘴离开了她的嘴,她的眼睛?有泪水,她在哭。好

    美,让人怜爱的美!我在她的脖子上亲了一下,手突然伸进了

      她的乳罩,用力揉搓着她的乳房。“啊”她瞪大了眼睛,泪水一下子涌出,

    我知道这个女孩崩溃了,她我可以尽情的享受了。

      阳光下,她的乳房泛着白光,粉嫩的乳晕,微微凸起的乳头,我贪婪的允吸

    着,拨弄着,很久……

      她会偶尔的呻吟一声,声音很小,但我可以听到,像我去摸别的女孩子一样,

    这个情景我很熟悉,想的接下来我要做的让我心?很是没底,

      但我要做!

      我的手慢慢的去解她的裙带,她像是被蝎子蛰了一样一下紧张了起来。“不

    可以,求求你,放开”她像是在哀求,我喜欢听她的哀求。我停

      下了手,在她的大腿内侧轻轻的抚摸,她也安静了,她觉得她的哀求起作用

    了。

      一切很安静,我含着她得乳头,手指只在她的禁地边上徘徊,她似乎完全放

    松了。

      突然,我的手指像灵蛇一般滑进了她的内裤,中指一下插进了她的小穴,快

    的她还没来的急加紧双腿。“啊”她的挣扎差点让我抓不住她。

      小穴?很湿润,我的手指不停的抽插着。“混蛋,流氓”!她的骂声像是一

    针兴奋剂,我发疯似的抽插着,骂声减弱,喘息声渐渐充斥着我的

      双耳,她的身体在扭动,滑滑的液体淹没了我的手指,我想,我要真正的去

    告别处男了。

      裙子只是向上一撩,她白色的小内裤便一把被我撤了下来。她没太大反应,

    只是轻轻的夹了一下腿,阴毛只有稀疏的几根,我把嘴凑了过去

      ,她的腿夹的更紧了,我用力分开她的双腿,太美了,一个粉红的小穴顿时

    映入眼帘,我用舌尖轻轻的舔了一下,她一阵抽搐,小穴微微开合

      ,像是在等待我的进入……

      阴茎已经涨得要破了,我举起这个硬帮帮的家伙一下送进了徐晓阳的小穴。

    “啊!”她大叫一声,身体一阵抽搐,双手紧紧勒住了我的脖子

      ,我知道那是处女的痛。

      抽插,抽插,抽插,我的肉棒在徐晓阳的屄?不停的撞击着,那是人生第一

    次的愉悦,徐晓阳的呻吟,喘息,就像酒,让我沖动,让我在她

                的身上疯狂的撒着野……

      一股热流从我的身体?涌出,我射精了,在她体内。我告别了处男,阴茎从

    徐晓阳的屄?慢慢拔出,她瘫软着双腿,阳光照在她的小穴上是

      那样灿烂,还有些许的露珠点缀着她的花蕾。我亲吻了一下这个让我告别处

    男的地方,轻轻的说,“做我的女朋友吧”。她无语……

      接连的几天,我都会在学校的门口有意无意的遇见徐晓阳,她总是低着头匆

    匆的从我身边走过,可能是我对她有些歉疚吧,所以并没有去过

      多的纠缠她,一切都像什麽的没发生一样,时间就这样的在流逝,但在我的

    心?却愈发的对她有些眷恋。

      上课是我睡觉的时间,也总是梦见她的样子的时候。她清秀的脸庞,哭泣时

    让人的怜爱。不是很大却坚挺的双峰。粉红的乳头被抚摸后慢慢凸起的模样。粉

    嫩的小穴,纤细的双腿。哭泣,喘息,呻吟,尖叫,无语,那一次的的每一个情

    景都像魔咒一样缠绕着我,我想我是真的爱上了她……

      从此,我总会一个人默默的跟在她左右,虽然她还是不太愿意和我说话。她

    的一些追求者也因此受到了惩罚。她知道是我干的,我能感觉得到她有几次想要

    和我说话的,我在等。

      “嘿,你过来”,像是在命令,可我还是很高兴。

      “你不要总是打架好不好,他们又没招惹你”

      “是你”

      “是我什麽”

      “你不理我啊”

      “这不是理了吗”

      说完她好像有些娇羞的跑开了,我突然觉得天更蓝了,来上学也是一件不错

    的事情了,哈哈。

      不知道是我征服了徐晓阳,还是徐晓阳征服了我,反正我们在一起了。田间,

    校园,还有那条小河边都留下了我们一起的身影。我们会接吻

      ,我抚摸她她也不会反抗,只是把头埋的很低,脸颊泛着红晕。那时我的阴

    茎总是勃起的,可她不许我再下一步的要求,她说要等到我们结婚

      的时候,那一次只是个意外,她已经原谅了,如果再犯就再也不理我了。我

    郁闷……

      我想我是爱她的,是真的爱上了她。但我的阴茎却从那次之后上瘾了,它爱

    阴道,不论是属于谁的阴道……

      和徐晓阳恋爱,和别人做爱,我用这种方法我自己找到了平衡。

      我身边总是围绕着女孩,因爲我是英雄。可能是她们喜欢我所以我不喜欢她

    们,但我的阴茎喜欢她们了。

      何晓楠,女,16岁,短发,皮肤白,活泼开朗,学习中等,喜欢我的人之

    一。只是没操过,上回她拒绝了,我知道这回她拒绝也没用了,我

      已经有过一次强迫的经验了,呵呵。

      小河边的芦苇蕩?,何晓楠的上衣和乳罩都是敞开的,我的手在摸,嘴巴在

    允吸,她在呻吟。

      我把她的手放进了我的内裤,阴茎很硬,她不敢去摸它,是我把阴茎强塞进

    她的手?,她有些不好意思,但没松手。

      “动一动”我说。她的手开始动了,很爽,真的很爽。

      我的手去摸她的小穴,动作很快,我怕她有拒绝,这?她不让摸,但我要操

    她必须经过这一关。何晓楠嘤咛了一声,双腿紧紧的一夹。“放

      松,没事的“我轻轻的说。双腿松了,我的手指顺利的插进了她的阴道。我

    感慨,哎,原来女孩如此啊。

      我的手指在何晓楠的阴道?不停的搅动着,阴液一点一点的开始增多。“啊

    啊啊……”她得叫声让我兴奋,阴茎在她的手上开始不停的抽动,她也很配合的

    开始扭动身体,阴道时不时的收缩着,像在允吸我的手指。

      何晓楠已经一丝不挂的躺在了我的面前,身体和徐晓阳那麽的相似,只是她

    更顺从。我把阴茎送到了她的嘴?,她不愿意,但还是在嘴?喊

      含着了。“快点吸”,她很听话,吸的很卖力,小嘴鼓鼓的,我低下头轻轻

    的说到“知道吗,这叫鸡巴,是专门来插你下面的洞的,哈哈”“

      讨厌,谁叫你插“她把头扭向一边,”嘿嘿,不让也不成啦“,我一下抄起

    她的双腿架到我的肩膀上,手?把持着阴茎在她阴户上摩擦,不停

      的摩擦。

      “嗯啊嗯嗯啊啊”,她在叫在扭动在迎合,我在欣赏,但愿徐晓阳能有一天

    也这样的享受,我在想。

      插吧,就当是我爱的徐晓阳。

      “兹”的一声微响,阴茎只被处女膜轻轻的阻碍了一下,便顺利的通过了,

    一直到底。她很痛,但我没有停,用力再用力,阴茎飞快的抽插

      着。“啊啊啊啊,停下,停下,求求你,啊啊,啊”。她流泪了,是痛的。

    我更兴奋了,因爲更像徐晓阳了……

      我的阴茎肆无忌惮的在何晓楠的屄?沖撞着,像一头发疯的野兽,紧紧的阴

    道开始松弛了,更加润滑了,她开始迎合,屁股一擡一擡的,突

      然一股暖流一下沖向了我的龟头,阴道在收缩,加紧,“啊”何晓楠竟然高

    潮了。我还在继续,抽插,何晓楠四肢瘫软的躺在地上,任由我的

      阴茎在她的体内进出着,很久,很久……

      徐晓阳,何晓楠,我已经成功的有了两次的性交,在以后的日子?我对这种

    事情更加的熟练,又陆续和五六个女孩发生了关系,她们从开始的羞涩变得开放,

    从忍受变成了享受,有时甚至会主动的向我暗示想要我来操她们。我会让她们帮

    我口交,坐在我的鸡巴上主动的扭动身体直道我射精,我努力的享受着每一次的

    性交,感觉自己就像个皇上一样,这样的经曆让我有着空前的自豪感,成了我炫

    耀的资本。

      有几个很要好的哥们总是缠着我来问操谁谁的感觉怎末样,奶子是什麽样,

    屄屄是什麽样,我给他们讲的时候我能看到他们的鸡巴都把裤子撑的老高,哎,

    我可怜的兄弟们啊,有机会我一定会让你们尝尝女人的味道的。

      一个星期六的中午,我和三个很要好的哥们在喝酒胡侃,彪子【很壮的一个

    好哥们】一脸愤怒的走了进来,「妈的,那个傻逼老师去我们家家访了,我一看

    事情不妙赶紧溜了出来,怎麽办啊」?

      「那个老师啊?」我问道。

      「就那个刚来的英语老师,拿个事就当真的白癡。」

      「这回又要挨你爸的猛捶啦」

      「真背啊」

      「靠,真他妈找干」

      兄弟们你一言我一语的爲彪子打抱不平。

      「先坐下喝杯,消消气吧」,我叫彪子坐下,到上了酒。今天彪子的酒喝的

    特别快,没多久我们就有些多了,这时彪子有些醉意的说「哼,早晚我得报仇,

    好好收拾她,叫我哥哥泡她,给丫办了」。

      「对对,你哥和她岁数差不多,有戏」,华子【一个哥们】接茬道。

      「你哥也是个混混,人家可是师大毕业的大学生啊,玄。」二黑【一个哥们,

    有些憨】,撇着嘴嘀咕着。

      「那怎麽办啊」豆丁【哥们,有些懦弱】,细声细气的歎道。

      「瞧你们那点出息,还用得着别人帮忙,咱们自己干!」我借着酒气的一句

    话把几个哥们给惊着了,瞪着眼看着我。

      「老大,你没多吧」

      「靠,胆小鬼,敢不敢你们,不敢以后就别在这?混了」。

      「怎末办,你说吧,我敢」彪子第一个表态了。我看了一下华子,二黑,豆

    丁,可能是酒壮怂人胆吧,哥几个都一咬牙,点头了。

      我问彪子「她还在你家吗」?

      「应该在」,彪子答到。

      「去河边等她,那是她回学校的必经之路,走!」我们哥几个醉醺醺的来到

    了那条小河边,就是我干徐晓阳的那个地方,在等……

      欧希倩,英语老师,身高一米六八,师大毕业,二十二岁,皮肤白皙,笑时

    脸上有个酒窝,样子很甜。据说有个男朋友,有人看到过她被一个男的骑摩托车

    带走过。

      「怎麽还不来,咱们都快在这爬一下午了」彪子发着牢骚。

      「要不咱们撤吧,饶她一回」豆丁有些打退堂鼓。

      「着什麽急,天黑了在回来才好呢,免得被认出来」,我狠狠的道。

      可能是天意吧,她真到很晚才回来,她又去做了几个家访,现在想想那天要

    是她没从这?经过多好啊,我也就不用受哪六年的罪了,哎……

      天黑了,一阵自行车的声音让我心头一惊,毕竟有些害怕,但是话说了就要

    干啊,要不怎麽做老大!不管了,我一下窜了出来,把手?事先準备好的一根木

    棍一下捅进了欧希茜的前车轮。「啊~ 」,我们的英语老师一下子飞了出去,重

    重的载在了地上,我真希望把她摔晕就好了,那样会省去很多事,可是没有,她

    要起身。我一个箭步窜了上去,骑到了她的背上,一只手捂住了她的嘴,一只手

    把她的胳膊一背,她又不动了。

      彪子脱下了裤衩套在了她头上,华子二黑连拉带拽的把欧希茜拖进了芦苇丛,

    豆丁把自行车也一起推了进去。一切都很顺利,这是我们预先计划好的。

      「呜呜~ 呜呜~ 」欧希茜挣扎着,但她发不出声音,我叫彪子把内裤也贡献

    了出来,堵上了她的嘴。她也动不了,彪子光着屁股坐在了她的头上方,手压在

    彪子的腿底下,她的腿还在蹬,二黑华子也把她的腿坐在了身下,豆丁在发呆,

    我也在发呆,看着我的英语老师发呆……

      她的头上虽然套着彪子的裤衩,可还是挡不住她一头的秀发顺着双肩倾洒在

    胸前,胸好挺,已经微微露出了半个乳房,几缕黑丝敷在上面出奇的好看,白色

    掐腰的上衣,把她的胸和腰部的曲线勾勒的淋漓尽致,粉色印花的长裙与上衣处

    的衔接有些脱开,露出了一点点白色的小腹,很平坦,还有一点的肌肉,她在学

    校应该很爱好体育吧。她的腿很长,在她挣扎的时候长裙已经退到了膝盖上面,

    虽然看不见大腿的根部,但我知道那?应该比小腿更白,更迷人。

      我示意我来接替彪子的工作,让彪子去操她,可彪子的一直搭在欧希茜头上

    的阴茎却一直没有硬,豆丁站在一边发呆,华子,二黑低着头,默默的坐在她雪

    白的腿上,空气中只有欧希茜发出呜呜呜呜的声音……

      我长出了一口气,慢慢退下了裤子,阴茎已经硬了,我半跪在老师的身前,

    用手拨开了她胸前的秀发,一个一个的小纽扣在我的手指力松开,她扭动的好厉

    害,一挺一挺的。我轻轻解开她的乳罩,两个雪白的乳房一下跳了出来,比我以

    前看到过的都丰满,圆润,至少这是一个成熟女人的乳房,乳晕是粉红的,乳头

    是粉红的,很小的乳头,还微微的下陷在乳晕?,我用手轻轻的抚摸着,轻轻的

    捏着她的乳头,舌尖舔着另一个乳头,很甜的感觉。我直起身,将阴茎在她的乳

    房上摩擦着,龟头顶着她的乳头,旋转着,旋转着,我感觉的到她的乳头在慢慢

    的变硬,像一颗珍珠般从乳晕上升起,晶莹剔透。

      我的手慢慢的滑向了她的小腹,大腿内侧,她得阴户很肥厚,鼓鼓的被白色

    的小内裤紧裹着,我的手指在上面滑动,欧希茜在用力的扭动躲闪着,呜` 呜~

    呜呜,她在哭泣,我示意华子二黑起来一下,我要把她扒光,长裙,内裤,上衣,

    乳罩,一件不落。

      欧老师赤条条的躺在我的面前,我一下把头埋进了她的两腿之间,允吸着她

    的阴户,舌尖在她的阴蒂上挑逗,「恩恩恩啊啊啊」她的感觉很明显,她是一个

    很敏感的女人,淫水慢慢的流了出来,我把手指伸了进去,抽插,一根,两根,

    三根,四根,抽插抽插,她不是处女了,因爲我没感觉到处女膜,我要帮她男友

    来干她了。

      我示意华子二黑把她的腿劈的大一些,她的柔韧性很好,已经成了一个大字

    型,粉红的阴唇有些微微的开啓,黑亮的阴毛上挂着一些液体,我举着硬帮帮的

    鸡巴,对準了她的小穴一下插了进去,一直到底。「呜呜呜,呜呜~ 」她被彪子

    的内裤嘟着嘴所以叫声有些沈闷,我不喜欢,我一把把她嘴?的内裤拽了出来。

    「恩,恩,不要不要,啊啊,停下,求你别别」停着她的叫声我更加的兴奋了,

    我漂亮的老师,我会教你舒服的,我的鸡巴在她的小穴?来回的抽插着,她的阴

    道好滑,好湿润,她让我感受到了以前没有的快感,很快我射精了,射在她的阴

    道了,我附在她得身上,嘴?含着她的乳房,阴茎在她的小穴?一点一点变软

    ……

      我起身,看到彪子的鸡巴直挺挺的竖了起来,彪子像一条疯狗一样一下扑在

    了欧希茜的身上,鸡巴在她的大腿根部和肛门处顶了两下才找到位置,一下插了

    进去。彪子很壮,鸡巴很大,我能看到欧希茜在紧紧的咬着牙,彪子像是上了弦

    一样的插着她的老师,不时的发出滋滋的声音,欧希茜在迎合,她好像忘了这次

    性交的方式,也许她在想着她的男友吧。这时已经没有人在束缚着我们的老师了,

    她的身体是自由的,她可以任意的扭动,彪子射了,欧老师却紧紧的将双腿缠在

    了彪子的腰上,不叫他离开。

      华子上了,二黑把鸡巴塞进了欧希茜的嘴?,两个人很有陶醉的插着我们美

    丽的欧老师「恩恩啊啊快快啊!」她含着二黑的阴茎嘴?含糊的呻吟着……

      我们的老师似乎疯狂了,她不停的扭动这身体,屁股一挺一挺的向上迎合着,

    我能感觉到她很快乐。

      华子射了,射在了欧老师的屄?,二黑射了,在嘴?。我看着豆丁,他不敢。

    我示意将欧希茜翻过来,叫她趴着,她的屁股很圆很有弹性。我伸手在她的小穴

    ?蘸了一些粘液,涂在了她的肛门上,又蘸了一些,一下把中指插进了欧希茜的

    屁眼,「啊,疼,啊啊」我是在爲豆丁开路,豆丁的鸡巴很小,细的像根筷子,

    我想欧希茜的屁眼可能更适合她吧。

      豆丁趴在了欧老师的身上,我们把她的腿分的很开,她的小菊花湿漉漉的,

    豆丁举着他的小鸡吧,一下顶进了欧老师的肛门。「啊不成痛好痛啊」豆丁可不

    管这样多了,双手紧紧勒住了欧老师的乳房,鸡巴像活塞一样的插着,我看着这

    个美丽的,年轻的老师在我们的轮番轰炸下已经开始享受了,她不知道,操她的

    人是她平时严加看管的学生。

      想着欧希茜走在讲台上的音容笑貌,想着平时她训斥我们时的严厉,想着这

    个博学多才的大学生,我的阴茎再次的勃起。我伸手一把拽起了豆丁,将欧希茜

    一下翻了过来,坐在了我的身上,我把阴茎一下插进了她的阴道,双手搂着她的

    小蛮腰,一前一后的推动,她扭动着屁股,嘴?发出诱人的呻吟,她的双手紧紧

    的勒住了我的脖子,阴道像小孩的允吸,不停的夹着我的鸡巴。太爽了,前所未

    有的快感,我一把扯掉了欧老师头上彪子的裤衩,欧希茜那娇美的脸庞一下让我

    的阴茎更加的坚硬。

      「啊」一声惊叫,欧老师的阴道差点从我的鸡巴上脱落,她惊恐的睁大了眼

    睛,「是你」!我能感觉到她的阴道在迅速的变得干涩,她一下闭上了双眼,泪

    水像泉涌,我把她平躺的放下,抽出我的阴茎,在上面啐了一口唾液,有继续插

    进了她的阴道,她在不停的流泪。我轻轻的伏在欧老师的耳边问道「老师,舒服

    吗」她环视了一下我们,无语……

      我从欧希茜的阴道?抽出了我的阴茎,她敞开着双腿,粉红的乳头,粉红的

    阴户,粉红的嘴唇,微微开啓……

      当晚我们被警车带走了。

                                        

                    完结篇

      六年是一个不算短的时间,尤其那六年正是人生中最美的时光,可我却是在

    牢狱中度过的。年轻的无知与沖动让我付出了沈重的代价,当我离开监狱大门的

    时候,世界对我来说竟然如此陌生,寂寞,无助,是我最多的感受,童年那些美

    好的时光已经一去不返了。留在我心?的是对我曾经伤害过的那些女孩的歉疚,

    尤其是欧希茜老师,还有那个我深爱着的徐晓阳……

      经过那次事情,欧希茜就调离了我们那所学校,也不知道她现在怎样了,那

    次的伤痛是不是还在缠绕着她,我只能默默的对她说声「对不起」希望你永远幸

    福。

      徐晓阳经过我多方的查找终于有了一些线索,只是消息对我来说简直就是个

    噩耗,她结婚了,并且快要生小孩了,有人经常看见她和爱人一起散步,她挺着

      我想去找她,虽然一切都已经过去了,但是我还是有些不甘心,哪怕我们能

    做个普通的朋友呢,希望她能原谅我年轻时的错。

      事情好像比我想象的要顺利,当我出现在徐晓阳的面前的时候,她显得很平

    静,好像已经知道我总有一天会出现一样。

      我们聊了很多很多,我能感受到她其实没有忘了我,至少她的第一次是我给

    的。

      她得家庭很幸福,老公大她七岁,是个公司的经理,很疼她。只是有时会经

    常的出差,不知徐晓阳是有意还是无意的告诉了我这些,让我感觉我也许可以成

    爲她的情人。

      我们就像很多朋友一样的交往着,我对她很是关心,就像个情人一样的照顾

    她,甚至有时候去医院检查也是由我陪她去的,因爲她的老公又出差了,去了伦

    敦,很远,时间很长,也许要等到他的孩子出生了,这些也成了徐晓阳总想我发

    牢骚的话题,她总是说老公人很好,就是工作太忙了,经常把她自己留在家,要

    是她在上班的时候还好,现在怀孕了,她自己在家很无聊。

      她说在我没出现的时候,总是和欧希茜在一起聊天,这个名字一下让我心?

    一惊,是欧老师吗,我没敢问出口。

      就这样我们频繁的交往着,那天她邀请我去了她们家。她的家很豪华舒适,

    只是显得有些冷清,她怀孕了,所以一直陪她的小狗也送人了,从她的话?我能

    感到一个妙龄少女的寂寞。

      和她在一起,我的阴茎也会不时的勃起,但我总能克制,至少我已经伤害过

    她一次了,我不能失去这个还拿我当朋友的朋友。

      那天,是她的生日,只有我在陪她。

      她穿的很随意,一件白色的孕妇裙,没有带乳罩,我能看到她雪白的乳房在

    衣服?晃动。她用饮料代替酒在陪我,灯光很昏暗,很有情调。我喝了很多酒,

    她好像并不拍我喝多了。

      「我们好像情人。」我终于忍不住说了出来。

      「哈哈!」她笑的让我不知如何是好。

      「你像是在勾引我?」我盯着她乳房悠悠的说道。

      「怎麽说话呢,那样难听。」她轻轻的撅了一下嘴,脸上泛起一丝红晕。

      我的阴茎勃起了:「我们做爱吧?」

      我看着她的眼睛,她低下了头,眼睛在逃避,纤细的手指拨弄着衣角,脸更

    红了。

      「好热啊,我去洗个澡,你不许偷看啊。」说完她径直走向了浴室。

      浴室的门没有关,哗哗的水声在告诉我,她在等我。我把自己脱得精光,轻

    轻的推开了浴室的门,徐晓阳没有回头,只给了我一个背影。她的皮肤白的像羊

    脂,屁股上翘而且坚挺,水流从她的两腿之间缓缓的滑落,好美的一幅美人出浴

    图啊。

      我从身后轻轻的抱住了她,双手只是搭在了她的腹部,圆圆的。徐晓阳把头

    向后轻轻的躺在了我的肩上,她闭着眼,我轻吻她的玉颈,良久……

      徐晓阳转过身,轻轻推开了我,我莫名的看着她,她也在看着我。我对自己

    的身材充满了自信,六年的牢狱生活让我的肌肉异常的的发达,我相信每个女人

    都会爲它们发疯,还有更让我自豪的就是我的小弟弟,很粗,很长,很雄壮,此

    刻正涨得红红的直立着。我看到徐晓阳的眼睛?有一团欲火在烧。

      她突然一下扑向了我,炽热的双唇一下堵住了我的嘴,她的嘴?满是香气,

    舌尖像个顽皮的孩子在我的嘴?打转,她的热情让我措手不及,我愣愣的站着,

    这回她是在强奸我一样。

      她纤细的手不停的摞着我的阴茎,快要把它揪掉了的感觉,她疯狂的吻着我

    的身体,最后把我的阴茎一下含进了她的小嘴,塞的满满的,舌尖不停的挑逗着

    我的龟头,她允吸着,好像从来未曾有过的美味。

      「啊……啊……慢一点晓阳……」我有些受不了了,终归是六年没碰过女人

    了,更何况是这麽漂亮的怀孕中的女人。

      我抱起晓阳,把她轻轻的放在床上,她娇喘着,雪白的乳房一起一伏的,两

    颗坚挺的乳头娇豔欲滴,腹部隆起的很大,把她的阴户显得那样的深邃,阴毛比

    十七岁的她要多了很多,湿漉漉的贴在她的阴唇上,阴唇还是粉嫩的,边缘的顔

    色要深一些,有一些微微的外翻,这应该是他她老公的杰作吧。

      我俯下身,双手扒开她的阴唇,用舌尖在她的阴蒂上舔吸着……

      「嗯……嗯……」她开始呻吟:「用力……快一些……快……」

      「好舒服……啊……啊……」

      我舔的更加的卖力,她叫更加的淫蕩。我用手扶着阴茎在她的小穴上摩擦,

    她把腿夹了夹,一翻身测了过去,她拒绝了我的进入。

      「就这样吧,我怕伤到孩子。」她有些担忧的说道。

      「不会的,我轻一些,别担心。」我安慰道。

      「我也好想要,我总在想我们的第一次,结婚后我就在也没有体验过那种感

    觉了,老公总是没几下就射了,有时甚至才刚刚插入……」

      我终于知道了,我强奸她的那次,她是舒服的,至少身体上是舒服的。

      「别担心了,要不我们换个姿势吧,来,过来。」

      我坐到了椅子上,阴茎像一根旗杆。

      「来,坐上来。」我挥舞着阴茎招呼她。

      「太大了,我不敢。」她像是在撒娇。

      「哈哈,快点吧。」

    他老公的鸡巴一定不大,我用鸡巴在她的阴户上蹭了蹭,一只手轻轻的掰开了阴

    唇,她用手支撑着身体,一点一点的往下放。

      「啊……嗯……嗯……啊……」

      到底了,我能感觉到龟头已经定到了她的子宫。

      徐晓阳疯狂的扭动着屁股,我的鸡巴在她的穴?搅动,淫蕩的叫声充斥着整

    个房间。

      「铃铃铃」,一阵急促的电话铃声响起,晓阳停了一下,有些不情愿的拔出

    了我的鸡巴。她拿起电话,回头示意我别出声,我走了过去,一下按下了免提。

      「阳阳,生日快乐!」是她老公。

      她得老公真是够贫的,没完带了的又是道歉又是讨好,晓阳双手支着下颚趴

    在桌子边上和他聊着天。她的屁股很翘,还在不时的扭动,我看着看着,一下举

    起了鸡巴,从后面插了进去。

      「啊!」晓阳一声尖叫。

      「怎麽了?阳阳?」

      「没事,有只蟑螂。」

      徐晓阳狠狠的瞪了我一眼,我洋洋得意的笑着,鸡巴在她得阴道?来来回回

    的插着,时不时发出「啪啪」、「滋滋」的声音。

      「什麽声音啊?」

      「没什麽,我在打蟑螂。」

      我听见晓阳的话让我直想笑,我插的更猛了「啪啪,啪啪」,我的身体撞击

    着她的屁股。徐晓阳用手堵住了嘴,用力咬着手指,淫水已经顺着她的大腿在流

    淌了,「噗滋,噗滋,噗滋」阴道?发出的声音很是响亮,晓阳有些不好意思。

      「打不到就别打了,我都听见你在喘了,别累到啊。」她老公还这真是关心

    她啊。

      电话终于挂了,晓阳的屁股用力的往后一顶,「啊——」一股热流从徐晓阳

    的阴道?喷了出来,几乎是同时,我的精液也喷向了她的阴道,鸡巴在?面抖动

    着,白色的液体沾满了她的阴户。

      「好舒服!」晓阳用阴道紧紧的夹着我的鸡巴,很久不愿拔出……

      就这样我们维持着情人的关系,她家?的每个角落都有我们做爱的身影,她

    在我的调教下变得像个蕩妇,很多的性用具我给她买了很多,甚至有时我们会玩

    一些小小的SM,性爱是快乐的,这是晓阳最大的感受。

      又一次的偷情,我的鸡巴才刚刚的插入,门铃响了。我们没有理会,继续插

    着。

      「铃铃铃」,「铃铃铃」晓阳的手机响起。

      「晓阳,你在家吗?快开门,我有事啊。」是一个女人的声音。

      我的鸡巴不情愿的拔了出来,她叫我躲在卧室?。门开了。

      「希茜,怎麽了?」

      「我要离婚!」进来的那个女人显得很激动,一屁股坐在了沙发上。

      我好奇的把门推开一道缝隙,啊,是欧老师,我感觉像在做梦。

      「你说,我辛苦的带着孩子,还要上班,可他……呜呜呜……呜呜呜……」

    欧希茜抽泣了起来。

      「怎麽啦?你快说啊。」

      「他有情人,我今天回家拿东西,正被我看到他们在干那事,呜呜呜……」

      「怎麽会这样啊,那你想怎麽办啊?」

      「我要离婚,我也找个情人,给他带足绿帽子,哼!」欧希茜狠狠地说到。

      「哈哈,欧老师原来你这样开放啊,要是真给你个小伙子你敢用吗,别说气

    话了。」徐晓阳和她开啓了玩笑。

      「怎不敢,许他就不许咱们女人了,我也是人啊,我还说是他工作累了呢,

    我们都两个月没同房了,原来他去和别的女人鬼混呢,你说多气人。」欧希茜一

    本正经的说。

      「哎也是,我也是常自己一个人哪,女人真苦。」

      「你不是有我吗!」我突然开啓了房门,而且赤裸着身体,阴茎翘的老高。

      「啊,是谁啊?」欧希茜惊呼。

      「你……」徐晓阳脸涨的通红,说不出话来。

      我径直走向了欧希茜,一下跪在了她面前:「欧老师,对不起,是我,我一

    直想找到您,请你原谅我的年少无知。」

      我的突然出现,让这两个女人显得很是慌乱,欧希茜努力的定了定神,眼睛

    使劲的盯着我的脸:「是你!」

      「是你!怎麽是你?」欧希茜很激动,啪的给了我一个耳光,而后呜呜的哭

    了起来。

      「别哭了,希茜,过去的就让她过去吧,他那时也是年轻,他也受了不少苦

    了。」晓阳在劝导着她。

      欧希茜还在抽泣,我们无语,良久,她擡起了头,眼睛充满了疑问的看着晓

    阳,幽幽的问道:「他怎麽在这??」

      「他是我的情人。」眼前的情形徐晓阳已经无需隐瞒了。

      「我们在一起很快乐,无论心理还是身体。」说着,她抚摸了下我的阴茎,

    幽幽的道:「它让我快乐,让我真正懂得了该如何享受女人的快乐。」

      「希茜,你是我最好的朋友,也曾经是我们的老师,你不会认爲我是一个坏

    的女人吧?」徐晓阳的眼?闪过一丝的幽怨,平静的望着欧希茜。

      「坏女人?好女人?坏女人?好女人?」欧希茜目光有些呆滞的看着窗外,

    嘴?自言自语的嘀咕着。

      「好女人是个什麽样子,是我这样?天天的工作,洗衣,做饭,带孩子?」

    欧希茜不停地反问着,像是在问晓阳,但更像是在问自己。

      「我不做饭,洗衣,孩子也没出生呢。」,徐晓阳下意识的摸了摸凸起的肚

    子:「现在也不工作了,可我还是做不了所谓的好女人啊」她有些感慨的歎了口

    气。

      「你老公也外边有女人?」欧希茜问道。

      「没有,他很爱我。」徐晓阳用眼角瞟了我一眼,接着说道:「他无法给我

    作爲女人,或者说是作爲一个健全人该有的快乐和激情。」

      欧希茜有些不解,急切的问道:「到底是什麽原因啊?就别卖关子了。」

      「呵呵!」徐晓阳笑的有些勉强:「我就直说吧,我们在做爱的时候,我才

    刚刚的有感觉他就射精了,她不懂女人的感受,他在那个时候只把我当做了一个

    叉着腿的充气娃娃。」

      晓阳又看了我一眼,接着道:「在很多次这样的做完后,我终于鼓足勇气对

    他说,能不能时间长一些,或者你多一些的抚摸,吻吻我的那?,可你猜他说什

    麽?」

      「说什麽?」欧希茜好奇的问。

      「女人要淑女一些,不能这麽淫蕩啊,以后不许再说这样下流的话了啊。我

    晕,他让我给他口交就不淫蕩啊,妈的个呆子!」徐晓阳狠狠地拍了下桌子,一

    副不恭的样子。

      我听得忍不住想笑,欧希茜却先笑了,笑的很开心的样子。

      「哈哈,这就是老夫少妻的毛病啦,正常的很,你不是也找到代替品了吗?

    嘻嘻!」欧希茜看了我一眼,笑的有些诡异。

      「好了,在我眼?你肯定不是坏女人,我走了不打扰你们了。」说完,她站

    起了身準备离开。

      「我不会和别人说的,放心。」她边说边走向了门口。

      「别走啊,你去哪?啊?你可别真的去离婚啊!」徐晓阳急切地堵在门口。

      一句话让刚才好像已经忘了伤痛的她顿时浑身一颤,像是被蝎子蛰了一下。

    欧希茜被晓阳抓着胳膊坐回到了沙发上,神情呆滞的望着窗外,泪水顺着眼角慢

    慢的淌了下来。

      我感到一阵的心痛,也许是我那次的过错,致使她以前的男友离开了她,或

    者还是那个男友,不能释怀她曾被人轮奸的阴影。我曾经很钦佩她的勇气,敢于

    告发她被学生轮奸的事实,让我们不能逍遥法外。也佩服她从新开始了生活。更

    欣赏她的善解人意,宽广的胸怀。可就是这样一个漂亮,贤淑,能干的女人却让

    她一次一次的承受着刻骨的伤痛。

      我慢慢的穿上了衣服:「欧老师,一切都会好起来的,就让晓阳先陪你吧,

    我先回去。」

      「哦,别,你别走,还是我走吧。」欧希茜一下回过了神,匆忙答到。

      「今天都不许走,你,去做饭。我们姐俩閑聊会儿。」晓阳一指我命令道。

      我转身进了厨房,她们两个叽叽喳喳的聊着,都是一些来回诉苦的事,有时

    会把声音放得很低,我听不到,但我猜测,肯定是一些很隐秘的话吧,因爲偶尔

    会传来欧希茜笑着说晓阳你真坏的声音,之后就是两个人有些浪蕩的笑声。

      晚饭好了,烛光,红酒,三个人。晓阳爲了孩子还是没有喝酒,欧希茜喝了

    她人生第一次的酒,我陪着她在喝。晓阳会时不时的讲一些笑话,当然也免不了

    一些黄色露骨的,这时的欧希茜总会不好意思的笑个不停,脸红红的,也许是酒

    的作用。

      我们频频的举杯,酒喝得很开心,欧希茜好像已经忘了她老公外遇的事情,

    她说,她从没有这样放纵过,她好像今天才知道了什麽是生活,她好开心。我知

    道酒精开始刺激她的大脑了,这种感觉能有效的缓解心理的痛苦和苦闷。

      欧希茜喝多了,她四脚朝天地躺在了沙发上,紧身掐腰的小上衣开了两个纽

    扣,露出了半个雪白的乳房,裤子的料很薄,能隐约看见内裤,而且也清晰的勾

    勒出了她阴户的线条。我的阴茎不由自主的硬了。

      我一把抱起了晓阳放到了欧希茜另一边的沙发上。

      「别在这?啊,去卧室吧。」晓阳小声的说。

      「不,就在这?,当着老师的面干还没试过吧,这样多刺激啊。」

      「你真坏。」晓阳一边说一边脱去了我的衣服:「那要轻一些啊,别吵醒了

    希茜。」

      我们很快进入了角色,这样的情景我们已经很熟悉,她喜欢吮吸我的鸡巴,

    也喜欢我舔她的阴蒂,只是爲了方便我把她的阴毛都刮了,特别的干净,阴蒂的

    小豆豆很快就硬了,我舔的很卖力,我喜欢看她的淫水慢慢流出的感觉。

      「啊……啊……好棒……好舒服……」

      我把舌头伸进了她的阴道。

      「深点……嗯……嗯……再深……好爽啊……」

      我几乎不用插入就可以让她高潮。

      「啊……啊……啊……」她叫声越来越大了,似乎已经忘了我们边上还睡着

    一个女人。

      「来插我吧,我快来了。」徐晓阳岔开着双腿,屁股下面还垫了个沙发枕,

    我举起鸡巴一下插了进去,她的小穴已经没有开始时候的紧了,是被我开发的,

    我想以后她的老公在操她的时候她可能会更没有感觉了。

      「啊!你插到我的小宝宝了,哈哈!」晓阳摸着鼓起的肚子,还在调情。

      「哦……哦……啊啊……啊……做女人真好……啊……」徐晓阳像个花癡似

    地喊着……

      我的眼睛不停的盯着躺在一边的欧希茜,半个雪白的乳房,裤子勾勒出她阴

    户的线条,这是让我猛烈抽插的动力。没成年的小女孩,成年的女老师,怀孕的

    準妈妈,这个已经是孩子妈妈的少妇会是什麽滋味啊,我开始意淫了。

      徐晓阳忘情的享受着我给她的快乐,欧希茜醒了,我的眼睛看着她,并没有

    回避,欧希茜也没有,就这样注视着。

      我继续抽插着,晓阳在呻吟,我看着欧希茜,她的胸有些起伏,因该是呼吸

    变得有些急促。我一把抱起了晓阳,阴茎在她的屄?没有拔出,我抱着她走到了

    欧希茜的头上方,她没有动,依然看着我。我放慢了抽插的速度,一下,一下,

    而且每一次都完全的拔出在插入。

      「啊……啊……你别吵醒希茜……」徐晓阳不知道欧希茜正目不转睛的看着

    我的鸡巴在她的屄?一进一出。

      「你不是说当着别人做更刺激吗,嘿嘿。」我奸笑着。

      欧希茜在喘息,和晓阳的呻吟很合拍,她的手不由的揉搓着自己的乳房,牙

    齿轻轻咬着嘴唇。我温柔的向她点点头,以示鼓励。在她的阴户的位置有一些微

    微的湿痕。

      我轻轻放下徐晓阳,和欧希茜并排放在了一起,欧希茜迅速的闭上了眼睛,

    手搭在胸上一动不动,我微微的一笑,示意晓阳看看欧希茜,手指指了指她的阴

    户,徐晓阳一下都明白了,用手轻轻打了我一下:「讨厌。」

      徐晓阳是个善解人意的女人,至少在这方面。她歪过头,解开了欧希茜的纽

    扣,乳罩,一对浑圆的乳房一下跳了出来,我把不禁的用力一插,晓阳狠狠的瞪

    了我一眼,我笑。

      欧希茜没有睁眼,我们都知道这是她的默许。徐晓阳用嘴含着她的乳头,并

    把我的一只手按在了欧希茜的另一个乳房上。允吸,揉搓,这样的刺激使得欧希

    茜再度的喘息起来。她得乳房比起22岁的她更加丰满,而且柔软,像加速器一

    样让我的阴茎在晓阳的阴道?快速的沖击。

      欧希茜的裤子已经湿了一片了,我的手不由的伸向了她的阴户,手指来回的

    在她的深沟间滑动,晓阳松开了腰带,裤子和内裤被我一起轻轻的脱了下来,她

    的阴毛不很多,稀疏的成三角状贴在了阴户的上方,阴户很肥厚,微微的有些粉

    色,看不到阴唇,只有中间细细的一条缝,还有滑滑的液体。

      我用手指轻轻掰开了这个美丽的鲍鱼,洞口已经敞开了,还在微微地收缩,

    我伸进了一个手指,?面湿润而且很热,我把手指微微勾起,在她阴道上壁上拨

    弄,据说这样可以让女人潮喷。

      欧希茜开始扭动身体了,阴道在不停地收缩,紧紧的夹着我的手指。虽然她

    还紧闭着双眼。两个女人对我的刺激是绝无仅有的,这让徐晓阳吃了不少苦,她

    已经两次高潮了,阴道甚至有些肿胀了。

      她叫我拔出来叫她歇会儿。并扶着我的鸡巴对準了欧希茜的阴道口,这正是

    我想要的,我用力一挺,一下直接插到了根部,「啊!」欧希茜叫了一声,一下

    睁开了眼睛,晓阳和我在对她笑,庄重的微笑。

      欧希茜的性欲是旺盛的,这从我第一次插她的时候就能感觉到,如果不是我

    揭开了她头上的短裤,也许那还是她一次不错的经曆呢。她疯狂了,屁股不停的

    上挺来迎合我的阴茎,频率都让我有些难以招架,但我要忍住,我要让她真真正

    正的去做一回女人。算是补偿对她的伤害。

      我们不停的变换着姿势,从不同的方位对她的阴道攻击着。

      「快……快些……肏我……用力……用力啊……」

      「好舒服……好爽啊……」

      「我感觉要飞了……哦……啊……啊……太美妙了……」

      我想,这是她最真实的感受了,她完全的放松了,那些世俗的束缚已经被我

    的阴茎撕破了。

      我的鸡巴都有些痛了,可欧希茜并没有要高潮的样子。

      我把鸡巴抽了出来:「老师,我能歇歇吗?」

      欧希茜不好意思的一笑:「你也有不成的时候啊?哈哈!」

      徐晓阳叉着腿用手摸着阴蒂打趣道:「欧老师哪象你啊,那样没出息,插几

    下就高潮了。」

      欧希茜更加的不好意思了:「你们别说啦,羞死人啊。」

      「老师,你别急啊,一会我给你来个更好玩的。」我一边说一边从柜子?拿

    出一盒东西。

      欧希茜不知道是什麽,徐晓阳可是很清楚:「你要把希茜搞死啊?」

      徐晓阳转过头又对欧希茜说道:「你可别让他用这些啊,受不了的,太刺激

    了!真的啊。」

      「什麽东西啊,这麽恐怖?」欧希茜好奇的问。

      「别听她的,很好玩。」

      我边说边一样一样往外掏,假阳具,振动棒,跳蛋,手铐,绳子,还有我用

    小电钻改装的一个假阳具,一一摆在了她面前。

      「啊,你们还玩这些啊?我可不敢,赶紧拿走。」欧希茜嘴?说着,可我看

    她的眼睛却一直的盯着这些东西。

      「这可由不得老师了啊,哈哈!」我一下扑向了欧希茜,先是手铐,拷的很

    松,其实欧希茜并没有反抗,只是嘴?一直再喊「讨厌」,「晓阳快救我啊」之

    类的话。

      没多久我就可以欣赏我的杰作了,欧希茜反背着双手,绳子把她的乳房勒的

    更加的突起,她的双腿叉开着,绳子把她的大腿和小腿像螃蟹一样禁锢着,中间

    一条木棍起到了支撑她双腿的作用,使她不能向?合拢。

      一切就绪,我要工作了。先来个震动器吧,我叫晓阳拿着跳蛋放在了她的乳

    头上,震动器直接顶到了阴蒂,开始,嗡嗡嗡的声音响起。

      「啊啊啊……哎呀……哎呀……晓阳快停下……救命……啊啊啊……」欧希

    茜的阴唇随着震动器不停的跳跃,泛起一道道波纹,顿时淫水四溅。

      「希茜姐,知道厉害了吧,这才刚开始啊。」晓阳幸灾乐祸道。

      「啊啊……受不了了……停下……让我歇会……」欧希茜真的求饶了。下面

    已经湿了一大片。

      我接过晓阳手?的跳蛋:「那我们就换个洞吧。」

      我轻轻一推,欧希茜向后倒了下去,只是屁股翘的更高了。

      「干嘛啊?」欧希茜在问。

      「哈哈!」晓阳在笑。

      我把跳蛋在她的阴道?捅了捅,蘸了一些阴液,一下塞进了欧希茜的肛门。

      「啊……这?不能搞啊……」

      「谁说的?晓阳就爱被搞着?呢。」

      「讨厌,谁让你搞了?」

      我啓动了开关,能看到跳蛋的线在不停的抖动,欧希茜的身体也在抖。

      「哦……天啊……我快死了……哦哦……」

      我拿起了小电钻,对準了欧希茜的阴道慢慢地塞了进去,将开关向上一推,

    「嗡」的一声带着浮点的假阴茎在欧希茜的阴道?转了起来。

      「啊……妈呀……啊啊……救命……停啊……」欧希茜的身体不停的扭动,

    双腿在用力的向?合拢,怎奈有棍子支着,毫无作用。

      我不停的开啓开关,欧希茜随着我的啓动发出一阵阵嚎叫。徐晓阳看的有些

    痒了,拿起一个假阳具插进了自己的屄?,嘴?不断地呻吟。

      欧希茜不成了,身体抽搐了好几下,随着一声大叫,一股白色的液体一下喷

    出了她的阴道,很远。我把跳蛋拔出了她的肛门,换成了我的鸡巴,跳蛋顺势塞

    进了阴道,就这样两个洞我来回变换着攻击着。

      整个的屋子都是呻吟,喘息,浪叫的声音,我身体?的一股暖流随着这样的

    声音沖进了欧希茜的阴道……

      我们三个人疲惫的躺在了一起。徐晓阳和欧希茜抚摸着我的阴茎,幽幽的说

    道:「做个这样的女人真好!」

      欧希茜没有离婚,反而变得开心起来,脸上总洋溢着幸福的笑容,徐晓阳的

    孩子降生了,我和欧希茜的身影常出现在她的家?,有我们的照顾晓阳的老公也

    很放心,当然我们也很开心,只是呻吟,喘息,浪叫的声音以外,还多了婴儿的

    啼哭……

    路过看看。。。推一下。。。

    分享快乐

    助跑~~~~~~~~~~~~~~~~~~ 我推!

    看起来不错看唷~

    looklooklooklooklooklooklooklooklooklook

    looklooklooklooklooklooklooklooklooklook

    looklooklooklooklooklooklooklooklooklook

    路过看看。。。推一下。。。

  •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