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在那一夜,我的性複活
  • 发布时间:2018-08-28 17:59 | 作者:admin | 来源: | 浏览:1200 次
  •  性,并非是一种孤立的存在,它与爱密不可分。爱是性的基础,性是爱的延
    续。只有有了爱的滋润,性,才能开出灿烂的花朵。
      我出生在鲁西南一个贫瘠的小山村,俗话说深山出凤凰,我们村的姑娘个个
    美丽。穷日子过怕了,凤凰们都想凭借自己的脸蛋飞出大山,择良木而栖,我也
    一样。二十岁那年,我终于如愿以偿嫁得了一位吃皇粮的夫君。丈夫大我九岁,
    曾经结过一次婚,有一个五岁的男孩子。虽说是给人家做填房,当后娘,可总算
    是跳出山沟进城享福了。父母也因此得了几百块钱的财礼和两吨无烟煤,那些都
    是家中急需的。钱可以用来给哥哥寻媳妇,而两吨煤足够家里烧好几个冬天了。
    婆婆家人口不多,婆婆、丈夫和前妻留下的男孩龙龙,再加上我。婆婆是个伶牙
    俐齿嘴巴如刀的人主儿,形象酷似《朝阳沟》里的天不怕。后来我才知道,丈夫
    的前妻就是因为受不了婆婆的气才无奈离婚的。说实在的,结婚之初,我和丈夫
    的性生活还是协调的。他结过婚有经验,又怜惜我年轻,所以比较温存。新婚之
    夜,被破处女之身我都没觉得疼痛,这便是例证。我在性生活方面出现障碍,完
    全是在我们感情方面出现危机之后。
      我和丈夫的感情危机完全是因婆婆而起。不知是因为她年轻时就守寡有心理
    障碍,还是爱子心切,婆婆总不乐意丈夫与我单独相处。晚上是没办法的事,如
    果白天,丈夫和我在一块超过了半小时,婆婆就要寻点缘由唤他出去。婆婆尤其
    看不得丈夫对我好。如果饭桌上丈夫替我夹菜,或是我洗衣服时他帮我晾,婆婆
    就会大发雷霆,继而冷嘲热讽,说:少在我眼跟前演戏。这是说我们俩;八辈子
    没捞着个老婆似的。这是说他儿子;山旮里出来的装什麽娇小姐。这是说我。丈
    夫如果稍一顶嘴,比方说:娘,您这是说些啥呀!婆婆马上就会哭起来,哭过之
    后还要不懂事的龙龙唱:花喜鹊尾巴长,娶了媳妇忘了娘…… 丈夫怕落个不孝
    之名,渐渐地便不敢再对我好了。一开始他只是在婆婆眼前做做样子,岂料习惯
    成自然,久而久之竟弄假成真,不对我好了。感情的疏远导致了我对性生活的冷
    淡,我讨厌那种灵与肉的严重脱节,开始寻找种种理由回避。我的冷淡和厌烦反
    过来又刺激和伤害了丈夫,这成了一种恶性循环。我愈回避拒绝,他愈粗暴强硬,
    有时候竟无视我身体不适。夫妻反目总是没有好话说的,丈夫也开始拿一些刻薄
    的语言来伤害我。比方说,我推说身体不适拒绝同房,丈夫便会说我变娇气了。
    言外之意是,你一个农家女有什麽好娇气的。他不晓得,这正是我心中最怕疼的
    痛点——贬低和轻视我的出身。丈夫不知道,正是他这些毫无怜惜的语言渐渐冰
    冷了我的心。最令我痛心的是我小产以后,才十几天他便要求同房,我说不行,
    会落下病的。丈夫拿出那句最能伤害我的话来反击我:怎麽这麽娇贵?不就是肉
    碰肉嘛!那次同房的结果导致我大出血,同时流血的当然还有我的心。
      我从此便性冷淡了,丈夫管这叫作不起性。不管他怎样努力,我那里永远像
    久旱的土地毫无润泽。丈夫气极了便叫我木头人,这样做的结果适得其反,我愈
    发木头起来。情形愈来愈糟,以至于到后来我一看到他那玩艺儿就抑制不住地恶
    心,哇哇直吐。丈夫在我的眼睛里已经蜕变为一个毫无感情的陌生人,与之同房
    的感觉无异于遭人强暴。好在这种情形仅限于同房的时候,在其它时候,我们还
    能和平相处。说到底他毕竟是我的丈夫,孩子的父亲,每天早出晚归地为这个家
    操劳奔波。他生病了,我也心疼着急,床前枕后地照料他。有一次,丈夫割了痔
    疮,我连续很长时间每天为他清洗创面,看到他的私处也没有呕吐。丈夫以为我
    的癥状好了便来求欢,不料他一动我,我立刻又大吐起来。丈夫没弄明白,我照
    顾他时犹如护士照顾病人,是不带任何性色彩的。丈夫骂我,说我白天还象个女
    人,晚上就变成魔鬼了。
      1994年婆母患病去世了。紧跟着我也大病一场,是宫外孕引起的大出血,医
    院下病危通知,但我最终还是挣脱死神的纠缠活了过来。经历了这场变故,丈夫
    瘦了很多,也温存了许多。在我命悬一线的日子里,丈夫的心灵和情感也经受了
    一次生与死的磨难。后来他告诉我,也就是在那个时候他才第一次清楚了我在他
    心目中的占的位置。他说他真害怕我就那麽地死去,如果那样他也就没法活了。
    我的死里逃生使他大喜过望,就像捡着了一件失而複得的宝贝,爱惜得不知如何
    是好。在我恢複的那段日子里,丈夫对我的关怀爱护简直到了让我受宠若惊的地
    步,那份殷勤和周到使他看上去就像一位初涉爱河的少年郎。
      很长一段时间里,丈夫视我如一件瓷器连碰都不敢碰一下。有几次我过意不
    去,主动说:你要是想,就……丈夫总是坚决地摇头,说:大夫交待过,你需要
    好好调养。他还说不能因一时痛快落下终生遗憾。人心都是肉长的,丈夫那些充
    满温情的话语犹如缕缕春风蕩过我冰封的心海,我感觉那些冰正在一点点融化,
    并且发出劈劈啪啪的爆裂声。裸露出来的心房开始变得柔软敏感,一经温情的话
    语触动便会产生一种麻酥酥的痒感,那真是一种美妙的感觉呢。
      我与丈夫真正的水乳交融是在一年以后。那是婆母的忌日,说起婆母坎坷的
    一生丈夫非常伤心,他说他母亲天性并不坏,只是在生活的艰辛和重压下有点儿
    心理问题。他给我讲了许多有关他母亲的事情,并要我别记恨并且原谅老人。我
    说,怎麽会呢?怎麽说她都是你妈,我能理解她。男人的眼泪是最能让女人心软
    的东西,望着伤心欲绝的丈夫,我感到了一种触动心尖尖的痛。一种浓浓的爱怜
    充溢我的心房,于是我产生了一种要用爱去温暖丈夫的沖动……那一夜,是我性
    的複活,也是我和丈夫爱的重生亲情和爱意的润泽下,一切都那麽自然那麽合理,
    仿佛是瓜熟蒂落水到渠成……我的故事到此结束了,亲爱的朋友,不知您能否从
    我的故事里得到一点启发或收获?如果有,那麽我就不算是自暴其丑了。别外,
    做为一个女人,我想对天下男子们进一言:请用心去爱你的妻子吧,爱妻如播种,
    有一份耕耘就有一份收获。当你抱怨自己妻子性冷淡或是不够温存时,你是否也

  •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