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女警与空姐之极度凌辱
  • 发布时间:2018-09-03 14:48 | 作者:admin | 来源: | 浏览:1200 次
  • 纪若琳,一位女警官,以扫蕩色情场所驰名,亦因若琳从不收受贿赂,各操 控色情场所的黑帮人马亦将她视为仇家,但始终因若琳是警方大红人,黑帮人马 亦有所顾忌,只是敢怒而不敢为。

      这位警官若琳,28岁,无论身材与相貌也非常有吸引力,175公分的高 度,34-26-35的匀称身材,就算因工作关係,没有一把长髮,但她趋时 的短髮型配合标緻的脸孔,亦令无数同僚倾慕不已。

      可惜,亦因其功绩及外表出众,加上高傲的性格,至今亦未有男友,每逢长 假期,亦只与她妹妹纪若妍到外国游玩,因若妍是一名空姐,所以能以超廉价的 票价乘搭豪华机位。她们万万想不到,今次这短期泰国之旅,竟带给她们永不能 磨灭的耻辱烙印……

              (1) 仇家所擒,恐布之开端

      若琳与若妍来到了泰国,到酒店安顿好后,立即到四面佛寺,希望能拜获如 意郎君。当想着下一个节目时,若妍给了姊姊一个提议:

      「琳,我知妳一向喜欢看搏击,我知道这处有一个地下搏击场,我一直都很 想去见识一下,但不敢呢,有姊姊妳陪我,我不怕啦!我们一起去看地下搏击好 吗?」

      琳:「太捧了,好吧,我们今晚去吧!」

      吃过晚餐,若琳、若妍两位美姊妹依着地址寻到了一间位于地库的酒吧,而 酒吧内别有洞天,是一个地下搏击场,拳赛打法没有特别规限,甚至可能打至死 亡亦没有任何人拯救。场内各人正围观着两名拳手的生死搏斗,亦可即场投注搏 彩,若琳、若妍她们亦愈看愈投入,其实已有人在留意着她们两位……

      熊老大,绰号灰熊,本是一名经营色情场所的头目,五年前被纪若琳所捕, 被监禁三年,吃尽苦头,纪若琳的高傲样子,灰熊一世也不会忘记。这个地下搏 击场,就是灰熊出狱后与泰国黑帮一同经营的,在灰熊办工室内的闭路电视中, 竟然发现了这名女警官,正是一报被捕之仇的时候……

      若琳、若妍在为拳手欢呼之际,突然发觉背部一凉,若琳知道现已被手枪指 着背部。

      「妍,是手枪,可能是抢劫,镇定一点,我有办法的。」

      「跟我们过来,老闆有话要跟妳说。」枪手着令。

      若琳、若妍被带进了灰熊的办公室,若琳一见灰熊,心知不妙。

      灰熊:「纪警官,我们又见面了,近来可好呀?阔别五年,妳比以前更迷人 喔!」

      若琳:「哼,少废话,我们没兴趣与你打交道!」若琳转身便欲与妹妹若妍 离开。

      当然,灰熊有心擒得这名美仇人,又怎会轻易放过,两支手枪已指着她们。

      灰熊:「纪警官,妳要知道这里是泰国,妳身处的地方是不会有人来救妳们 的,在这里,我就是皇帝。」灰熊一手捉住若妍。

      若琳:「灰熊,我们的恩怨不要牵涉到我妹,放她走,我与你自会了断。」

      灰熊:「哪有妳讨价还价的余地呀?哈哈,放她走吗?如此的美人儿,我很 想把玩呀!」灰熊二话不说,一只大手掌已捏住若妍丰满的乳房,虽然隔着衬衣 及乳罩,亦可感到那种廿四岁女生胸脯的弹性。

      「呀,不要呀……」若妍挣扎着,但以若妍这位弱质空姐,怎有能力挣脱。

      「灰熊,你放开她,你要怎样,快说!」

      「我想?我想很多东西,想把妳凌辱、想姦淫妳。哈哈……」

      「你休想!」

      「不姦淫妳,我唯有干妳的妹妹吧,她比妳青春啊!」

      若琳知道在这地方根本不能与灰熊力拼,而且妹妹在他手上,更不敢轻举妄 动。

      灰熊:「带这位美人到房内,我要她好好地爽一下。」两名大汉拉了若妍进 房后,灰熊又道:「纪警官,我的手下有福了,妳随便站在这儿等吧,他们干完 了就会归还妳妹妹。」

      若琳:「不要,请你不要为难若妍!」

      灰熊:「好一个『请』字,妳是在求我吗?只讲一个『请』字,欠了点诚意 吧!」

      一向高傲的若琳唯有硬着头皮:「灰熊,我求求你,以前的事是我不对,求 你放过我妹妹!」

      灰熊:「兄弟们,不要干那妹妹,等一会儿吧!」

      若琳以为有效了,其实怎会如此轻易?

      灰熊:「妳不是这幺笨吧,只说话就是诚意吗?女人在我面前表示诚意,至 少也得脱光衣服,帮我含屌。」

      若琳:「不可能,你杀了我,我也不会这样做!」

      灰熊:「杀了妳,可容易,我一枪便可杀了妳,留下妳妹妹给我们干。」

      若琳已没有选择,心内乱到极点,这时,只有孤立无援的感觉,这种恐惧, 她从警八年来亦没有感受过。

      灰熊:「我没耐性了,妳不做脱衣秀,我去干妳妹了,妳在这里等吧!」说 罢,诈作转身入房间。

      「等一等!」若琳已没有他法,可免若妍受辱,遵命是唯一方法。

      若琳的手已放在衣襟上。

      灰熊:「哈,脱啦脱啦!大美人女警官脱衣秀,精彩呀!兄弟们,拿摄影机 来!」

      若琳冷汗一冒,要在陌生男人面前脱光,已是极之耻辱,更何况是在灰熊面 前,现在还要被录影,手不禁停了下来。

      灰熊:「怎幺啦,改变主意了?不脱呀?不打紧,随便妳,但妳要知道妳妹 妹的命运。」

      若琳不作一声,她知道哀求是没有用的,不如不作声,赶快脱衣服算了。解 开了两粒钮扣,三粒……四粒……全部……

      灰熊:「真美呀,继续吧!」

      若琳双手执着衣襟一拉,整件衬衣已褪了,白色乳罩下,就是她34C的乳 房。裤子就是下一件了,解开了钮扣、拉鍊,手执着裤头,俯身褪下了牛仔裤, 这时的若琳,已犹如性感内衣模特儿,若琳就算如何地强,如何高傲,始终是女 人,羞耻感令她不其然一只手挡在胸前,一只手掩盖下体……

      灰熊:「纪警官,要知道遮掩是没有用的,最后都是一丝不挂。脱吧,一件 不留,知道吗?」

      若琳双手慢慢解开背后的乳罩扣,拉下了吊带,一双美乳完全展露着,粉红 色的乳头,令灰熊的鸡巴也硬了起来。

      最后一道防线——内裤,要脱了,若琳心想:「认命了吧,为了妹妹,脱光 吧!」手执内裤边,褪下一寸,再一寸,阴毛露出了,三角地带被一众丑男尽情 地欣赏;俯身褪下内裤时,双乳跌荡着,性感极了。现在的若琳已是全裸,每一 寸股肤也任由观看。

      灰熊:「妳想不到也有这一天,脱衣让人看。」灰熊围着若琳在转,欣赏着 美丽的身体。

      「灰熊,我已脱光了,现在可以放我们了吧!」

      「什幺?我还有些地方没有看到呢!给我们看!」

      若琳这个阴户,只有初恋男友看过,但已是十年前的事。这一关真是难受极 了。

      「坐下来,打开脚吧,我要看呀!」灰熊命令。

      若琳只好认命,蹲下去,坐在地上,双脚打开了30度。

      「开,开,张开双腿,听到没有?兄弟,要好好地影清楚,女警官的阴户, 不容易有得看的。」

      摄影机已对準了,若琳张开腿,60度,90度,120度,现在的若琳, 成了M字状的AV女星,嫩红的阴户完全露出了,眼泪亦流出了,高傲警官在拍 AV秀,如此的耻辱,令若琳受不了。

      若琳哭着:「你们什幺都看到了,让我们走呀!」

      灰熊:「什幺都看到了?还有些呀,妳还没有打开阴唇啊!翻开呀,AV女 警,不要逆我的意思。」

      若琳:「你要干便干,我不会翻开给你看的!」

      灰熊:「抬起她,拉开双腿!」手下立即拥上前,把若琳的阴户举到灰熊眼 前,若琳阴户的每一细节也清楚展露出来,灰熊按捺不住了,伸出舌头舔个够, 甚至把舌尖伸进里面。美女阴部的味道,妙极了!

      若琳合上眼,现在的她,只好忍受。

      「放下她!」

      「婊子,求我吗?跪在我面前求吧!」

      若琳垂下头,跪着,灰熊站在她面前,胯部已贴近若琳标緻的脸,灰熊解开 了裤头及拉鍊,褪下内裤,一条巨物早已硬梆梆的,既粗又长,8吋长、2吋直 径,带着一股尿臭的鸡巴,拍打着若琳的脸,左一下右一下。

      「我说过,女人求我,就要口交,吞下我射出来的精,我可以放妳的妹妹。 带妹妹出来!」

      若琳举头望一望灰熊的巨物,再看若妍,若妍早已被脱得清光,被两名大汉 在狂吻着乳房、阴户,被粗犷地狎玩。

      「若妍!」、「琳姊!」若琳、若妍互相叫着,哭着。

      「含吧,我射了,我的手下就会放过妳妹。」

      灰熊已急不及待,用手扣住若琳的下巴,强行张开她的嘴巴,一条巨物插进 去了,这种享受,妙极了!美丽女警,脱清光为自己口交……

      「前后的动!」灰熊命令若琳。

      但若琳依然只是含着臭鸡巴不动。

      「好,妳不动,我动!」灰熊双手按着若琳后脑,屁股一推,大半条巨物塞 进若琳嘴内,还不够,再推,全条大鸡巴塞进了,若琳想退缩,灰熊用力按着, 不许她动。

      若琳真的受不了,一阵呕吐的感觉涌上来,呕了,口水与胃液吐出来了,暴 君灰熊还死命不放开,一下一下的深喉式抽插,若琳双眼通红,羞耻的泪水、痛 楚的泪水,混合着,不停地流。

      抽插了十数次,灰熊放开了:「看妳这张可怜的脸,真令我兴奋,妳的口现 在就是阴户。」说罢,就算若琳如何地摇头反抗,也得继续含。

      灰熊真的当了若琳的嘴巴是阴户,不条地插,插到底,一路狂吼着,抓住若 琳的头髮,如狂人一般,以大巴鸡一进一出,哪去理会若琳受不了地咳嗽,继续 插。若琳的口愈收紧,灰熊狂插得愈兴奋愈大力,八吋长,进出进出,灰熊享受 着极品的感受,愈插愈快……这一下,插到底,停了,射出了,热热的精液射进 了若琳的喉咙。

      「吞呀,全部吞下,爽呀!」

      再射,很多,若琳忍着,吞了,尽力地,吞掉了所有。这种屈辱感,再强的 女人也受不了,在众目睽睽之下,用口当作阴户……受插……吞精……若琳忍不 住了,伏在地上大哭着,喊着:「禽兽!!」

  • 相关内容